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女教師苑明在廣州市業餘大學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2日】廣州市業餘大學外語系青年女教師苑明,得法以來一直堅定修煉「真善忍」大法,提高心性,心地善良,工作勤懇,淡泊名利,在家也是孝順的女兒。在法輪大法遭受迫害的幾年,苑明屢次遭受迫害,被長期關押強制洗腦,2004年12月15日再次遭到綁架,被送入到位於槎頭的臭名昭著的洗腦班迫害,非法關押至今。下面是苑明在廣州市業餘大學遭受的一些迫害。

2002年4月,在要求人人對法輪功表態的學校會議上慷慨直言維護大法,講述了自己的修煉體會,曾被綁架到位於槎頭的廣州市「洗腦班」受迫害,受盡了身體和心靈迫害,一年後她才被「釋放」回單位工作。苑明不尋常的經歷引起了周圍人的好奇,她本著大法弟子的慈悲心,通過自己在「洗腦班」經受迫害的事實,向同事和學生講清法輪功被殘酷迫害的真象,講明善惡必報的天理。告訴他們:人的心裏只要裝著「法輪大法好」這一善念,才會有美好的未來。

苑明堅持大法修煉,被學校的某些別有用心的領導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他們利用她父親火爆的脾氣和容易喪失理性的一面來對她下手,並以開除公職、過流離失所的生活威脅。結果,她的父親在周圍的極大壓力下,心中極度害怕和恐怖,終於喪失了理智,做出了傻事。2004年2月18日(星期三)晚九點多鐘,苑明上完課回家,她父親早已在她的住處等候多時,他害怕苑明會向外呼救,已經預先拔掉了電話線。他趁苑明不注意,用一根紅色的電線從後面勒住她的脖子,勒得她透不過氣來,苑明掙扎反抗,掙脫了電線,他父親還不死心,又追上前用電線勒住她,幾乎把她勒得窒息。

苑明母親是一個全國人大代表,對於女兒的遭遇,只是說「我調查過了,你爸那是過失行為」。苑明很清楚這一切都是學校的某些人在搞鬼,興風作浪,挑撥離間,破壞和睦的家庭關係。次日在學校遇到保衛科科長王軍,當責問他時,王軍無恥的說:「是我給你父親打的電話,隨便說了說。」

事發不到一個月,2004年3月11日(星期四),苑明被喊去保衛科談話。在那裏,她見到保衛科長王軍和學校辦公室主任張榮烈。王軍竟然恬不知恥的說:「我和黨委主任跟你父親談話,要教育你。叫他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不要動手。你父親的脾氣是很暴躁的,我們很清楚。我經常和你父親聯繫。」張榮烈說:「你父親的行為,你去跟他說,不用跟我們說。他的行為違法了嗎?」苑明說:「不是違法,是犯罪。我向學校提一個建議:有事直接找我,不要找我父親。」張榮烈反而惡狠狠的說:「這個建議不能接受。」可見,在整個事件中,他們扮演這關鍵的角色,他們是有意使苑明的父親失去理智的。經過了「反右」、「文革」的人,對這一套並不陌生,只是想不到本該結束的悲劇,還在中國大陸上演。

2004年3月13日(星期六)在王國全副校長的辦公室,王國全和校紀委副書記郭燕顏找她談話。王國全說:「我看你是豁達的,你父親的行為屬過激行為。」王國全為了掩蓋迫害的罪行,害怕邪惡曝光,就假惺惺的說給她減少工作負擔,免去了她的班主任職務。郭燕顏還說:「如果你還放不下以前的思想,那不行的。保衛科如果有甚麼工作,你還要配合。」在當今中國,這種變本加厲的邪惡做法,這些人卻以為是「正當」的。

2004年3月17日(星期三)下午還是在王國全副校長的辦公室,王國全和張榮烈找苑明談話。王國全兇惡的說:「從春節到開學這段時間,都有人反映你說法輪功的事。有老師、有做行政的,也有學生。你說法輪功的東西,不要以為我們聽不出來。你不要上網,免得又進『學習班(洗腦班)』,何必呢?不要在老師、同事、學生中傳教。法輪功是『×教』,如果你沒有問題,我們也不會找你啦,也不會折磨你啦。我沒有在你上課時間找你,只是在你沒課時找你。你們別想翻案、平反。」

這段時間,找苑明談過話的學校領導有:刁煌亮、王軍、王國全、張榮烈、郭燕顏(女)。

2004年6月的一天,王軍得意的說:「現在,單位裏要是有煉法輪功的,可以自由處理。」2004年6月15日(星期二)早上,九點多鐘的時候,在業餘大學校本部三樓306課室,校紀委副書記郭燕顏找到苑明。她說:「你從春節到現在,找很多人傾訴『學習班』的事。當時學校把你送進『學習班(洗腦班)』,已盡了最大努力。要不然可以把你開除或送去勞教。你跟別人說甚麼迫害呀,那是你自找的。你覺得有必要告訴別人嗎?你是不是害怕別人不知道?別人能分辨是非,就告訴我了。你希望別人不要說,但是別人對你是負責的。將來要實行人事制度改革,如果你思想不過硬,不跟你簽合同,你就被淘汰了。」開始假裝好人,然後就用工作來威脅!

由於法輪功的問題,苑明在第一次被非法送往「洗腦班」的那一年(2001-2002學年度)的工作考核被評為不稱職。在洗腦班的幾個月,工資只有105元/月,(有的月份是177元/月)。

2003─04年,苑明教四個班,每個班的學生對她的教學評價均為優秀。但是,學校被恐怖籠罩,下級領導不敢如實宣布她教四個班的工作量,只報了三個班的工作量。她在教學工作上盡職盡責,不畏辛苦,努力提高自己的業務水平,得到同事與學生認可。從2001年9月至今,苑明在中山大學外國語學院參加研究生進修課程,成績優良。

2004年7月7日(星期三)上午全校教職工在學校九樓禮堂開會。學校辦公室主任張榮烈別有用心的說:「現在社會比較複雜,有×教。教師在假期要參加有益身心的活動。」

苑明於2001年8月至2001年9月在廣州大學參加高等學校教師崗前培訓,高等教育學成績為90分,高等教育心理學成績為87分。2001年11月參加普通話水平測試成績為92.4分(二級甲等)。(這些條件是申請高校教師資格必須考核的)她於2002年5月申請了高等學校教師資格,儘管考試成績均為優秀,但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單位至今不發高校教師資格證。

2004年10月9日(星期六)中午在校本部二樓外語系,人事科副科長崔偉民(明?)帶來一份高校教師資格認定申報的通知,要求各部門符合申報條件的教師到學校人事科領取表格並提交申報材料。苑明問他:「你為甚麼不通知我?」他說:「你的思想品德還有差異,前段時間思想有反覆。根據學校領導研究決定,你還不符合政治思想的要求。在政審上,我們很難寫。所以今年就不考慮你的申請了。」

品德是高尚的道德標準對人心的約束,是人的行為的準則。一名堅持「真、善、忍」修煉的大法弟子,在當今「盛世」中,卻要承受不公正的待遇!可是,事實是不可掩蓋的,學生都喜歡苑明的認真負責,給予了良好的教學評價。1993年10月31日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四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的第三章「資格和任用」中的第十條是:國家實行教師資格制度。中國公民凡遵守憲法和法律,熱愛教育事業,具有良好的思想品德,具備本法規定的學歷或者經國家教師資格考試合格,有教育教學能力,經認定合格的,可以取得教師資格。苑明的單位至今不發給原本屬於她的高等學校教師資格證,這顯然是違法的。

2004年8月19日(星期四)上午八點多鐘,苑明父親又來到她的住處,苑明嚴肅的說:「做人應該只講道理,不要使用暴力。」。這一次他雖然也是暴跳如雷、氣急敗壞,也有一些過激行為,可能有前一次的教訓,總算沒有再做傻事,一小時後,他走了。苑明望著父親的背影,也很傷心,心裏充滿可憐和失望,呆呆的看著父親的離去。

2004年8月19日(星期四)下午四點多鐘,父親打電話威脅苑明:「我鄭重警告你兩點。第一: 不准打電話給媽媽,不准你騷擾她、傷害她。第二:不准把家裏的地址、電話告訴你的朋友。我們要維護我們的人身安全,否則我立即報警。」這位父親還說:「你的學生告發你散布「法輪功」,別人家裏的人沒把你的嘴撕爛,就算不錯了。」在「黨文化」的邪惡洗腦之後,經歷過「文革」的「父親」,已經喪失了是非判斷的標準,甘願唯唯諾諾的生活,只敢在家裏對女兒逞兇,卻不敢為女兒的正當權利說一句話。中國知識份子的悲哀就在於此。

2004年8月19日上午,苑明在市業餘大學的五山校區(廣州市天河區東莞莊一橫路133號)上課的時候,經過學校二樓,看到走廊的牆壁上張貼著誣蔑大法的宣傳品。她本著澄清事實、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強大責任感,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毫不猶豫的面對過往的學生講清真象,一一分析了「天安門自焚」的種種疑點,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好的,是被無辜迫害的。8點半鐘,她在三樓301課室為2004級工商行政管理(1)班的學生上課。面對全班50多名學生,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的真象,叫他們不要看二樓的造謠宣傳品,(宣傳品上方配備了攝像頭,以監視人們的言論。)不要相信欺世謊言。同時講述了古羅馬帝國時期,基督教徒被殘酷迫害的史實,對「法輪功」的迫害們可以理解成耶穌和基督教徒被迫害歷史的再現。此外,還講了自己在「洗腦班」遭受的迫害,以及2004年2月學校的黨委、校辦、保衛科煽動她的父親,聯手對她的迫害。她告訴學生心裏裝著「法輪大法好」這一善念,才會有無限美好的未來。學生們聽後都大為震驚,有的學生課後表示像她這樣敢於頂住壓力、講真話的老師太少了,非常尊敬她。單位領導接到個別學生的所謂「彙報」後氣急敗壞地商量對策,組織各系的黨支部開會,由告密學生口述,組織了一份材料上交。同事都擔憂她會失去工作。

2004年11月16日(星期二)上午11點多鐘,苑明剛上完課,保衛科科長王軍就來找她。她直接去了四樓的刁煌亮書記辦公室,「王軍找我談話,是不是你安排的?」刁煌亮說:「是的。」苑明說:「你們不應該以談話為手段。」他說:「我對你很生氣,很失望,你在學生面前宣傳法輪功,我們絕不允許!我對你提出警告,你接不接受?」她說:「我坦蕩善良,你們不能這樣說話。就是黨也必須在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是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明確指出的。」他說:「法輪功已被定為『×教』,你宣傳,就是違法。」她說:「法律是用來約束壞人的,你們不能打擊好人。此外,根據《教師法》,我完全符合條件,你們為甚麼不發教師資格證呢?」他說:「就是因為這個問題,不能發給你。」她說:「你們根據哪條法律不發證的呢?」他說:「根據有關規定。」苑明最後說:「任何人都必須對自己的言行負責,善惡必報。」

2004年11月24日上午9:30左右,張榮烈命令苑明去四樓校辦公室(保衛科)和林河街派出所的警察葉茂榮、李××談話。當時苑明平靜的給在場警察講真象。葉茂榮要她留下聯繫電話,被她拒絕了。

2004年12月1日(星期三)上午8:45分,在校本部九樓禮堂召開 「加強師德建設,傾心服務學生」的全校大會。校辦主任張榮烈在發言中說:「個別教師自由思想泛濫,向學生表現不滿、怨氣。」 2004年12月8日(星期三上午8:45),在四樓會議室舉行會議。關於教育系統安全工作會議,張榮烈又陰險的說:「法輪功組織在課堂上宣傳法輪功,要密切注意。」這些都是共產邪靈的「黨文化」的歪理邪說,混淆是非的伎倆,最根本之處,就是害怕有人講真話、堅持自己的觀點和思維。

一天,苑明在廣州業餘大學五山校區教學樓三樓的301課室的牆壁上看到學校中共黨委於2004年12月1日發出的一份打著「崇尚科學,珍惜生命」的旗號、目的在於誣蔑法輪功的徵文通知。苑明告訴學生們:做為一個人,凡事不能不加思考,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要對得起自己的道德和良心。

苑明的慈悲和善良,堅持說真話,深深感動了周圍的人,欽佩和感激之餘,不免也為苑明的安全擔心。

2004年12月15日上午八點左右,苑明一回到學校,校辦主任張榮烈就命令她去四樓校辦公室,她一進去,就看到林和街派出所的葉茂榮,街道主任劉端(女)等在等她。苑明被他們再次強行綁架到位於槎頭的臭名昭著的廣州市「洗腦班」──「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非法關押至今。

我們在這裏更多的是敘述事件的經過,讓那些助紂為虐的人在世人面前曝光,希望他們要懸崖勒馬,喚醒良知,在餘下的日子中,抓緊彌補自己的罪過。爭取早日讓苑明脫離邪惡迫害的魔窟。

苑明父母的姓名和苑明所在單位的地址:
父親 苑家駿
單位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北458號 廣州體育學院 運動醫學教研室
郵政編碼: 510075
住宅電話:(020)38736542 手機:13699749346
母親 陳平樂(退休後,去深圳工作)
單位地址是:廣東省廣州市 東山區 中山一路 梅東路17號 廣東省計劃生育科研所
優生遺傳室主任(已退休)
郵政編碼 :510600
辦公室電話:(020) 87651476 (020) 87185790
深圳地址是:深圳市寶安新城九區創業一路寶安區計們劃生育專科醫院 優生服務中心
郵政編碼 518101
電話是: (0755)27789601-1215 或 (0755)27751575

苑明的單位地址:(校本部地址) 廣州市海珠區濱江中路遠安新街75號廣州業餘大學
郵政編碼:510230
外語系電話:(020)34292510 校辦公室(保衛科):020-84440914
五山校區: 廣州市天河區東莞莊一橫路133號
廣州業餘大學 黨委書記: 刁煌亮
辦公室電話(020)84414227 (020)83351229(家)13902273492(手機)
校黨委副書記: 林靜鑾
辦公室電話(020)34293115 (020)83843073(家)13602842309(手機)
前黨委主任,現任校紀委副書記(學校職工仍習慣稱她黨委主任):郭燕顏(女):
辦公室電話:(020) 34281667 (傳真):(020)84245023
副校長: 王國全
辦公室電話:(020)84414964 020-38811691(家)13902293691(手機)
保衛科科長: 王軍
辦公室電話:(020)84440941(020)36230512(家)手機 13609769061
學校辦公室主任: 張榮烈
辦公室電話:(020)84440941
廣州業餘大學五山校區電話號碼: 書記室: (020)87236833
副校長室: (020)87236680
(五山校區管理辦公室)、(黨委辦公室) 校辦公室(保衛科):(020)8723686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