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人報披露外長唐納向中共屈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6日】(明慧記者謝文惠、周海倫編譯報導)澳大利亞人報記者邁克-斯特科蒂(Mike Steketee)2005年3月12日就外交部長唐納先生簽發證書限制法輪功團體在堪培拉中國大使館前打橫幅發表文章,稱外長此舉為向「中共屈膝」。

文章開始介紹說,外交部長唐納先生在過去的兩年中,每月都要簽發文件,禁止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堪培拉大使館外展示橫幅以及製造「額外」聲響。對此,外交部解釋說,部長先生認為,根據維也納外交公約,固定的橫幅或者標識,包括那些固定在車輛上的,以及擴音聲響,「有損」中國大使館的「尊嚴」。

但文章指出,政府這番舉動的真正原因是中共就寫有「真善忍」和「停止虐殺」字樣的橫幅以及[法輪功學員]所播放的煉功音樂向澳洲政府抱怨。法輪功學員在本週指出,澳大利亞是唯一對法輪功學員作出如此限制的西方民主國家。外交貿易部對此沒有提出異議。

文章說,遺憾的是,中共在竭盡所能的損害法輪功學員的尊嚴。據大赦國際消息,在中國有數萬名法輪功學員被監禁,其中大部份被關押在勞教所,部份被關押在監獄和精神病院。至2002年年底,已有50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文章引用美國國務院的報告說,已有幾百名法輪功學員死於酷刑及虐待。法輪功方面已證實有1423例死亡名單,實際數字可能高達一萬。不管具體數字究竟如何,這是中共自文化大革命以來對其公民的最嚴酷的迫害之一。

許多澳大利亞公民在開車途經中國大使館或者其他城市的中國領事館時,都看到過法輪功學員的行動。他們的行動是不抵抗性請願的縮影。他們通常是在那裏盤腿打坐。

文章讓讀者自尋答案,為甚麼澳大利亞政府與眾不同,僅僅因為中共聲稱受到了冒犯,就認為有必要向一個團體發出限制,而不是要求警察對該團體成員稍加留意,或對具體違法投訴作出反應。

文章進一步披露,本星期政府為了進一步向中共示好,禁止法輪功學員參加在堪培拉舉行與非政府組織就中共人權事宜的會談。這些談話是為每年一度的中澳人權對話作準備。你可能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對話吧?這是因為這些對話是關了門舉行的。連參加預備會談的非政府組織都要同意不向外界透露任何有關會談的消息。

法輪功[學員]為參加會談已做好準備接受這些條件,但本週他們的邀請被取消了。為甚麼呢?因為法輪功學員在會談同時在外交部大樓外舉行請願活動,並在活動中展出有關法輪功的信息以及舉行酷刑展。

文章明確表示,這毫無疑問表明了政府的立場。

懲罰和平請願者是有悖於民主價值的。然而,對澳洲政府而言,這些價值在向中共屈膝面前顯得微不足道。

據外交部發言人說,限制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大使館外舉行活動不應被看成是「政府不關注法輪功學員的權利的跡象」,政府已在去年舉行的人權對話上向中方提出以上關注。

每年一度的中澳人權對話是關起門來討論人權問題的一種手段,以免公開或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批評中共駭人的人權記錄。正如澳大利亞駐中國大使阿蘭-托馬斯(Alan Thomas)在去年所言:「我不會在天安門廣場上拿著麥克風站出來,中共對此是心領的」。

文章引用露巴莎克的話說,澳洲政府強調這種做法是更有效的,但人們看不到甚麼結果。澳洲政府在年度中澳人權對話上提出了一系列單個的法輪功學員案例,包括連續兩年提出一位澳大利亞公民的弟弟因為修煉法輪功在中國被抓。「但他仍然在勞改營被虐待致死。」

文章最後指出,的確,與中國搞好關係是至關重要的,這不僅僅是因為中國大批購買我們的產品。我們也不要假裝我們這麼個小國家哪一天會對中國政府的行為產生甚麼大的影響。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要比其它國家更加卑躬屈膝的乞求中國的青睞。這樣做只會使他們一轉眼就瞧不起我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