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警告和挽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5日】

故事一:

一天,某大法學員的女兒回娘家去,看見父母正在讀《轉法輪》,兩眼一瞪,說了些誹謗大法的話。不料上班時突然昏迷過去,醒來後大叫:「等等我!等等我!×姐!等等我!等等我!×姐!」單位上的人被她喊愣了神,因為×姐原是單位上的人,也是她要好的朋友,年紀輕輕的得病才死了幾天。她被送入醫院,診斷為精神分裂的前兆。她父母勸告她以後不要再誹謗大法了。

故事二:

我是貴州省大法弟子,1998年得法,從此走上一條修煉的路。自從1999年政府打壓大法以來,我的女兒就一直強烈反對我煉功、學法,強迫我放棄修煉,謾罵我,甚至撕毀經書。我怎麼解釋也不行。由於迫害的升級,我被非法抓入當地勞教所。後正念走出,被迫流離失所幾年;在女兒們向公安局寫保證限制我不煉功的情況下,我回到了家鄉。女兒們以此要挾我、卡我的工資,經常搜我的住房。

前幾天,大女兒發現我藏在牆縫裏的手抄本《洪吟》,趁我不在給扔了。我傷心的對她講:「你可知道前幾天我夢見許多過世的親人跪著求我救你,可你竟然做出這種罪業深重的事情來!你就不怕遭報嗎?」

由於她正與丈夫鬧離婚,晚上都在我這兒,那天深夜,她突然像瘋了一樣狂叫著:「我不要你這個煉法輪功的媽媽了,你給我的肉身我還給你!立刻還給你!」然後跳來跳去的尋死尋活。我嚇了一跳,連忙起來制止她,她一陣風往外跑,我只好跟著跑。一直跑到郊外的湖邊,她站在橋上口口聲聲要還肉身給我。

我又矮又小根本拖不動她,掙扎中,她褪開穿著的棉衣跳了下去。我甩掉空空的棉衣去拍湖區管理所的門,無人應答。當時已是凌晨2─3點鐘,沒辦法我又跑回湖邊,大聲呼喊著:「師父!救救我!救救我的女兒!我不要她死!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能讓她死!」

不知喊了多少遍,也不知喊了多少聲,恍惚聽到有人在叫我,仔細一聽,是女兒的求救聲,定眼一看,才發現她在另一處(停船的渡口)抓住船幫掙扎著。我兩步並一步的衝過去,硬生生的把比我高大許多的女兒給拉了上來,她上岸的第一句話便是軟軟的:「我不想死,媽媽,我的女兒還很小,我不忍心丟下她。」

一下子我淚流滿面,慈悲的師父呀,儘管她做了天大的錯事,你仍然在關鍵的時刻提醒臨死的人並挽救了她!當地在那裏淹死的人不止一個,並且她落水已經很久了。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她攙回家。

回家後,女兒驚慌的盯著門外縮成一團:「別抓我!別抓我!我不想死!」問了半天我才明白。原來她看到一個白衣人和一個黑衣人同時伸著長長的舌頭要帶她走,從湖邊的船上一直想把她帶走,她上岸後還不甘心的一直跟著。我估計那是因女兒犯了誹謗大法的罪,神是不想留她在世上的了。想到這,我出了身冷汗,我請師父幫我挽救女兒,再給她重新做人的機會。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女兒安靜的睡著了。

從那以後,女兒搬回她自己家去住,再也不阻攔我修煉大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