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把我從閻王殿門口拉回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6日】我名叫王惠君,女,73歲,家住成都市金牛區四川交通大學住宅小區。1987年入佛門,皈依成都昭覺寺,成為佛教居士,燒香拜佛17年。

我患有高血壓多年。2003年9月17日上午,突然大便出血不止,兒女把我送成都市三醫院急救,經院方確診為胃癌、直腸癌兩癌齊發,醫生說兩癌並發,不能手術,如手術,癌細胞擴散人死得更快,吃藥打針也只能暫時抑制病變。

就這樣我在家等待死神降臨,帶著度日如年的恐懼心理,痛苦萬分。那時每大便一次就拉血一便盆,身體枯瘦如柴,四肢無力,不能動彈,兩人架著才能移動,與癱瘓病人沒有甚麼不同。

我的病拖到2004年9月,整整一年。當時我有一件最大心願未了,死不瞑目:我在死以前必須要去資陽看一眼我那82歲的大姐。兒女為了我的臨終心願,送我去了資陽姪女家。第二天姪女單位的張大姐來家辦事,看我這個樣子她就問長問短,很是關心。張大姐說,她自己是煉法輪功的。她說,師父的慈悲和法輪大法能救度我。因為你是信佛教的人,有一定的佛性,只是沒有找準真正能救你生命的法門。她告訴我:你堅持在心裏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不定你的病就會好了。

當時我根本不相信,心想我念「阿彌陀佛」17年,沒聽說過哪個神佛、菩薩那麼顯靈?而且我還說了些對大法不尊重的話。大姐一家都說:你都病成這個樣子了,不要說這些話了,張大媽說的話是真的,我們看到兩個病人真的好了,這個大法硬是有那麼靈呀!當時,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就在心裏日夜堅持用心默念。到了第八天(9月22日)晚上,突然心裏感覺很舒服呀,一身輕鬆發熱,想站起來走路,隨著心一想就站起來了,走出房門,只聽得大姐一家人驚叫一聲,異口同聲的喊起了「法輪大法好!」就這樣,我從新站了起來了。我不再拉血了,食、宿也正常了,精神也好了,一身輕鬆。而後就可幹一點家務活兒了。

9月29日那天,我感覺一身啥病都沒有了,把花一千多元錢買來的一大袋藥丟進了垃圾桶。

我急著想回成都,由於大姐一家的苦留,我又呆了十來天,至10月12日那天,我自己坐汽車回成都。家裏人一陣驚喜之後,引來了左鄰右舍、親朋好友和我們佛教居士一陣轟動,問這問那。有人問:你在哪個醫院治好的?有人問:你吃甚麼靈丹妙藥醫好的?有人問:你這條命從哪裏撿回來的?有人笑話我說:你在地府閻王殿前開了多大後門,行去多少賄賂,送了多少紅包?我說:我既沒住院,也沒吃藥,又沒打針,閻王爺暫時還不收留我,大法救我沒死成,我就念了八天三字真經和法輪大法好,病就好了。大家問甚麼三字真經?我說:真善忍呀!「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是這個九個字。旁邊有個姓何的科長不耐煩的說:王大娘!我看你的病又犯了,又在發「高燒」了嘛!我說:何科長!你們當官的不相信這些事,可是在我身上就是實實在在的呀!

就這樣我們原來那些佛教居士,知道這事的人近二十人都開始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間不長,很多人各種各樣的病都好了。大家說堅決要修煉「法輪大法」,這才是我們最需要的真正法門。

今天我專程來資陽,一是來感謝張大娘告訴我的救命「藥方」:「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二是想請XXX幫我把這事的經過寫出來讓大家都知道,也是做好事,多救些有緣份的人;三是想來資陽設法找大法的書,請張大娘教我五套修煉功法。

成都有很多佛教居士們,他們都想修煉法輪大法了,都知道這才是真正的佛家大法。我們燒香拜佛17年,除了只知道合掌念「阿彌陀佛」外,根本不曉得還有更高深的佛家大法,更不知道還有甚麼修煉功法。我們也要修煉「法輪大法」了。

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