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四川廣元監獄裏正念抵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4日】2005年元旦前,四川省廣元市廣元監獄不法人員又辦板報誣蔑大法,曹繼光和其他大法弟子嚴正的找不法人員談話,提出擦掉。在大法弟子們強大的正念下,這些得以實現。

廣元監獄對每名大法弟子,指派2-3名服刑犯人24小時輪班嚴密監視,不允許大法弟子互相說話以及任何形式的接觸等等,還作大法弟子的日常行為記錄,內容包括一日三餐吃的甚麼,吃了多少,多長時間大、小便,時間多少、幾次等,包括站、坐、臥等肢體細節。每2-3小時作一次記錄。還要編造假學習記錄,以便上級檢查時搞搞形式。大法弟子從未參與這些所謂的「學習」,也從不參與監獄的任何與修煉人無關的事。

被非法關押在二監區的廣漢市大法弟子肖洪模,因獄警用開批鬥會的形式污辱大法,於是大聲高呼「法輪大法好」等等,被惡警用腳踩著脖子,幾個人按在地上用警棍抽打,致使肖洪模好長一段時間整個人都疲軟。後來肖洪模以絕食來抗議迫害,惡警即將肖洪模關進一間只有他和兩個服刑犯人看守的監舍。此監舍在走廊的盡頭,然後又在門外劃了一道「警戒線」,但這並不是監獄為了監管而設立的「警戒線」,任何服刑人員被嚴令不得超越這道「警戒線」。所以無法目睹裏面發生了甚麼事。肖洪模絕食期間,被強制灌食、輸液,主管副監獄長謝平以及直接參與的管理者都找肖洪模談過話。後來,肖洪模以正念結束了不法人員對他的迫害。

2003年8月監區辦黑板報污辱大法,黑龍江黑河市大法弟子徐衛東、成都龍泉驛大法弟子謝洪明將其擦掉,被惡警毒打,但他們的心依然巋然不動。

鄰水大法弟子曹繼光是由德陽監獄轉到廣元監獄來的。在德陽監獄剛入監即被關進嚴管隊長達9個月,期間被惡警指使服刑犯人毆打。惡警強迫曹繼光背監規,曹繼光將監規冊子撕得粉碎,被關禁閉。後來曹繼光被強制看邪惡的書,曹不看,惡警又叫其他服刑犯人對曹近距離讀念,曹繼光就將書撕毀,又被惡警關禁閉。2003年8-10月,廣元監獄只給曹繼光每週2次肉吃,而其他服刑人員每週3次。由於惡警辦板報污辱大法,曹繼光找到惡警,向他們講真象與證實法,並對不公正的對待進行了抵制:每日只吃一餐。3個月後,惡警答應不再辦板報,曹繼光的伙食也與其他人一樣了。

曹繼光在與惡警的談話中,正念直言,說警察連服刑人員的食物,包括肉、菜、豆腐都往自己的家裏拿,弄得服刑人員早晚吃稀飯、饅頭、泡菜,只有中午吃米飯、素菜,還有的值班警察晚上或早上起床後叫服刑人員給他煮方便麵,卻不給面,食堂服刑人員只得忍氣吞聲自掏腰包,而且煮時還加菜、肉等等,這些都是服刑人員的伙食費。

獄警田勇,甚至在服刑人員供開水時去開水鍋爐洗早澡,所有水瓶都停止了打水,後來那天已無開水,以致幾百人喝不上開水,服刑人員窩了一肚子氣,卻不敢說甚麼。像這樣的警察連做人最基本的道德都沒有,怎麼能維護正義呢?曹繼光在2004年6月份寫了50餘頁關於大法真象的資料給獄警,後來獄警不再去給他作任何形式的所謂「轉化談話」。

直到現在,曹繼光也從不打報告,不穿囚服,曹繼光在獄中已經三年半多了。廣元監獄看守大法弟子的服刑人員被強令要求:不允許大法弟子煉功,不准大法弟子之間有任何形式的接觸,而且強令其他服刑人員也不能與大法弟子接觸、交談。這是因為邪惡之徒害怕它們幹的壞事會被更多的人知道,害怕更多明白真象的人得法。

被指派監視大法弟子的服刑犯人由監獄直接頒發獎勵,每年2個功1個勞積,每個功可以減刑3-4個月,1個勞積相當於個一個功,這些實屬特別政策,口頭規定,無任何文本考證,但在實施過程中確有例證,專職看守大法弟子的服刑犯人的確是因為這些政策減過刑。據稱,廣元監獄每收一名大法弟子由省監獄管理局撥款2000元。

現在廣元監獄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有30人以上,他們當中有:廣漢市的肖洪模、蒼溪縣的曾玉賢、平昌縣的吳珀辰、張宗善、鄰水縣的曹繼光、郫縣的張銳、黑龍江黑河的徐衛東、成都雙流縣的康立、呂生雲、成都龍泉驛區的謝洪明、夾江縣帥良成、重慶潼南縣的唐德良、峨邊縣的楊國兵,還有梓潼的3人,古藺3人,以及西昌等地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