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給丈夫看《九評》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9日】在九評書來之前,我丈夫基本上還認同大法,但在「是不是在搞政治」這個問題上,時常跟我有爭議,我也跟他去辯論,有時還動了氣,爭的臉紅脖子粗的。

因我丈夫在事業單位工作,是黨員,還幹著一官半職,受了一定的毒害,在對大法的認識上不穩定,一會說好,一會又變了。後來我看見明慧交流資料上有幾篇揭露惡黨邪惡的文章,寫得很有道理,想讓他看看。但我知道這正是他的敏感點,就計劃選一個他比較輕鬆時刻給他看。一天早上,他倚在床頭上看電視,我就過去跟他說:「有一篇好文章讀給你聽聽。不過有言在先,不准發火,不准冒煙,不准爆炸。」他聽後感到蹊蹺,我就開始讀,剛說出題目,他就喘了一口粗氣,隨即點了一支煙,但也不好發作,我讀了一段,他就開始打噴嚏,一連打了二十幾個,自己還有意無意的說了一句:給我淨化身體。我接著讀下去,沒想到讀完後,他倒沒了言語,我隨即又讀了一篇類似的文章。我想可能他背後的那個東西被清理下去了,這邊他就沒有了反感。

過了些日子,來了《九評》,我又想給他看,也是同樣的機會,我先給他講了一段共產黨的邪惡歷史,這次他又表現出煩躁、發火,因為九評比其他文章更能直接有力的觸動他背後的那個邪靈。這次我沉住氣,穩住心,我也不跟你爭、不跟你犟,也不跟你動氣著急,照樣繼續讀下去。他大聲呵斥:「你不要強制別人!」我知道,其實發火的不是他,而是他背後的那個邪靈。我又平靜的說下去,最後他說:「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說你知道的沒有這上面全面,我乾脆找出一篇最能引起他興趣的文章讀起來,他不說話了,一直靜靜的聽著似乎睡著了。晚上他有一個睡前看點東西的習慣,我就利用這個機會,又拿出《九評》來給他讀,他說:不用你讀,我自己看。白天我把書收起來,到了晚上他主動問:「九評呢?」就這樣他把《九評》看完了。這次比以往幾次更徹底的清除了他背後的那個共產邪靈,從此他再也不反反復復的了。

由此我的體會是:給家人看《九評》,不要帶著情,不要帶著爭鬥心或急躁情緒,也不要動搖。對表面的人要和善,對其背後的邪靈,要堅決清除。不要操之過急,上來就讓他退黨,這樣會把他障礙住,先讓他明白真象,結合看其他有關揭露邪黨的文章,再提退黨的事比較好。最好先講共產黨的一段黑暗歷史,再慢慢過渡到《九評》這本書,避免直接拿出九評書,一看題目就障礙住。(一般家人並不是認同共產黨,只是擔心我們做的事會影響他的安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