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發放真象資料的幾點安全措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17日】最近看了美國CSI(《犯罪現場調查》)節目得到一些啟發,結合自己過去的一些經驗,寫下以下幾條總結髮放真象資料的安全措施,僅供參考。

1. 指紋:建議無論是用光盤還是紙製宣傳資料的,(計算機常用的打印紙用手接觸留下的指紋現在都可以分辨出來)從開始買這些材料到最後發放,在整個操作過程中都最好戴著手套,比如帶女士常帶的薄紗手套,最好是醫生專用的那種薄膠皮手套,防止在任何物品上留下指紋,因為很多人可能在公安局留過指紋記錄,在他們的指紋庫中有記載,一旦帶有指紋的宣傳物品落到公安手裏,通過指紋對比,就容易查到具體人了。

2. 腳印:不要到容易留下腳印的地方發放材料,比如泥地,樓層較高、灰塵較多的地方,最好在人常來常往的地方,腳印和氣味都容易混雜,很難區分具體人的環境。

攝像頭:在估計有攝像頭的地方,有條件的就戴上眼鏡或帽子來偽裝自己,尤其是帶帽簷的帽子,在低頭的情況下,高處的攝像頭不容易照清當事人的臉。

3. 發放範圍:根據人的習慣,儘管從自己內心是想隨機發放材料,但是實際情況常常是一直在自己活動的半徑圓圈裏操作,我們每個人可以通過回憶過去的發放地點來畫出一個輪廓,一般大體如此。所以為了打破這個活動規律,建議大家描繪出過去的活動範圍,在新的發放時候改變這個活動半徑,打破行動規律,就會讓隨機性大大增強,讓那些國安公安迷惑,難以識別當事人的活動區域和存在區域,減少對我們的迫害。

4. 資料的規律:我們做資料的容易形成一種規律,就是一個階段就是一種或兩種資料,內容容易一致,或者外面的包裝一致,如果這些材料零星的落到公安手中,也就容易區分出是這些是哪些人做的,那些是哪些人做的,在製作的時候經常改變一下內容及包裝形式,同樣可以起到讓公安無法判斷具體製作人的作用。

5. DNA:現在的科技比較發達,如果在宣傳材料上留下細小的痕跡,比如頭髮、唾液等帶有個人身體特徵的微小痕跡,通過做DNA對比,也可以查處相應的具體人,在大陸尤其是大城市的公安可能有條件做DNA檢測,所以我們在做好資料以後,也要注意保持材料的清潔,不要留下這些痕跡。

6. 有條件的同修可以看看美國的連續劇《犯罪現場調查》(CSI)做一些借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