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同修的「過早離世」看我們自身的不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2日】最近我們地區有一位比較精進的同修過世了,同修初聞此事深感震驚。痛定思痛,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將其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我目睹了D同修越過陽界的一瞬間。那天下午,突然接到同修的電話,說是D同修已說不出話了,你去不去看看?

我立即出發,乘汽車一個多小時到D同修家,他已不認識人了。當時還有另外三位同修,我到後,我們四人簡單交流一下就開始發正念,同時也給D同修放師父講法錄像。這時D同修呼吸很困難了,我們說著安慰D同修的話:「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你要有信心,堅信師父啊!可D同修沒有任何反應。我們本想與D同修對話交流,讓他闖過這一關,可沒能如願,只好又去發正念20分鐘後,過來一看,D同修已停止了呼吸,面容憔悴,全然沒有了往日的紅光滿面和神采奕奕,就這樣遺憾的離去了。

筆者認識D同修是在二年前。那階段我附近洪法資料較少,我想再找個洪法資料途徑,或許是師父的安排,偶然認識了D同修。通過了解,覺得D同修心性、悟性都較高,而且還有洪法資料,為了洪法雖距離較遠,我也寧可往返來取。

D同修是1998年得法,得法前也是一個氣功愛好者,曾練過許多別門氣功,可一遇法輪功,才覺得這才是自己要找的,「沒有認識過程」,「拿過來就修」了。邪惡鎮壓後,真做到了「堅修大法緊隨師」。他去北京證實法打橫幅,提審他的警察都很敬佩,把他給放了,安全返回。貼標語、發資料,給各界人士寫信都安然無恙。可在一次與同修參加法會切磋時被邪惡抓捕,關進看守所20多天後也正念闖出了,後來也遭邪惡多次騷擾,曾多次搬家,在證實法中走得堂堂正正,風風雨雨的走過來了。為建立資料點,為同修送資料,為幫助同修精進,江南江北都留下了他的足跡。

他家裏生活很困難,老弱病殘,就靠他夫妻倆微薄的工資維持生活。可為大法資料的錢款在他手中數字不小的周轉,卻絲毫不含糊。有同修看他家困難隨便給買點東西,多數都被他謝絕。用同修的話說在證實法的路上他做得很偉大。雖然他已是70多歲的人了,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

同修願與其切磋,無論是平時交流,還是在法會上,他都坦誠直言,而且悟性較高。我曾多次與其交流,獲益匪淺。他文化不高,但談起修煉的事,別人覺得他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最可貴的是幫助同修洪法盡力而為。我曾多次去農村洪法所需大量的護身符等資料,多數都是他幫助籌備的,師父的多篇講法資料及照片都是經他幫助我才得到的。這階段洪法真的很順利,而且修煉的悟性也有提高,真是與D同修的幫助分不開的。

總之我從心裏非常感激,也十分敬佩D同修,有甚麼事也願與其切磋,主要原因,我覺得他的言行基本上是站在法上。雖有些執著心,但對大法與師父的堅信,對洪法的貢獻功不可沒。

可是從去年夏天以後,我逐漸覺得與D同修交流時,發現他滔滔不絕,我有些不愛聽,心想這是幫我提高心性吧,也就沒好意思說甚麼。

秋天以後,我附近有資料了,我就不打算捨近求遠了,我通過別人轉告D同修不要他那邊的資料了。這樣聯繫就少了。

去年12月的一次交流中,D突然對我產生很大的意見,不管他說的對與否,我都本著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態度。可他說:「咱們認識二年了,現在緣份也盡了。」我覺得這話說的太過份了,接受不了。(雖然在這之前好友事先給我打了預防針,但我也沒想到這麼嚴重)事後我使勁向內找,確實我做事不細,考慮不周,傷了他的心。最後他也給我提兩條:「一是要站在法上;二是要修口。」可我感覺到他的執著,聽不進勸告。

據說在幾次與同修的切磋中,關於發小本《轉法輪》收不收錢的問題產生了分歧,同修堅持收成本費(後來明慧網有通知),D同修堅持不收,他堅持己見,一氣之下把傳送資料的工作也全辭了。我們勸他不必這樣,未奏效。他主張洪法自己寫信,不傳小冊子,理由是有人不看亂扔。這也明顯體現出只證實自己的東西。當然寫信是必要的,但發小冊子效果同樣是好的,不侷限寫信這一種形式。後來又產生疑心,懷疑別人說他甚麼,同修試圖勸他,他聽不進去。

其實一直有點化,D前一階段曾走路摔倒,接著身體不適越來越重。同修曾為他多次發正念,他又說些不好的話:「快要死了!」

我聽了以後覺得這階段他很危險,真得找個機會跟他交流一下,以前有同修也曾指出過,但都沒能打開心結。

我也想農曆新年以後再去D同修家,剛好接到同修電話,就想利用這個機會推心置腹的交流一下,萬沒想到,就這一瞬間,機會再也沒有了,永遠的遺憾!

有同修說,他是圓滿的,就是以這種形式先走了。

其實圓滿與否是有標準的,只有師父知道誰是圓滿的。他先走了,可能就是舊勢力以此對我們設了一個考驗。我們從師父的法中已知道修煉主要是修心性,哪一顆心不去都是一堵牆,「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真修》)正法還沒有結束,還有那麼多眾生要救度,「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失去一個大法弟子誰高興?這不是舊勢力迫害的嗎?這個同修最後的路沒有走完,也是我們整體的損失。從發現其執著到現在過世已有半年的時間了。沉痛的教訓,「歲月蹉跎一念中」(《洪吟(二)》)熟悉D同修的人都知道他修得不錯,而且帶動了許多人,可是前階段因故顯露出執著心,如果同修能這時多次耐心嚴肅的指出來,D同修本人也能及時認真的向內找(這是很主要的),事事都站在法上看問題,是否不至於誤在同一層次那麼長時間呢?結果也許不是現在的這樣。

當然,我們不是從任何意義上為了舊勢力而做好,而是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做好,堅實的做好三件事,這是師父的要求。

教訓是深刻的,「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你得自己去要求自己。……差一點都不行的。」(《轉法輪》P39─40)我們同修之間一定要互相攙扶著,一旦發現誰有執著,不管能接受與否,都要及時嚴肅的指出來,這是對同修負責。我有執著時,如果自己不悟,誠懇希望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