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時間的執著是極壞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8日】對時間的執著有著極壞的後果,因為它牽扯到對圓滿、對個人名、利、情的執著與對正法進程的重大干擾與破壞。其表現就是想快點圓滿或早日平反,一般總是希望快點結束迫害,希望快點迎來自由、舒暢的時光,特別是在遭到困難之時尤為嚴重。

這樣執著的後果其害處太大了。由於關注時間,今天猜測,明天推斷,並據臆斷而行事,輕則使自己失去理智,重則被邪惡鑽空子迫害。因為此時做事想問題的出發點、潛意識,總是認為快結束了,時間不多了,遭罪的日子不會長了,表現上是不計後果、不考慮安全、不符合常人社會狀態。過後如果沒實現「某時結束」的願望,就灰心喪氣,輕則懈怠、重則邪悟轉化。

記得我於2000年末被邪惡綁架到看守所期間,共有四個同修在一起。有兩人是從北京被綁架回來的,另外我們倆是在當地被捕的。我們其中就存在著嚴重的對時間的執著。當時,正值農曆新年前夕,我們幾人在裏面經常交流思想,得知有個同修他去北京的出發點是聽說「不去北京就圓滿不了,會被落下」或聽開天目同修說「天安門上邊有師父安的門,已經快關上了,不去就失去圓滿機會了」云云。這種傳說當時很流行,我們四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相信;而沒去成北京的很是羨慕去北京「圓滿」的同修,認為他們是趕上圓滿的機會了。而且當時「悟」到當年農曆新年將會結束迫害。

我們不約而同的抱著人心在祈盼著,認為沒幾天就熬到頭了,馬上要結束了,說說笑笑和常人一樣快活。可是二十幾天後,新年過去了,不但沒見到結束的影子,還盼來了「天安門自焚」醜化大法的鬧劇,大家甚是失望,才開始感到上了謠言的蠱惑。後來,那兩個去北京的同修先後被常人的情帶動「轉化」,一個被釋放,一個被勞教。那個被勞教的和我在一起,他經常散布說,他去過北京放下了一切,已經圓滿了,可以表面轉化了等等,在勞教所起了很壞的負面作用。

另外,我個人也由於對時間的執著,在看守所期間也表現出了不同程度的動搖,後經過很長時間、很痛苦的過程才悟上來,教訓實在是太深刻了。

設想:如果學員不執著於結束時間和圓滿的人心,舊勢力針對甚麼製造出「天安門自焚圓滿」的惡毒偽案呢?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說過:「你們無論執著甚麼,它們就叫邪惡之徒造甚麼謠。」(《走向圓滿》2000年6月16日)如果我們不執著時間和圓滿的話,邪惡能在所謂「自焚」中讓那人在鏡頭前表演甚麼喊「圓滿」口號嗎?特別在今天正法推進到揭露惡黨本質加快救度世人的時刻,如果我們不清醒的講真象,帶著執著時間和憎恨惡黨的人心,會不會再度被邪惡鑽空子有針對性的製造謠言、讓很多世人信以為真、讓許多學員有口難辯呢?是那樣的話,我們不是人為的給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整體製造了麻煩嗎?

師父說:「一個修煉者有圓滿的願望沒有錯,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斷的修煉中不知不覺就會達到圓滿的標準。特別是一些在痛苦中忍受不了的學員最容易產生想離開人間、快些圓滿的念頭,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去掉最後的執著》2000年8月12日)

回想起這段不堪回首的經歷,我在倍感沉痛的同時,也深深意識到那種對時間、對圓滿的執著,實在是一種極大的障礙,害人害己,應必須、堅決的去掉。今天,師父再度推快了正法的進程。一些同修表現出了誤解、錯覺,用常人心看問題,用人心看時間,認為快結束了,急躁起來,卻不能把救度世人放在個人利益之前。這最容易被邪魔抓住把柄加以迫害。此時更是對我們放棄執著的大考驗,應時時檢查自己的潛在執著,做事時應達到像師父說的:「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再認識》1996年9月9日)

觀點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