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同修黃素君(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日】
君姨,君姨
您竟然走了
走得這麼突然
走得這樣令我難以置信

幾個月來
每次想起了您
總讓我無法與現實鏈接
面對您的遺像
我無法懷疑這一切
我又不得不接受這悲痛的一切

於是,仍在人間的我,現在異鄉飄泊的我
提起筆來,想給您寫點甚麼,想對您說點甚麼
然而,不爭氣的筆頭
卻不能將原本就凌亂的思緒接連和表達出來

面對您的慈容
我無語,我流淚,我沉痛,我憤怒

您是在零二年的端午節走的
我是在您走後的兩年多以後才知道的
一切都來得突然
一切都變得這樣匆匆
甚至,來不及給您送行
即便是在心裏

較早期以前
經常聽到同修在談君姨、君姨的
那時我並沒有見過您
只是從同修的口中
聽說過您的名字和一些事情
印象較深的是
大夥都叫您君姨
每次提起您時
總是帶著肯定的讚許和自豪

第一次見到您時
是在邪惡設立的所謂學習班
就是零零年六月間三百人集體煉功後
邪惡直接辦的「學習班」
那時您冒著危險、突破封鎖
離開年邁正在照顧著的父母
給我們送進了一本小本的《轉法輪》
叮囑大夥要珍惜時間、抓緊學法

零一年間
當您聽知有一外地同修流離失所至咱們揭陽時
您二話沒說,當即脫下手上的玉鐲
托人把它當了
玉鐲典當的價格並不很高,遠遠低於它的所值
可是您卻欣慰了,高興了
您把所有當來的錢一分不少的安置了同修

據我知道
您的家境狀況是很艱難的
您每天用腳踏縫紉機做出來的小衣服
賣的錢是很少很少
女兒正在讀高中 家裏老人需要照護
您丈夫對您又不是很好
有時還打罵您呢
您那手鐲,還是以前您的親戚送給您的

對於過去幾年邪惡所設立的惡場所
您也是屢進屢出
還記得你們八人同時勇闖魔窟的事嗎
同修們都把它當作破除邪惡安排的好例子
到處都在稱讚你們

當時
是您擔任了最重要的角色
當其他七人都被順利安全送出時
您因房間裏無人可協助、幫忙
而把危險留給了自己

您知道嗎?
那件事震驚了揭陽,也震驚了整個廣東省
當時邪惡暴跳如雷
省610即派工作組進駐揭陽
各個路口,更是布滿了邪惡

出於放長線釣大魚的惡想和蠢想
邪惡將您從魔窟中放了出來
你們八人,全部離開了黑窩

對於同修
您歷來都是關心、呵護、鼓勵和支持
您一直都那樣和藹可親、溫文謙恭、慈祥慈悲
大夥都喜歡接近、樂於和您交流、談心
即便是那些邪悟了的
對於君姨他(她)們也佩服得無話可說

零二年三月份
全省的惡警會議在揭陽召開
那一天烏雲蔽日,走石飛砂
大有風雨欲來城欲摧之勢
同修不斷的被抓
資料點接連的被破壞
聽說靜芳姨等人也被綁架

在那艱難的形勢下
您毅然挺身而出,擔負起傳送資料的任務
記得那天晚上
您騎著橫槓自行車
迎著有點昏黃的路燈
穿過僻靜彎曲的小巷
接過了資料點的鎖匙

這以後的街道中
揭陽市區一位50多歲的身影
經常騎著單車出現在人流車流中
高大、慈祥、沉著、堅毅和威嚴
那便是我們的君姨

不久以後
聽說您去仙橋鎮發資料時被邪惡發現了
並將您綁架
隨後,又把您送進令揭陽人聞之色變膽寒的「大監」
──揭陽市第一看守所

那個時候
剛剛傳出曾與您一起闖出魔窟的靜芳姨
在東山區揭陽市第二看守所被虐殺的噩耗

我匆匆趕到您家
出於對大法書籍的保護
存放在那裏的幾本經書和一點資料
也讓我給帶走了

君姨,沒機會對您說
一直沒有機會親口對您說
您的那幾本書
是我帶走的,現在還保存著

以後很長的一段時間
我也因遭邪惡的迫害
與您失去了聯繫
沒有了您的任何消息
但在我的心中
仍然惦記著我們的君姨

當我後來打聽您的消息的時候
已經兩年多過去了
當時那句已成歷史已經接近陳舊的話語
傳到我耳朵裏時

我卻如突遭雷擊一樣
我實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如果不是多人向我證實我是絕不相信的
君姨啊,君姨
我實在無法抑住心中的巨痛

回憶過去的五年多來
雖然在程度上,在距離法對我們的要求上
我們在證實法的路上還做的遠遠不夠
但畢竟在風風雨雨裏面
我們揭陽的同修也都是前仆後繼的
正法的形勢在揭陽還是比較好的
我們以後也會做的好一些

值得欣慰的是
現在,正法的形勢在人間的表現已如風捲殘雲一樣
邪惡的殘餘也在大掃除之中了

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
我們的心,永遠跟著師父,向著大法

廣東揭陽大法弟子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