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2日】我是1996年1月得法的弟子。得法時,師父的法理震撼著我,兩天就看完一遍《轉法輪》,通宵誦讀,手不釋卷,覺得太好了。在那個和平的日子裏,自己覺得很幸福、快樂,志願給煉功點買電視、單放機、租房子用來小組學法。我們整天沐浴在佛光裏。可是由於我能看見一些和感覺到一些東西,有時候也被魔和舊勢力干擾得很嚴重,每次都是師父用慈悲把我挽救,使我一步步歸正。

自從1999年7.20以後,中共開始邪惡的迫害,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被破壞了,真的像天塌下來了一樣,恐怖鋪天蓋地。我們去瀋陽信訪辦上訪,那時瀋陽的大街小巷都戒嚴了,軍車、荷槍實彈的警察到處都是,對大法學員大打出手,然後強行的拉上大客車送走,真是邪惡至極。聽說10月份把法輪功定為×教組織,我們紛紛進京上訪。我們市去的學員很多,然後我被單位辦班後送教養院強行洗腦。我和另兩個學員(一個現被非法關押在瀋陽監獄城,一個已被迫害致死),背法、煉功,被邪惡的教養院惡警迫害,在水泥地雙盤半天一宿,用電棍電,罰站,雙手上舉長時間不讓放下來、暴打等。2000年春節前,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被無條件的釋放回家。

2000年春節後,我又去北京上訪,被拘留15天。在拘留所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絕食、煉功、學法,被邪惡毒打,因為我絕食了8天就到期了,單位把我接回到社區繼續迫害,又過2天看我不行了就把我送回家由單位的人員輪流看著。回家進食第三天邪惡就把我送到了邪惡的馬三家教養院勞教一年。

在那裏因為執著圓滿,聽信了邪惡的謊言而邪悟了。出來後,師父並沒有放棄我,而是多次的讓同修來幫助我,給我送新經文、明慧網資料,我一下就明白了,清醒過來了,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立刻寫了嚴正聲明,宣布洗腦作廢,堅定修煉,從新做起。我們一起發正念、發真象資料。後來我們一行9人去北京證實法,一路上師父幫助,同修們發正念,順利的到達北京,在天安門發正念,在金水橋畔舉起橫幅,高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由於執著於回去上班,沒和同修一起走,在去火車站地下通道的地鐵站被惡警抓住。我絕食絕水後被當地接回拘留15天,在拘留所我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要求與指使,絕食絕水,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象,邪惡為了迫害我,3天就把我拉醫院灌食,戴著手銬,惡警、犯人、醫生、護士,七、八個人強行灌食,我堅決不配合邪惡,放下生死,在師父的加持下,邪惡兩次都沒有得逞,見證了大法的威力。後幾天又灌食也灌不進去。到第13天又拉我去灌食迫害,我當時出現生命危險,邪惡讓單位接人。第二天單位把我送回家。從這次我悟到,只要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大法弟子沒有過不去的關。可是在這過程中師父為我們付出了多大,又為我承受了多少呀!

回家以後我便離家,流離失所了,在外面和同修們一起證實法,講真象、發傳單、貼標語、掛條幅。有時面對面發真象資料,有時側面講真象。這時正是師父的經文《法正人間預》發表之時。我們做書、做資料,在證實法中修煉自己,那段時光和同修之間互相幫助,每天學法三、四講,每小時發正念,出去講真象。早晨3點半起床,發一、二百份真象,5點前返回發正念、煉功,每天如此。晚上和同修到外面粘真象資料,掛條幅。幾個月時間裏至少做了一萬多份真象。有時同修配合一晚上整個一片小區,家家有真象資料。

過年期間我和同修掛真象氣球;把真象放紅包裏發;3百來個光碟,放在商店、美容院、電腦室、遊戲廳、酒吧、小賣店的櫥窗、汽車前的擋風玻璃上、防盜門上、電話亭裏,有時特地晚上到高級飯店門前,高級轎車、出租車多的地方發真象光碟。

但是由於執著另外空間看到或做夢點化等,也被干擾的很重。自己修的不好和同修有時配合不好,有時就不是在證實法而是在證實自己。做的好一點就看不起別的同修,有時沒有為別人著想,對同修就不能慈悲的對待,執著爭強好勝,和同修產生矛盾,所有這些給同修和證實法的工作帶來了不少的損失。正像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講:「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得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我顯然走了舊勢力的路了,被魔干擾。由於極端的自私,思想中甚至還有怨師父的想法。後來同修和我切磋,發正念幫助我,我又一步步的歸正了自己的路。這期間先後八次進京上訪證實大法,與同修一起出去掛橫幅等,在師父的幫助下都安全返回。

2002年10月份,由於集體出現漏洞,被舊勢力鑽空子,資料點被破壞,我被抓。我在看守所裏和同修一起在邪惡的黑窩裏證實法,我和另外四位大法弟子及許多同修一起,不配合邪惡的勞動、背監規的指使,我們集體學法、發正念、煉功、大聲背法。經過講真象,整個號裏的犯人大多數都能背《洪吟》、經文,有的真的得了法。平時不珍惜學法,到那裏才知道學法的珍貴,恨自己背的少。我把能背下來的經文、《洪吟》一首首的背下來,背給同修聽,同修在一起互相你背一篇我背一篇,回憶著。在過年、4.25、法輪大法日,我們集體到牢門口喊:「法輪大法好!」「問師父好!」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期間大法弟子高××為了抵制邪惡迫害同修而絕食,邪惡還讓她勞動、值班,給她灌食。大法弟子王××因被判刑三年半而講了證實法和江××的話而被戴上48斤的腳鐐。小胡為了抵制迫害絕食20多天,惡警讓犯人用牙刷等物撬嘴,十幾個人按著,有掐鼻子的,按頭的、按腿的,這樣野蠻灌食,造成這個同修被迫害的肺部出現一個大洞,鼻子出膿水,幾個月才好。還有一位大法弟子到看守所20多天,幾乎天天被罰坐老虎凳、戴手銬、腳鐐野蠻灌食,最後被迫害致死。死後惡警為掩蓋罪行,讓犯人做偽證。在她被迫害中,大法弟子集體絕食要求停止迫害她。邪惡們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賈××、小胡被打斷兩根肋骨,有的被打得呼吸困難,打的遍體鱗傷。為了讓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惡警獎勵參與迫害的犯人,賣給她們食品,而有的犯人知道了真象,寧可不買食品也不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們為了學法,把同修背的經文用牙籤寫在紙殼上給同修背。夜裏睡覺都是頭腳相對,立著睡。我就利用晚上的時間背法,背師父的《別哀》:「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

在九個月後,我被判刑六年。當送往瀋陽大北監獄時,檢查出胸膜積水,拒收,而後被保外就醫。有的大法弟子有嚴重的心臟病,大三陽肝炎,甚至癌症,都不放過,被送到瀋陽大北監獄。有的學員血壓高達200多,也不放人,儘管瀋陽大北監獄不收,可現在仍然被關在看守所裏,邪惡硬是不放人。

在師父的幫助下我回家了。2003年7月份,邪惡來干擾,我不配合。堅持學法做好三件事。多學法、多發正念。可回到家中有時被求安逸心帶動,被電視干擾,學法漸漸少了。後來師父的經文、講法不斷的下來。我認識到自己的執著,認識到自己太自私。在師父的點化下,我又認真學法精進了。沒有真象資料我就用嘴講,面對面講,從家人、朋友、同學、老師、外面賣菜的、拾破爛的、要飯的、走路的、坐車時、到浴池、到商店買東西、診所,商場超市等等,我把真象資料放在商品中、櫃台上,電話亭、小賣店的櫥窗、車上、在商場的衣服裏、櫃台上、被子裏、毛巾中等,不管是老人、中年、小孩、男的、女的,只要有機會我就講真象。

走路看到的樹、車、路都是講真象的對像,因為三界中所有的生命都是來得法的,都是為法而來的,都在救度之列。

為了能多接觸人講真象,買東西時,有時特意一種東西到好幾處買;有時明知道那個東西不好,也去買他的,目地為了救人;從側面、正面,還有利用兩人講話讓其他人聽的方式講;在飯店吃飯,總是主動和人說話;到單位和領導、同事講,有的理解明白的說好,有的說你有病。有時講自己的親身經歷,有時講同修被迫害的實例,講全球審江,講大法洪傳,從社會腐敗、道德敗壞、法輪功祛病健身、做好人、真善忍等等為切入點。總而言之,想盡辦法,用盡心思去做講真象工作。

由於自己對家人有情,真象總是講不好。其實他們平時也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被迫害、大法的神奇。可是有時就不聽真象。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家人全都明白了。有的學功法,有的看書。一天一個家人,對我說:「法輪大法好,你給我也看一看《轉法輪》吧。」在我的觀念中認為他明白真象就不容易了,認為他不可能學。但後來和同修切磋認識到自己的觀念阻礙了他得法,是自私的行為。師父的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講清真象後有要學功的人,要儘快安排學法教功,他們是下一批修煉的弟子。」認真學法後認識到,以後一定要放下自己的觀念,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在證實法的最後時刻做好一個大法弟子的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有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