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增城懷孕兩月的年輕母親被惡警暴力墮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7日】他們把我強行送到廣東增城市計生辦,在那裏又給我做B超,接著要把我送到手術台,我才明白他們要強行給我做人流!我拉著門框不進手術室,五、六個男人把我架進去後按在手術台上,當時我害怕極了……

*****

在廣東增城市鎮龍鎮下圍村有兩位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我(湯金愛)和我的丈夫馮炳坤。自99年7.20打壓以來,我們受到當地派出所和610的不斷侵擾。

2000年我和馮炳坤到北京上訪,履行我們作為一名中國公民的權利,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但遭到惡警無理綁架後被遣送回增城,並被當地非法在增城光輝戒毒所拘留半個月。2000年12月我們再次到北京上訪向政府證實大法,告訴世人世界需要「真、善、忍」,當時我已經懷有第一胎兩個多月的身孕。但又再次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回來後我們被送到了增城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又嘔又吐又頭暈的樣子引起他們的注意,他們把我送到增城市人民醫院做B超。醫院確認懷孕兩個月後,看守所給我辦理了離開看守所的手續。

當我剛穿上自己被抓時的衣服走出看守所的大門,卻沒想到鎮龍鎮派出所惡警羅偉軍早已在門口等候多時,它告訴我「你可以回家啦。」我還沒反應過來,旁邊的來了一位三十來歲男便衣要我上車,羅偉軍急不可待的把車開走。便衣把我連拉帶推地上了麵包車,一上車,車裏已經有四男二女在車上等待。我問:「你們是幹甚麼的?」其中有一個男的自稱是計生辦的:「我們是增城市計生辦的,現在你已經懷孕了,我們在計生辦驗證,因為你沒有計生指標,所以你是不符合計生要求的。」我說:「我到鎮龍計生辦查詢過,要懷孕到四到六個月才可以辦准生證的。」(到現在為止還是這樣規定)他們強詞奪理的說:「增城市區的規定都是有了指標後才可以辦准生證,才可以懷孕!」

他們把我強行送到增城計生辦,在那裏又給我做B超,接著要把我送到手術台,我才明白他們要強行給我做人流!我拉著門框不進手術室,五、六個男的把我架進去後按在手術台上等兩個女人按住我的手腳才走,當時我害怕極了。這兩個給我做人流的女人,有一個是鎮龍計生辦的叫鐘秀香,現在鎮龍新市場市場辦上班。手術完畢後,他們把我帶到增城賓館,我就這樣看著這幫吃人不吐骨的禽獸,幹了傷天害理的事後,狼吞虎嚥的模樣,加上身上的傷痛吃不下飯。他們飽餐之後把我送回鎮龍派出所,派出所不敢收留,又把我送回家。我躺在床上,一點知覺都沒有,頭腦一片空白。這幫邪惡之徒,連兩個月未出生的生命都奪走,在我不簽名,家人不知道,丈夫不在場的情況下這樣草菅人命,他們還說「山高皇帝遠誰也管不著」。這幫無法無天的土匪這還不肯罷休,他們每天派人輪流監視著我,家裏造成很大的壓力。2001年,大年三十那天晚上,騙我家人說送我到醫院檢查,實際上是把我送到鎮龍康寧婦檢,我告訴醫生我的腰很累很痛,頭發暈,但是醫生不敢往紙上寫,因為惡警羅偉軍已經交待過醫生,要寫上一切正常。把我送回警車後騙我家人拿出我的衣服,接著把我送到增城戒毒所裏過年。

在戒毒所裏不法人員強制要我按手印、拍照,只要我說「煉」,他們都氣得很厲害,就這樣被關在增城光輝戒毒所關押兩個月,因為我不肯放棄修煉,接著又把我送到廣州槎頭勞教所,在沒有任何正當手續下,把我判勞教一年半,勞教期不包括拘留人工流產的時間。派出所一直極力掩蓋著強迫人工流產的事件,連把我綁架在戒毒所的兩個月也不算在一年半的勞期內。我丈夫在上訪後也被非法送到廣州花都赤坭勞教兩年。

在勞教所管教和610等人員輪番不斷的用各種方法對我們進行洗腦矇騙,使我在勞教所寫下三書,但是610及派出所有關惡警並不肯因此而收起他們的黑手。2002年我從勞教所釋放回家後身體發生很大的變化,產後風、風濕病一直糾纏著我。每到起風的日子,腳趾頭會無緣無故的腫起來,腰就開始酸痛,全身浮腫。在下雨天,我的身體都走不動。曾到廣州武警醫院檢查,住院醫治一星期,但是剛回到家一星期,產後風、風濕病又復髮絲毫沒有好轉的跡象。我媽媽又帶我到梅縣一位老中醫家裏看病,在去梅縣的路上鎮龍出所的警察陳計新在車站把我們截住,知道我們要去梅縣看病才肯放行。陳計新反映到610後,當天晚上陳計新與610李曾明等大約七八個人,開著兩輛麵包車追蹤到梅縣我舅舅家。第二天早上,我和丈夫及我媽媽和我阿姨舅母等被帶上車,到當地的一位老醫生家裏看病。當天醫生開了三天的草藥,李曾明給了我媽媽500塊錢說是政府給看病的,想換得家人的好感。藥吃完要複診時,610的李曾明、派出所的陳計新、李廣鵬等人唯恐我超出他們的眼皮之外,再次開車送我到梅縣複診,但是這次他們要求要開一星期的藥,那位老醫生也只好照辦。

自那次之後,我的病還是不見好轉,每到颳風下雨的日子,只有躺在床上含著淚忍受病魔的折磨,忍受著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病痛。此時我們兩夫婦的身份證已經被扣押了兩年之久。為了謀生,我丈夫到鎮610辦的李曾明處要我們的身份證,李曾明說是增城市的610的黃主任扣著身份證,當找到增城市610的黃主任,黃說從來沒有扣甚麼身份證是當地派出所的陳計新扣著身份證,當找到陳計新,陳推說是在李曾明手上。這就是其黨一向敢做不敢認的小人行徑。後來我丈夫表態說:「如果再不還給我們,我們就一走了之,你們也別想找我們,我們也不按你們的要求配合,沒有身份證照樣可以活下去。」他們出於害怕失去對我們的監控,一星期後李曾明把身份證還給了我們。每到他們認為敏感的日子,總是派人到我家騷擾說是找我們「談話」,見我們在家也就不說甚麼。勞教回家後,我們的生活受到諸多的限制,不許我們到廣州找工作,不許跟其他法輪功學員來往,不許跟其他人說太多的話,甚至找工作都要在鎮龍鎮。因為不許到外面找工作,為了養家我丈夫找到610和派出所要他們來幫找工作,結果他們在鎮龍找了一份每天幹十二到十四小時每月工資500塊錢工作要我丈夫去。我丈夫原來在廣州開了十年的公交車每月至少都有2000元的收入,500塊錢養家都不夠不肯去。從勞教所出來後由於受到嚴厲的看管連基本的生活都維持不下去。它們為了達到長期監控我們的目的,2004年的農曆二十,鎮龍610中新610鎮龍派出所,增城公安局來找我們說是給一千元給我們買豬種養,我明白它們的用意,所以拒絕收他們的錢,我說我們家雖然窮但是窮也要窮的有骨氣,我們不會收你的錢。他們不可想像似的又害怕又惱火,但不敢發洩出來,於是又是哄,又是騙的叫我把錢收下,我再次很堅定地拒絕它們。這一下他們看利誘不到我,也不敢強迫我把錢收下了,它們又找我爸爸問我們為甚麼不肯把錢收下。我爸是一個常人,他說:「一千塊錢買到多少頭小豬?一頭小豬都要700-800元錢呢?還要吃料等等呢?」這一下,他們沒想到我爸這樣跟他們說,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看到它們這一次次的醜陋表演,我們開始反思,法輪功教人人心向善,但對於向善的人,中共邪靈卻要讓其生存的權利都沒有,在法輪功的人群中,每個都是那麼親切、和諧,而共產邪靈卻非鎮壓不可。走出勞教所後,經歷了這幾年來610、和當地派出所的惡警的不間斷的迫害,一次次證實了中共所謂的「團結,教育,轉化,挽救」口號再次欺騙、愚弄善良的民眾,「假、惡、鬥」才是中共邪靈的流氓本性的真實體現。「團結」是為了利用我們狠狠的打擊信念堅定的修煉者;「教育」中拋出的一個個的從不會實現的承諾,成了邪靈扮裝天使的外衣,迷惑我們的心志;「轉化」就是先避開人的正念,接著欺騙人的正念,最後扼殺人的正念,目的是斷絕修煉者的未來;「挽救」中斷了我們生活來源。

認清了它們迫害法輪功的本質,我們開始對當地民眾講他們迫害法輪功、迫害我們的真實情況。2005年2月21日晚上我們準備到鎮龍當地的農村發真象材料,我們吃完晚飯我背著一歲多的女兒和丈夫開著摩托車到家附近的鄉村裏,康大學校附近的時候,看到了一輛警車,丈夫馬上把摩托車開走避開它們,但沒走多遠,那輛警車追上來了示意讓我們停車。丈夫下車後,一個惡警馬上把摩托車的鎖匙搶走,並在我們的車上搶走了掛著的一個包,包裏當時有真象資料。他們叫我上警車,我很鎮定的對他們說你有甚麼理由綁架我們,你現在不說清楚,我決不下去。那個惡警放下語氣說:「上車了,我才慢慢跟你說。」我心裏一點害怕都沒有,有兩位小伙子開著摩托車經過,我大聲喊著:「警察抓好人呀!」我正眼望著我前面的惡警,它非常的害怕了起來,這時另一個惡警給我開車門,我就從那惡警的背後走了過去,飛快地跑著。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我背一歲多的女兒跑了出來。但當天晚上我丈夫就被他們綁架到了增城看守所A區10倉。至今沒有任何消息。而我的家人直到目前仍一直受到它們的監視、恐嚇,它們還扣押了馮炳坤賴以為生的駕駛證、身份證和家中僅有的個值錢的東西,丈夫每天數十公里上下班的交通工具──摩托車。

我們是為了揭露江××對法輪功的誣陷,讓廣大的民眾看清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象,為了使這裏純樸的村民明白電視、報紙上報導對法輪功的誣陷,只是江××利用手中權力導演的一台戲。這難道不是宣稱要「實事求是」要「以法治國」的中國大地上一個普通公民應該盡到的責任和應該具有的權利嗎?我們有信仰:「真善忍」的自由,有做好人的自由,為甚麼屢屢遭到這些「公僕」們的非人迫害!天理何在,公道何在,法制何在?!這些「人民警察」們的良知何在?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女子,對一個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如此殘害。

自古善惡皆有報,古語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我不知道當這些幫助江××行惡的人,在受到上天的懲罰時將如何去面對它們自己的醜陋行為,如何去面對它們的家人、親戚、朋友。為了你們的未來,請不要繼續作惡了,這是一個被你們無情迫害的年輕母親對你們的規勸。

我呼籲所有的人們伸出你們善良的手,幫助制止這一起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人間冤劇,營救我仍在獄中遭受非法關押、折磨的丈夫。幫助我們現在只有一歲半的女兒早日見到爸爸。(目前我們母女擔心被當地惡警進一步迫害,有家不敢回,處於流離失所的境地。)

相關責任惡警電話:

增城公安局
020-82752200 轉國保科
增城610惡人
賴伯勝 13922381886
吳革勝 13802808768
郭鏡洪 13928998328(610隊長)
王建來
吳正光
朱挺燕 13500225523
中新鎮610李主任:020- 82866202
(管轄鎮龍鎮)
中新鎮政府書記:020-82866100
中新鎮政府:020-82876001
中新鎮610:020-82864559
鎮龍鎮派出所惡警
羅偉軍13802808284(原鎮龍派出所惡警)
李曾明:13602225553
鐘潤森:13697483128,82876159(家),82876159(單位)
陳計新:13928926818,
李廣鵬:13809283216,82877888
82879813
鎮龍鎮鎮長電話:020-82876236
鎮龍鎮鎮政府:020-82876001
鎮龍鎮派出所020-82879110
鐘秀香:82874178

增城光輝戒毒所
82625546,82625547

增城看守所(請消息人士提供電話,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