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整體提高 整體昇華(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4日】下面是我們地區五年多來大法弟子在同化大法、救度眾生過程中的一點體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基點問題

1、2002年4.25前後,我們當地有八位大法弟子被抓,有一位同修來我家告訴我要注意安全,電話、門鈴都別接。我想我還有單位呢,他們要去我單位怎麼辦?當時思想很消極,被這位同修的人心帶動,沒能真正在法上悟,真正的否定這一切。沒過幾天,惡警就從單位把我綁架到看守所。剛一進看守所,四個犯人打我,當時雖然我有怕心,但我想你們打我,你還不起,將來你們的生命怎麼辦?後來,他們就再沒有人打我了。

在被非法關押的三個月中,我向檢察院控告政保科非法抓人,他們就給我報了勞教。但當時我就有一念,我的路是師父安排的,我不承認這一切強加於我的迫害,我就走師尊安排的正法之路。一天,單位局長來看我,勸我轉化,被我拒絕後,他生氣的說:「不轉化就勞教!」說完氣洶洶的走了。於是我把副局長找來,告訴他局長對我的態度。我說:「他對我態度不好,我不怪他,可他對大法這種態度,將來他的生命怎麼辦呢?」因為當時我真的站在為他負責的角度,所以局長的思想發生了轉變,不長時間,就以三個正局級的黨籍和公職把我從看守所保釋出來。

從看守所出來之前,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法船靠岸了,裏面有許多眾生,中間一個大椅子,而且好像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你合格了,圓滿了,讓我坐那把大椅子。醒後很高興,認為自己合格了。可出來後,通過不斷學法、交流,才發現自己的認識完全錯了,才認識到自己進看守所是恥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和眾生,這些根本就不是師父的安排。師尊講:「其實真正的糞正好是它們舊勢力與一切強加於正法的生命。」(《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由於我沒同化好大法,沒有完全否定舊勢力,跳到真正的糞裏去洗,豈不是越洗越髒嗎?師尊安排的就是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象。再說師尊安排的磨難是真正磨煉人的心性,只要一提高心性就能過得去;而舊勢力安排的魔難是毀滅眾生的。它認為我合格了,圓滿了,是在它的安排中認為我行了,可真正的本質它是毀滅我,毀滅眾生。(如果我在外邊,不進看守所,能救度多少眾生啊!)

那時認為自己被抓的原因是因為有消極的心態,有怕心,可現在法理昇華了,又有了清醒的認識。我們有人心不是讓它們迫害的,是在同化大法、救度眾生中修去的。跟它們迫害沒有任何關係。我們有人心是要歸正,那是為了能用更純淨的心態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

2、2002年「十六大」期間,我們地區有一位同修被送進洗腦班,有兩個常人24小時對她進行監控、包夾。由於她本人在家不能學法(因她愛人反對她學大法),這回來到洗腦班,她還覺得挺好,因為這裏能學法。她找了個藉口,在包夾人的陪同下來我家拿大法書。我生氣的對她說:「別人都在家學法,發正念,講真象,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你卻感覺那裏[指洗腦班]還挺好,你怎麼想的?」同時還說了很多我在法理上的認識。她似乎明白了。這兩個監控她的常人聽後說:「這下我們可倒霉啦!」我心想:那你們就倒霉吧!(後來其中一個得了癌症,另一個的女兒在家喝藥了。這是她們參與迫害造成的後果,報應總是要有的,只是來早與來遲的區別。)

她們走後,我們發正念解體洗腦班的一切邪惡因素,可兩三天過去了,卻一直沒有結果。於是我們交流向內找,為甚麼我們的正念沒有把同修營救出來?首先我們有埋怨同修的心,還有爭鬥心、情等因素摻雜在裏面,所以發出的正念不純,被自己的人心障礙著。我們悟到:現在是正法修煉,不是個人修煉,一切針對同修的迫害,就是針對大法來的,是師父不承認的,那作為我們每個天體的神都不應該承認。如果同修有問題時,我們其他同修都埋怨、指責,那想想這時我們站在哪裏去了?是不是無意中就等於承認有執著就應該被迫害?

法理清晰了,我們幾個同修完全站在正法的基點,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針對洗腦班和同修的一切因素。半小時後,同修的親屬(也是修煉人)來到我家說:「洗腦班的牌子沒有了,同修和610的人也都不知去哪了。」她說會不會送進看守所了?我們說:不會的,一定是回家了。因為我們找到心了,並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一切邪惡因素。

又過了20多分鐘,同修打來電話,告訴我們她已經回家了。從此我們當地洗腦班徹底解體了。

3、2004年8月份,當地農村有四名大法弟子因做真象被抓進看守所。我們立刻通知同修發正念,同時上網揭露邪惡,還做了大量揭露當地邪惡的真象。然而過了一段時間,一個也沒營救出來,而且其中一位被送到了××勞教所。於是我們組織召開了一次交流會,在交流會上,我說:「師尊講:『力挽崩裂前 怎容爛鬼禍』(《洪吟(二)﹒金剛志》)。它們算甚麼呢?怎麼配在正法中起作用呢?師尊在經文《也棒喝》中講:『你們自己來評判一下。』師尊為甚麼要我們來評判呢?我悟到因為我們是在宇宙天體正法中形成的生命,有一切能力,能夠在否定排除它們的安排中解開這一切。當初舊勢力就動了一念,它下面的生命就按照它的這一念行事,如果我們的天體都不承認這一切,所有的天體就會傾盡一切能力去滅盡它們,那它們還能存在嗎?」

第二天,一個被抓同修的丈夫(也是修煉人)來我家。他說了很多埋怨同修的話。我問他:同修去幹甚麼了?不是去救度眾生嗎?她們哪裏錯了?這完全是邪惡的錯啊!我們應該分清啊!正如師尊在經文《也棒喝》中講:「有的家裏人在迫害中被關、被迫害,你們不趕快和大家一起反迫害、制止迫害、減輕家人的被迫害,還在說甚麼在家裏學法,對學員所做的一切還牢騷滿腹。知道你的家人在被關押中減輕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為大法弟子頂著邪惡與危險在反迫害中揭露與震懾了邪惡造成的嗎?當他們出來時,你有甚麼臉面對他們?你為他們做了甚麼?修煉的人不是修煉的神,修煉過程中誰都有過,關鍵是怎樣對待。」

這位同修一下明白了,於是我讓他給他們當地協調人打電話,通知大家發正念。可那位協調人卻說不能通知,有跟蹤的。當時,我接過電話,對那位協調人說:「現在咱們的家人正在看守所遭受迫害,還有一個因絕食在醫院裏生命垂危,我們卻還在想怎樣保護自己的安全。跟蹤是誰安排的,我們能承認嗎?師尊曾講過,宇宙中的生命增加私心就往下掉。你馬上通知當地同修發正念!」後來,同修們有的到醫院近距離發正念,有的打電話,有的散發真象和粘貼不乾膠,終於營救出來兩位同修,可還有一位同修在看守所關押(這位同修平時修煉基礎不是很紮實)。

我們繼續三、五個同修交流,這位同修即使有執著,有不足,那是有待於以後在同化大法中歸正的,也不是讓它們迫害的藉口,作為每個天體的神,能允許對同修的迫害嗎?絕不允許!師尊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導航》)於是,我們繼續用強大的正念營救同修。不長時間,那個地區的協調人給我們打來電話,說那位同修也回家了。從此,我們地區看守所裏的同修全都營救出來了。

通過繼續交流向內找,發現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執著心,認為同修被抓到當地看守所好營救,一旦被送進勞教所就沒有那麼大能力了。還有很多同修認為那裏比較邪惡,我們每天發正念都說要營救獄中同修,可卻不知道,我們正念無形中被自己強大的執著心擋住了。並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同時交流中又找出我們整體都有麻木、消極的因素,有對大法威力不夠堅信的心。

師尊在經文《也棒喝》中講:「不是有人說我叫它跳它就跳、我叫它瘋它就瘋、我叫它狂它就狂嗎?」那我們每個天體都發出強大的一念:叫它滅它不就滅嗎?叫它放它就必須放,關鍵要明白這一切是我們說了算。我們一定能把同修都營救出來。

有一個同修的丈夫在×××勞教所到期要釋放,可同修去辦手續時,哪裏都不管,都不給蓋章,並說不管了。我說:「他是誰的親人,不是我們的親人嗎?怎麼能不管呢?」師尊講:「天性豪氣洪 消磨也不去」(《洪吟(二)﹒法正一切》)。我馬上通知同修發正念,你明天去蓋章吧,一定行!第二天下午,同修順利把章蓋上了,終於把同修營救出來了。接著我們又在××、×××勞教所營救出來五、六個同修,其中有一位同修還有一年半到期,突然甚麼手續也沒辦,就釋放回來了(勞教所告訴回來後補辦手續)。我想只要我們法理清晰,又有對大法堅定的心,用真念發正念,是能解開這一切的。

(待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