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溫江大法學員自述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2日】我是一個51歲的女大法學員。1997年4月16日喜得大法。得法前我患有多種疾病。我從12歲起就經常肚子痛,盲腸經常發炎疼痛。13歲開始得了胃病;長大了又得了慢性胰腺炎、頭痛、高血壓、貧血和子宮脫出等病,我時時刻刻都浸在病痛之中。得法後,經過幾個月的學法煉功,以上的病無影無蹤,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滋味。心中無比的感謝師父、感激大法,深感無以報答。

當1999年7月20日以來,救人出苦海的大法卻受到無端的打壓,心中感到非常難過。我要用我親身的經歷去北京上訪,反映我知道的法輪功真實情況。

2000年正月29日,我起程進京護法。在天安門公安分局內,我胸部重重的挨了惡警幾大拳。我們五人在駐京辦呆了一夜,戴著手銬回到了溫江。惡警的大頭皮鞋對我踢過來,又用電棍電,沒電了就用皮鞭打,木棍打。有的功友全身被打得黑紫。被非法拘留15天後由鎮派出所接過去。鎮警察問還煉不煉,我說這麼好的功法怎麼不煉?送看守所非法關押40天。在看守所裏剝銅絲,剝8斤以下的人就會被獄警唆使的犯人折磨、毒打。如,往一個大姐(劉全英)衣服裏灌水,使她的全身衣服濕透。我們吃的飯中有鼠屎、蟲,吃的菜中有糞渣和沙子,過著牛馬不如的生活。40天後,鎮派出所來人接回,問還煉不煉了?我斬釘截鐵的說「還煉」,雖然放我回家了,但讓兒子死死的看著我,說去甚麼地方都要打報告,我沒理他們,我該做甚麼還做甚麼。

在同年農曆四月初二,我再一次帶著小孫子進京上訪。晚上,與路遇的三個功友,一起到天安門金水橋上,每人舉一幅「真善忍」的條幅。警察跑過來把我們的條幅奪走,又把我們弄到車上坐到天亮。我們背法,他們用汽水瓶子打我們的頭頂。6點鐘把我們拉到天安門17公安分局,7點左右又載到四川駐京辦。問我們還煉不煉,都答還煉,他們惡狠狠的說,看今天怎麼收拾你們!有的功友被雙手反銬著吊在鐵架上很長時間,有的功友被三個惡警打的全身都黑了,折磨幾十分鐘,反手吊在鐵架上很長時間。把我和姓秦的功友銬在一根鐵棍上,又破口大罵,並威脅恐嚇我那個不到3歲的小孫子。有一個功友一直堅持背法,三個惡警把她按在鐵架上,卡住脖子,打耳光,又逼問還煉不煉了?輪到我了,一樣的背法,照樣打耳光,當時把我打昏了,清醒後,我又背法,他們也累了,就不管我們了。

第二天一早我們煉功,惡警對我們一個個的打耳光,蹲馬步,雙手平舉金雞獨立式的單腳站著,站得人渾身汗流浹背,一個個衣服全濕透了(那時也不知道不能配合他們的命令)。這樣折磨我們,還不給飯吃,連小孫子也不給飯吃。孫子餓休克了,只讓喝冷水,最後一天連冷水也不讓喝了。到成都青羊戒毒所非法關押了3天。戒毒所也不准煉功。我們堅持煉功學法,惡警就罰我們在烈日下曝曬,跑步跑不動了,又問我們還煉不煉?齊答:「煉!」又罰跑步……連續跑幾天、強迫勞動,在戒毒所非法關押3天後,溫江公安局讓派出所接回去。我們向他們講真象。因我不放棄「真善忍」的修煉,又把我送溫江拘留所關押。我在非法關押期間一直堅持學法煉功,15天後又送到看守所關押40天。每天剝銅絲7-8斤,很苦的,鎮上惡人罵大法,也讓我罵大法、罵師父,我堅決抵制。剛回家沒幾天,又把我騙到鎮上,送到溫江拘留所,第二天集體絕食抗議,晚上才把我們又送回鎮上,又被非法關押9天,受盡了折磨,如赤腳踩鋁合金、踩三合土,雙手各舉水泥塊,約4公斤重,手臂伸直,如有一點彎就被打;有時讓,兩手各拿一把椅子,外加一匹磚,雙手兩側平舉,等你舉累了再加上一匹磚,如果椅子著地又得殘酷的打你。我們都不寫保證書。他們看折磨起不了轉化的作用,又用軟辦法威脅我們,如果不寫保證書就拆房子,說判勞教、勞改,我們都不聽他們那一套。

過一段時間,我給鎮政府發真象資料去,被惡人舉報,被綁架到溫江拘留所,後判勞教,準備送資中楠木寺。到成都轉運站體檢,說我有貧血病不收,只好送回家。不許我外出,惡人經常到家來騷擾。

2000年底,不法警官和楠木寺獄警騙我到溫江萬春派出所,第二天他們找醫院開後門硬說我沒病,強迫把我送到成都監獄,第三天又送到楠木寺勞教所,在裏面呆半年,他們偽善的欺騙我,不准我和他人說話,上廁所、睡覺都有人監視,不准煉功學法。體罰、跑步、坐軍姿、曝曬、強迫勞動,在他們偽善的欺騙下,我邪悟妥協了,半年就解教了。回家後,我心裏還是裝著大法,邪惡還經常騷擾我。後來經過大法弟子的幫助,我開始清醒過來了,又開始看師父的經文和講法,正在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在努力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一段時間裏,我心中有說不出的悔恨,因我畢竟走了一段彎路。惡人得知我雖然去勞教,但並沒有真正放棄修煉。於2003年4月底,惡警又騙我丈夫讓我到溫江醫院檢查身體,有病就醫,沒醫三天就回來。結果是把我弄到溫江柳林洗腦班非法關押了40天,威脅說:不「轉化」就判勞改,再練連你丈夫、兒子一齊判勞教。我指責他們株連九族。法輪功教我們做好人,修心向善沒有錯,我就是要堅修到底,他們沒辦法了,只有把我送回家了。

2004年5月1日,惡人又利用我的住房問題來威脅我,說再到處走就把房子給拆掉,不讓我做送煤工作了,切斷我的生活來源,這些威脅對一個堅修者是徒勞的,顯得那樣蒼白無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