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長的大陸小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日】我現在讀高一,在從得法到現在的幾年中,我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不斷純淨自己,從不懂事到懂事,從在班級成績倒數第一前進到班級前十名,而考入省重點中學,而又贏得了全校的「品德之星」。這都是在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自然結果,但這不是修煉的目地,這都是我的心性提高後的一個表象。

我的母親96年得法後,常常帶領我去煉功點,當時我上小學一年級,在煉功點上有幾十人一起學法、煉功。那時年齡小,有時候與大家一起學法或看錄像,有時跑出去玩兒,有時寫作業。學完法同修們開始交流,談體會甚麼的,我只是在旁邊靜靜的聽著。有時聽到不信大法的人說看不見就不相信,我就和他們辯論,說孫悟空的事。我天目沒開,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到時間開始煉靜功,我也跟著煉,有一次盤腿疼得我都哭了,也不拿下來一直堅持煉完,有時煉一會功後,我就在母親旁邊睡著了。等人們都收拾走了我也醒了,有時是母親叫醒我的。

在家時,我有時聽師父講法錄音帶或看錄像帶。

記得有一次晚上,我扁桃體發炎化膿了,開始高燒,38℃以上,以前每逢這樣症狀就得住院打點滴,才能退燒。媽媽說:「你小時候體弱多病,經常住院,最後發展到因扁桃體發炎,一個月就住一次院。」媽媽問我:「看不看病?」我說:「是師父給我消業。」媽媽看我這麼堅定就反覆的給我念《轉法輪》中第四講「業力的轉化」。爸爸不修煉擔心,以往是常住院,現在連藥都不吃,不行,就逼我吃家裏常備的退燒藥、消炎藥。我就是不吃,最後爸爸沒招兒就沖了一碗板藍根沖劑逼我喝,為了不讓爸爸生氣,我喝了。我發燒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媽媽叫我一起煉靜功,我雙盤15分鐘出汗了,不煉了,退燒了。爸爸看到我的情況,也就不說甚麼了,以後再有消業也就不逼我吃藥,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99年7月20日以後,白色恐怖充斥了中華大地,雖然環境十分惡劣,但大法弟子們並沒有被恐怖嚇倒,而是遵循師父的教誨,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幾個人自發的成立了學法小組。我時常跟隨母親一起發真象資料,一晚上上千份真象資料發遍了全村,噴真象標語,全村紅紅的。大法弟子紛紛進京證實法。母親也是其中一個,後來母親被抓,關押起來,過年也沒回來。那時我剛上初中,因父親天天上班,中午不回來,所以不能中午回來給我做飯,經商量我們就把奶奶從老家請來照顧我。我也如往常一樣的上學。休息時我也不只一次的想過,以前母親在甚麼都好說,但如今母親不在身邊,就不和以前一樣了嗎?我要與以前一樣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要比以前更好才行。如今母親暫時不在身邊,但是師父在我身邊,法還在。記得以前每次上學出門時,媽媽都是重複那句:「孩子,走路別人碰一下,咱也不吱聲,打一下也別還手……」。我說:「知道了。」我要修自己,不怕。

我在學校與同學擺正關係,以善待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明明白白的在利益上吃虧,不去爭不去鬥。一次運動會上我取得比賽項目的第二名,領獎時,第三名是同班同學,把三等獎放到我手裏,一把把我的二等獎搶走,我一笑了之,也不生氣。但是沒了有像以前學法、煉功的環境了。直到母親回來後一切就又恢復了。

母親曾兩次被抓,兩次我的狀態不一樣,在這期間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不管怎麼樣,那都不承認,一切都由師父安排。

母親回來後,我們天天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互補互修,共同提高。母親跟我講在獄中的同修們堅持學法,爭取煉功環境被打等情況,對我觸動很大,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還和母親利用一切時間背師父的講法和經文,《洪吟》是在母親的幫助下背完的。時常母親做飯,收拾房間時,你一句,我一句,你上句我下句,走路也背。平時走路默念正法口訣。我還替母親上別的地方坐車取資料,再回來給同修送資料。上外面掛條幅,我個子高,往樹上扔、爬到牆上掛。片警經常上門騷擾,我就正念阻止。媽媽第二次被綁架,惡警來抄家,到我房間來要拿東西,我手一拍桌子義正辭嚴的說:「不許動。」惡警就乖乖的出去。

有一次,本地派出所三個警察來我家,謊稱說有人舉報你家有東西(資料)我們來看看。我趕緊回到我的房間發正念,母親在另一屋給警察講真象,一會警察就說「趕緊快走,不然就被赤化了」。

記得母親曾到學校跟我們班主任講真象,送光盤,而老師說:「信仰自由,大法好,但孩子不行,而且孩子……」意思孩子成績不好。

母親就從學習方面用師父的法理啟發我,說:「你學習成績好,就是證實大法。因為你是修煉人,你能去看書學法,從中知道了大法好,而常人不修煉,你對他說大法好,他不看書,只能看你的表現,你做得好,別人才會說你好,才相信大法好。」我和母親通過學法在法上提高,決定上課時就是注意聽講,儘量在課堂上完成作業,回家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那時初三有新的學科,很快就進入狀態,成績很好。老師出於關心,找家長談話:「孩子不走特長,按現在的成績不可能考上高中。」家裏人也沒底兒了,於是找人找老師,在初三下半學期學了半年的特長,時間更緊了。但我仍然每天堅持學法、發正念。隨著時間的推移,層次不斷提高。待人接物也與以前不一樣,在師尊的加持下,期末考試中成績大有提高(後由各種原因,特長不學了)。學校按成績滾動式分班,初四剛開學分班,頭一天我心裏壓力很大,媽媽看出我心裏有事,就與我在法上切磋,我更明白自己是幹甚麼來的,不是為了求名的,於是把心放下靜心學法。

第二天分到一個較好的班。當時進班是以倒數第一名的成績。經過努力在6月衝刺時的摸底考試中進入全班的前十名。在最後的學習中,學校老師要求的比以前嚴格,學校給的壓力很大,自己嚴格要求自己,作業儘量在學校完成,課間自己做練習冊,當同學們都玩時,我還在學,有時同學拉我出去玩時,我只是說:「你去吧。」然後,一笑了之。就這樣走過了離中考的倒計時。在以前教過我的老師不敢相信,我竟然考上了高中,而且還上了省重點。

上高一,面對新環境,我仍一如既往的學法、發正念、講真象。睡覺時間少了,人也瘦了許多。有一次,一位同學罵人,我就給他背師父《做人》經文,告訴他別罵人,咱們不能罵人的道理,同學立即合十謝謝我。

我體悟到,我要完全在法上,在世上表現的是成績非常好,不在法上表現出成績下降。

高一的課程安排很緊,早上6:40就上課,晚8:30放學,坐車到家晚9:30。按以前回家先發正念、學法,然後學習,煉功,一般夜裏11─12點睡覺,這樣月考時由全年組150多名躍到66名,由班級28名到第8名。我悟這都是大法的神奇。但有時心性也把握不好,下課時,同學經常說上網、打遊戲的事,心裏也想聽一聽。還有許多人心,都需要修去。

以上是個人體悟,誠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