開著修的大法弟子及其周圍的同修都要在法上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5日】最近我們地區發生了一件事情,教訓非常深刻,我覺得應該把它寫出來,有認識不對的地方,同修們共同探討、指正。這件事情大家還在認識當中。

聽A同修講她的親戚B同修在外地,B同修同村的大法弟子C被舊勢力迫害,儘管大家發正念,還是處於時昏迷時清醒的狀態。B同修很著急,想起A同修講過我們這裏有小弟子天目開著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B同修就通過A同修讓小同修給看一看這位昏迷中的同修究竟是甚麼東西在迫害她。小同修看了之後說是有邪魔在迫害她,並且她的元神已在地獄裏,小同修可以把元神要回來,並且告訴B同修全村的大法弟子在幾點幾分一起發正念,小同修看到邪魔被鏟掉了。B同修抱著很大的希望想C同修這下能好起來,結果第二天C同修失去了生命。村裏大法弟子議論紛紛。B同修感到非常大的壓力,以致精神崩潰,主意識不清,各種邪魔更是乘機對她拼命的迫害。B同修的哥哥也出現了不好的狀態,一交談原來是外來信息和思想業對他的干擾,外來邪魔告訴他甚麼,他就相信甚麼。

師父在法中甚麼都講了,為甚麼不對照師父講的法去做呢?平時也在學法,可只是為了看書而看書,沒有真正把法作為我們修煉的指導。現在大家做事忙,心性方面出現的問題很少切磋,漸漸的忽視了學法和心性修煉。一些修煉中存在著基本問題卻長期不重視、甚至不肯解決的學員,更容易被壞東西下毒手。

師父講的法是指導我們修煉的,我們的修煉體現在平時的一思一念,做事的一點一滴中,學好法,用法一衡量就能發現各種執著,正念足就容易去掉它。師父講過「可以按照座談會這種形式,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談,互相講,我們要求這樣做」(《轉法輪》第123頁)。才能很快的共同精進,共同提高。一起學法,一起做大法的工作是對的,如果很少談個人心性上出現的事情,一旦哪個人修煉出現死關,大家又不能冷靜對待,就很容易干擾整體應該集中精力做的講真象的事,從而同時加大當事學員和周圍學員的干擾和損失。

繁忙中如果我們不注意修煉、不能隨時向內找,有一些執著是自己覺察不到的。人不是有一句話叫旁觀者清嗎?也許師父就是通過別人的嘴來點你,自己出現了問題不說,看到別人的問題也不指出,這怎麼能是坦坦蕩蕩的大法弟子呢?帶著那麼多的人心又怎麼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呢?不能都等到事情嚴重了靠發正念「解決問題」啊。

師父在《再論衡量標準》中,其中的一段是這樣講的:「那些能看到的人是在很低層次上看到的給他那一層次顯現的而已,再高的他就看不到。如果負責人利用其人看學員,其人就會起顯示心,而且其人魔性的一面也會起干擾破壞作用,看到的就會隨心而化。其人看大法弟子本身就是不對,叫其看學員的負責人也沒有按照我的話去做」。

開天目的小同修是受層次所限的,師父給予她們的本事和能力也是在她們心性所在的層次上給的。在返修和借功中師父講得非常清楚,再高的她們就看不到,高於她的層次發生的事情也無能為力去做,而往往干擾大法弟子的根本因素來自相當高的層次。再說大法弟子的真實修煉情況師父不讓任何人看,同門弟子也不行。小同修即使看到的是真的,也是在自己那個修煉狀態中所能看到的,不可能看全,或者全部看清楚。而且,既然師父說了:「其人看大法弟子本身就是不對,叫其看學員的負責人也沒有按照我的話去做」,為甚麼那麼多同修還是讓看?身體這兒難受了也讓看,那兒不對勁了還讓看。有些方面通過小同修看到的一些情況,周圍的同修是精進了一些,但這不等於說周圍的同修讓看或她本人給別人看就對了。目前出現的問題是嚴重的,它已經不是一個同修兩個同修的問題,它暴露了我們整體上出現的執著與漏洞,即被各種人心帶動,比如:想看的心、好奇心、著急心、歡喜心等,而沒有認真理解師父講的法,並且用法衡量一切。

能看到是好事情,如何以正的心態把握好這件事情,全靠多學法,用法衡量。小同修學法少,在家時間長的同修要站在法的基點上加以正確指點,督促她們多學法。當小同修看到很多邪魔,並且沒有能力全部鏟掉,這時候我們必須去幫,但是另外空間的生命體告訴小同修幾點幾分到幾點幾分,需要幾個同修一起鏟,並且是很多次好幾個同修一上午、一下午或一晚上除魔,或者是替同修或常人承受業力,甚至是師父和別的佛在她家開會(另外空間),這已經是嚴重的不對勁了。

師父在《轉法輪》203頁中這樣講:「還有一些人自己意識上老受外來信息干擾,外來信息告訴他甚麼,他就相信甚麼,也會出現這個問題。所以我們有的人開了天目之後,會受到方方面面的信息干擾。」在206頁中師父講:「在另外空間裏,哪都是琳瑯滿目,非常漂亮的,非常好的,甚麼都可能動了心的。一動心你可能就受到干擾,你那個功就亂套了,往往就是這樣的」。另外空間的生命體也是針對修煉人的心性去干擾的。發正念怎麼為正確,那得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明慧網的編輯部的通知是請示師父、經師父同意才發的。而這種另外空間的生命體告訴幾點幾分需要幾個人發正念,用師父講的法來衡量是不對的,這難道不是干擾嗎?這不是「外來信息告訴他甚麼,他就相信甚麼」(《轉法輪》203頁)嗎?

整體上好多同修有一個認識,認為只要是發正念除魔就沒錯,開始時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對於發正念,怎樣是對,怎樣為不對,沒有很好去分辨,或者是從未想起去分辨,加上各種人心,以致被邪魔鑽了空子。針對修煉人的執著,另外空間的舊勢力可以隨意演化。被執著擋著,又怎麼能分辨出看到的是真是假呢?只有靜下心來理智的用法衡量才能分辨出真假。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中的一段法是這樣講的:「大法弟子你要在法上悟。你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要理智的去思考符不符合法。還有的學員心思總是對功能感興趣,有一些學員我叫他們看到一些不同空間的正法情況,目地是增強學員證實法的信心,而有的學員還是不能正確對待,不在法上修,甚至有事要找有功能的學員給看,把看到的作為怎麼做大法事與修煉的指導。這已經很危險了。誰能看到正法的根本呢?!誰能把修大法的說清楚呢?!層次極低的表現不是真象的根本。不在法上修,不按照法去做,那你還是大法弟子嗎?!一有事就叫其看看是不是這麼回事,看甚麼哪?誰能看到你的根本?你的孩子也不行啊。」

師父在《轉法輪》69頁這樣講:「一個常人修煉你可不要有替親人承擔罪過的想法。那樣大的業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小同修也是從常人開始修煉,自己的業力都是師父給承受,你為別人去承受,你真的承受得了嗎?能夠為別人承受業力的,師父是指:「修煉到極高層次的人。」(《轉法輪》69頁)是覺得自己功夫高了,可以這樣做了嗎?是不是已經有一顆很重的人心在裏面了?既然師父說了:「那樣大的業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我認為我們應該聽師父的話呀!甚麼叫信師、信法,在任何矛盾和困難當中還都能按照師父說的話去做才叫真正的信師、信法,而且是不折不扣的按照師父說的話去做。為甚麼師父在法中講得很明白了,還要為自己不想放的人心找理由呢?

我本人也是從這種狀態中走過來的,我的孩子的天目也開過一段時間,在這當中我的各種人心不斷的往出翻,在慈悲的師父的點化下,甚至是借孩子的嘴點化,還是不想嚴肅的向內找,直至師父把孩子的天目關掉,我才開始向內找自己。同修跟我說到一些事情,才感到問題的嚴重。到現在看到我周圍發生的事情已經是一個整體共同面臨必須正確認識的事情。認識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出。並且請開著天目修的同修共同切磋一下這方面的認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