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法輪功學員在新加坡駐美大使館請願(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日】幾天以前,還只有中國大陸是世界上唯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國家。然而2005年4月27日,這一極不光彩的記錄卻被擁有一部保障公民言論和集會自由的憲法的新加坡打破了,而被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罪行」卻是在公共場所和平講訴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真象,及散發相關的真象資料。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學員在新加坡大使館前和平請願

據報導,兩名法輪功學員黃才華和程呂金在2004年5月被控「未經申請非法集會」,並加控「擁有及郵寄未經批准的光碟」等八項罪名。經過近1年的審理,2005年4月27日,新加坡法庭判黃、程兩人分別被判罰款24,000新元和20,000新元。兩位學員拒絕接受該判決,表示要上訴,她們於當日晚6點之後被帶入樟宜女子監獄,可能被監禁最長24週。其中程呂金還有6個月大的嬰兒需要照顧,而新加坡警方拒絕了她要求嬰兒和她在一起的請求。程呂金現在獄中絕食抗議法庭的錯誤判決。

新加坡法庭對兩名法輪功學員做出的這一不公正判決,引起全世界法輪功學員的極大關注。2005年4月29日中午,華盛頓DC法輪功學員在新加坡駐美大使館前和平請願並舉行新聞法布會,要求新加坡政府立即釋放被無辜關押的兩名法輪功學員,並呼籲新加坡政府不要充當中共的幫兇,立即停止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

幾十名華府法輪功學員靜靜的站在新加坡大使館對面的街道上,並展開了印有「新加坡:停止幫助中共迫害法輪功」,「立即釋放黃才華、程呂金」,「Release the Truth Tellers」等字樣的中英文橫幅。

任職於美國太空總署的科學家黃博士代表法輪功學員宣讀了致新加坡大使的一封信,信中呼籲新加坡政府能尊重法輪功學員的基本人權,並以法律來維護正義和良知,而不是用本該神聖的法律來懲罰法輪功學員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真象的行為。

*中共在新加坡的影子

新加坡法庭的這一判決並不是新加坡政府對法輪功學員不公對待的唯一事件。曾在新加坡留學4年的甄寒菲女士以自己和她所了解的其他新加坡法輪功學員的親身經歷介紹了詳細情況,她說「法輪功早在1996年就在新加坡註冊了法輪大法佛學會,所以法輪功在新加坡是合法的,在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前,法輪功在新加坡的活動是很自由的,集體煉功,開法會,辦9天班都是很自由的,不需要申請的。而在中共鎮壓之後,情況就變了,很多活動都受到了限制,原來辦9天班的地方也不允許了,如果只是申請煉功還可以,但要是申請揭露迫害、講清真象的活動就會遇到很大阻力,而且經常得不到許可。」

「然而新加坡人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甄女士說,「在1999年中國大陸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新加坡的媒體大量的轉載了中共媒體對法輪功的造謠誣陷宣傳,常常是幾版幾版的轉載,中共誣陷法輪功的許多血淋淋的照片都在其中,而這樣的轉載報導持續了兩、三年,以至於很多新加坡人都受到了很深的毒害,認為法輪功就像中共宣傳的那樣,甚至有很多人誤認為法輪功是自殺、殺人的,在新加坡也是非法的等等。法輪功學員也因此受到了很多歧視,在外面公開煉功就會被報警,警察來了就記下了每位學員的身份證號碼。很多學員在申請永久居民,工作簽證和學生簽證的延期中就因此受到了很多不公對待。」

她說:「有的法輪功學員與新加坡公民結婚後,都5、6年了還拿不到永久居民的身份,而在正常情況下,幾個月就可以拿到的。一位法輪功學員是我的好朋友,因學生簽證到期了,到移民廳去延期,正常情況下一個星期就可以拿到兩年的延期,而他卻被要求每兩個星期就得延一次,這樣持續一年多。我自己也被要求每個月延一次簽證,直到我的護照空頁快要被蓋滿。」

甄女士自己也因為攜帶法輪功的真象光碟而受到警方威脅,她說:「有一次我和另外兩個同修去地鐵站作一個有關法輪功的調查,被人報警,警察來了後就搜查我的包,發現有法輪功真象VCD,警察說這個VCD沒有准證,攜帶它是非法的,後來警察局寄給我一個警告信,警察局又通知了移民廳,隨後移民廳又給我寄來了警告信,說如果我再被發現這樣做就取消我的學生簽證。」

「在新加坡我們經常遇到類似的騷擾和歧視」,甄女士說,「法輪功學員在新加坡感到很壓抑。」

從甄女士的經歷中,尤其是新加坡政府在中共鎮壓法輪功前後對法輪功學員態度的變化,我們可以明顯看出中共在新加坡的影子,而新加坡政府和警察的做法已經是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中國的迫害真的和新加坡無關嗎?

在此案的審訊過程中,當法輪功學員談到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遭受殘酷迫害時,法官說:「這是中國發生的迫害,這是關於中國人的事情,我們對此沒有興趣。中國發生的迫害與本案無關。」然而事實真的如此嗎?

在弗吉尼亞州工作的經濟師丁先生說:「如果中國的迫害真的和新加坡無關,那為甚麼新加坡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態度在中共的鎮壓前後有如此明顯的變化?而新加坡媒體又為何大量轉載新華社等中共喉舌媒體誣陷法輪功的文章?如果新加坡人都沒有受到中共宣傳的毒害,對法輪功學員都有客觀、公正的認識,法輪功學員也就無需去犧牲自己的時間和工資去向新加坡人講真象了。」

從甄女士的講述中我們可以看出,很多新加坡人是不了解法輪功真象的,而他們是有權和有必要了解真象的。代表法輪功學員起訴江××的律師泰瑞-馬什說:「新加坡警察的做法剝奪了新加坡人民了解真象的權利和機會,同時也剝奪了新加坡人民幫助那些在中國無辜受迫害的人民的權利。」

「在南亞海嘯後,新加坡政府和人民也參與了幫助海嘯受難者的努力,由此可以看出新加坡並不是不關心別國人民安危的。新加坡人中,也有不少有親朋好友在中國大陸因煉法輪功而遭受迫害的,而法官為何說中國發生的迫害與本案無關?」丁先生說,「是由於來自中共的壓力。」

*新加坡使館緊張

下午兩點左右,新加坡駐美大使館一秘利景志和另一名官員接見了法輪功學員代表丁先生。丁先生說,兩位使館官員一直比較緊張,一開始便不讓媒體進去,而且只允許一個人進入使館,並反覆詢問有沒有帶相機,有沒有錄音。

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學員代表請求約見使館官員

新加坡駐美大使館接收了在當天新聞發布會上宣讀的全部信件,並答應將信息傳遞給新加坡國內。他們還兩次詢問大使館前的請願活動要持續多久。丁先生說,「直到問題得以解決為止。」

丁先生說,「經過近六年法輪功學員向各國政府和人民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的真象,國際社會對法輪功已經了解,法輪功在世界各地受到的褒獎已超過1千多個,大多數正義國家紛紛譴責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自從去年11月份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社論以來,眾多的中國人已經覺醒,已經有一百一十多萬人站出來公開宣布退黨退團。在中國國內、國外這樣的大環境下,新加坡政府做出這樣的選擇很不明智。眼前的利益稍縱即逝,如果歷史的這一頁過去後,再回過頭來看一看,他們將為此深深痛悔。」

「如今,黃程兩位法輪功學員的命運,正在被全世界關注著。我們誠心希望,新加坡政府能再從新考慮,在維護正義與為虎作倀之間作出一個令自己和新加坡人民無愧於子孫後代的正確選擇。」丁先生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