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卑心──我是如何開始寫修煉體會的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4日】在大法遭受迫害的這幾年中,經常看到明慧上同修的文章,我心裏十分羨慕,因為我很少寫證實大法、揭露邪惡、講清真象的文章,雖然以前是學中文專業的,但因我比較自卑、對自己不自信,最終未跨出這一步。後來常人工作中發生的一件事終於使我改變了常人的觀念,突破了自卑心,很順利的寫了幾篇證實大法的文章在明慧上發表了。在此,我想把這段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我到新單位後,領導讓我要多寫寫材料。一來我有些自卑,怕寫不好讓別人笑話;二來現在常人寫的很多都是為惡黨歌功頌德的假、大、空的文章,我非常厭惡寫這類文章。所以既沒答應領導,也沒堅決的否定,只是抱著一念:儘量不寫材料,遠離假、大、空,決不為惡黨歌功頌德。但不管我出於甚麼原因不想寫材料,這「怕寫材料」卻成了我的執著心,為此影響了常人中的工作,也產生了一些矛盾。由於我所在的辦公室只有一位同事寫材料,有時他提出讓我也寫些材料,我就說「你最好別讓我寫材料,除此之外的任何事我都願做」。這種事發生過幾次後,他對我很不滿,向領導彙報了此事。後來,一位領導委婉的對我說,「你膽子再大一點嘛,慢慢學著寫材料,學中文的應該沒問題。」分管領導則帶著刺激的口吻說,「人家初中生都可以鍛煉出來,你難道還不行嗎?你就這麼沒信心嗎?」

這短短幾句話,強烈觸及著我內心的執著,我無言以對。矛盾激化了,我開始向內找自己:是的,我的能力難道真的很差嗎?更何況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都要做一個好人,領導分派的活兒應不挑不撿,凡事先考慮別人,我做到了嗎?因為我不想寫材料而影響到了工作,給常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我這不是在給大法抹黑嗎?愛人知道此事後,一語點破:「怕寫文章成了你的執著,你執著心不去,越是怕寫文章,就越會把你往那個方向推,你要記住自己是修煉人,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發生,凡事都是針對你這顆心來的,你不要怕寫文章,不是你寫不出來,是你沒有信心。」他的話鼓勵著我,也更讓我看清了自己的執著──自卑心。由「自卑」而產生「怕寫」、「不敢寫」,難道不是修煉中該去的執著嗎?要去掉執著,必須坦然面對寫材料之事,同時也為挽回造成的不良影響,我主動承擔了一些寫材料的工作。當真正開始寫時,我才發覺其實寫材料並不像想像中的那麼難,自己也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差勁,而且為惡黨歌功頌德的文章他們並沒讓我寫。恰恰是因為自己的「擰勁」而造成周圍環境的不協調,找到自己的問題修正後,環境就變了。這事對我的印象太深刻了。

也就是這件事使我開始了寫證實大法文章。還在前一、兩年時,我有了寫大法體會文章的想法,只是不知從何下筆,曾寫過一篇文章,明慧沒發表,就再沒信心寫了。直到後來看到明慧「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徵稿以及「正念正行」文章徵稿時,我想寫修煉體會文章的念頭特別強烈,總想把自己在修煉中、在證實法中的一些體會寫出來與大家交流,但「自卑心」卻始終擋著我使我下不了筆。此時,正好發生了常人工作的那件事,那兩位領導的話時常敲打著我的心。我想,這或許正是師父借他們的口點化我,要我突破執著,要我堅信自己能寫出大法文章。同時,我也明白了我學中文專業這件事一定不是偶然的:以前讀高中時語文成績只是一般,對作文也不喜歡,考大學時我卻偏偏被調配到了我不喜歡的中文專業,這或許就是讓我在正法時期為證實大法而發揮作用的。於是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寫證實大法的文章。

要寫文章就要有素材,當我思想堅定下來之後,許多素材就不斷在腦中閃現,比如:自己修煉中在師父呵護下走過了病業魔難、親人因修大法而重拾生命等都成了我筆下的內容。而且在我寫作時,常常又有新的素材在腦中出現,智慧也不斷湧現,就這樣一篇接一篇的寫,寫的幾篇文章都在明慧上發表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不斷開啟我的智慧,讓我抓緊時間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師父曾說過,「修煉中所要去的每一顆心都是一堵牆,橫在那阻擋著你修煉的路」(《環境》)。其實,在修煉及證實法的道路上,只要我們能改變常人的觀念,破除執著,我們不能做到的,大法會給予我們智慧,師父會給予我們智慧。在此,也希望那些有一定文字基礎又想寫文章但仍在猶豫的同修放下人的觀念,大膽的把你們修煉中以及證實大法的經驗、教訓,其他同修證實法的經歷,揭露邪惡迫害真象,正面歌頌大法的文章都寫出來,這也是大法弟子在修煉、在證實法。同時,也希望那些沒有多少文化的同修千萬別自卑,學學《從鋤頭到鼠標》一文中的同修吧,突破人的觀念的束縛,相信大法會創造奇蹟,即使自己不能獨立成文,也可以讓其他同修代筆,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威德形成文字留下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