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片:重生──吳永清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6日】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18分6秒)下載觀看(4.6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18分6秒)下載觀看(30MB)
直接下載MPG文件(302MB)
分段下載MPG文件(302MB)
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解說詞:

「卓蘭地區就是屬於水果比較盛產的地區,我自幼,打從十五、六歲開始,就一直興趣水果,管理水果、栽培水果,所以在業餘的時間,我就把這些興趣放在園藝方面去,同時這兩方面,比如說園藝和水果是很相近的,它的管理法。」(法輪大法學員 吳永清 先生)

(畫面:重生)
這裏是苗栗縣卓蘭鎮,這棟依山而建的建築,住著吳家三兄弟及其家屬。吳永清,勤勤懇懇的一位果農,從小喜歡園藝,並孜孜矻矻於水果的栽培,期望培育出的水果碩大豐美,庭院中的花草樹木亦為其親手栽植,五顏六色,繽紛燦爛,生於斯、長於斯,歲月流轉了半個世紀,吳永清與世無爭的,日日與大自然為伍,而大自然回饋於他的,是顆顆飽滿的果實。守著這一片土地,守著親愛的家人,生活過得安詳而踏實。然而,人世間總沒有永恆之美,倏忽,風雲突變,平地起波瀾,1994年6月,一場車禍陷吳永清於長達五年的痛苦深淵。

「我開始就是因為車禍,經過兩次手術以後,一直發炎不止,同時右小腿有骨髓炎,好像血管破裂的樣子,一整天都是在流著血,所以一直沒辦法行動,同時我在二十幾歲開始,就曾經有過肝炎,也引發了肝炎惡化,導致肝細胞壞死,同時還有腎臟病,就造成了失眠症,這個失眠症,一直拖了五年多的時間,那是非常嚴重。首先是失眠情況,每天晚上只睡一兩個鐘頭的時間,後來漸漸地變成無眠,那就是越來越惡化的情況下,變成根本沒有辦法睡,那時候我就經常服用安眠藥,一直服用了五年多,服下去並沒有睡覺的感覺,只是稍微有昏迷狀,同時我因為行動上有問題,也許是因為肝臟失去解毒作用,所以引發皮膚病,那種皮膚病是非常嚴重,奇癢穿骨的,經常抓得沒辦法止癢,用毛巾沾上熱開水把它給敷上去,其實這只是用痛來麻醉癢。事實上那一種難受,光只有癢這方面來講,就足以令人有自殺的企圖了。」(法輪大法學員 吳永清 先生)

這期間吳永清求助過七家醫院,但都藥石罔效,長期的無眠症、腹脹、肝氣痛,視力喪失、喉啞無聲,頭部爆裂似的疼痛,奇癢穿骨的皮膚病,雙耳積水嚴重耳鳴,骨髓炎、整排牙齒浮動,種種椎心的折磨,難以盡訴,他分分秒秒的,承受著肉體上巨大的痛楚,沒有人能分擔絲毫。陽光、泥土、花草、果園,已如煙雲飄散,雖然妻兒的關懷未曾稍減,但已覺了無生趣的他,眼下只有白牆、病榻,與無止無盡的傷痛,人生至此絕境,真是無語問蒼天。

「我在極嚴重的情況下,一直自己關在一個房間裏,有一位親友就送給我《轉法輪》,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之後,我心裏一直在懷疑一直在想,師父在第一章就這麼說了,重病者不讓他進班,我覺得這還是令我很失望,因為我就是個一個重病,而且多病,在那一種情況下,我也只好抱著試試看的心理,他要我看三次,我連續看了六次,因為我覺得內容非常豐富,雖然是重病中,但是我一直覺得,這個法的確太難得了,這本書確確實實是無價之寶。」(法輪大法學員 吳永清 先生)

首次得法的機緣,令吳永清死寂的心躍動起來,發生車禍五年來,黑暗的生命終於現出一線曙光,一樣的在病榻上,一樣的盯著白牆,但這堵牆似乎消失了,吳永清的視線,穿越了白牆,穿越了層層屏障,遙遙望向那無垠的蒼穹,修煉「法輪大法」的種子,已然在心底萌芽。

「得法之後呢,從《轉法輪》裏面,了解得非常深刻,就是說人的一生,確實可以改變,那只不過要走上修煉之路,這裏也帶給我相當的信心,同時那時候,我才真正的了解,人類的命運要真正的改變,是可以走修煉這條路,而且所謂的性命雙修,也是確確實實的,當我看《轉法輪》看了三分之二的時候,原本我有便秘三年多,而且是相當嚴重的情況,每次上廁所需要一個多鐘頭,就在那個時候突然我拉肚子了,肚子也不覺得痛,就覺得人很舒服了,只有二十多天的時間吧,我的骨髓炎經常流血非常嚴重的,就完全不再流血了,同時我的皮膚癢,在一星期內就完全好了,再也不用服藥了。」(法輪大法學員 吳永清 先生)

身體病痛的迅速解除,令吳永清對法輪大法的殊勝深具信心,他告訴自己,生命太可貴了,沒有另一個五年可供虛擲消耗了,所以在一開始煉功時,雖然體力尚未恢復,但他依舊咬緊牙關,堅持到底。

「我修煉的過程是非常艱苦的,因為我沒有辦法一口氣做完五套功法,所以我是一套一套的做,做完一套然後坐下來,等有體力了然後再做,就這樣,一直維持著好幾個月的時間,漸漸、漸漸地我能夠做下去了,有時把三套功法聯合在一起做,漸漸地也就……身體也就覺得比較壯起來了,但是唯獨有失眠症這一方面,就一直拖著非常難受,那種痛苦確確實實,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它。」(法輪大法學員 吳永清 先生)

吳永清的心血沒有白費,短短時日,衰敗的身體猶如枯木逢春,生機再現,但比起真正的健康仍是有段距離,如何突破呢?多煉幾遍功法嗎?似乎不是這樣,煉功和體育鍛煉是不一樣的,吳永清思索著答案,有一天,他終於明白,法輪功為何首重心性修煉,原來,「心性」才是長功的關鍵。

「修煉可以改變人生道路,這一方面我雖然是很堅定的,很堅信師父所講的話,但是因為身體狀況太過於嚴重,造成心理上一直非常煩亂,同時又看到師父所講的,光治病就有上千種功能,那時候我一直覺得似乎比登天還難啦,可是就在那時候,突然有一天晚上,夢見師父所講的一句話,他說『心性多高功多高』,我記得我在夢中一直背著這句話,一直背到醒來為止,還有背出聲音來,結果在那一段時間以後,我就一直在想著師父這句話,然後我身體也漸漸、漸漸地就有著改變。」(法輪大法學員 吳永清 先生)

修煉!修煉!修在先,煉在後!李洪志老師在《轉法輪》中也說過:「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磨難。沒有這些磨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磨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就是李老師的這段話,令吳永清深深感動,他決心身體力行,確切實踐。

「在去年(2000年)的8月,那時候我身體還沒有完全健康的那一段時間,曾經有一位鄰里他給我一通電話,說他的土地要割愛,結果我們跟他買賣其中,發生了很多次矛矛盾盾,總共有四次,也就是訂金送過去了,又似乎不賣,我們訂金付了130幾萬的時候,他的意思要毀約,他要以30萬作為賠償金,我的要求只賠償我一萬塊就可以,後來他還是賣給我了,那時我在想,假如我在還沒有煉功之前,那麼至少他給我說要賠償30萬,我相信我會答應的,這是學了大法以後,我覺得似乎必須處處去考慮別人,不應該為了自己,結果就在這段時間,我的身體突然間,由一個隔夜失眠的情形,突然間變成每天晚上都能入眠了,而且睡得非常甜非常香。」(法輪大法學員 吳永清 先生)

2000年10月1日,吳永清走出了自囚四、五年的小房間,走在陽光下,嗅著泥土青草的氣息,時值秋季,棠梨的收成剛過,生命無論遭逢何等劇變,日出日落何曾停駐分秒,常言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而言,以「真、善、忍」淬煉自己的心性,以慈悲的胸懷積極的向世人弘法,生命才有了更神聖的意義。吳永清的妻子龔祺媛女士,因著丈夫的得法修煉,身體逐漸康復,而揮別了不堪回首的棲惶歲月。

「自從他車禍之後,手術兩次嘛身體不好,他脾氣很不好很會發脾氣,三餐我都要弄飯捧到樓上給他吃,他脾氣最不好的時候,那時我都覺得無路可走了,把自己關在房間裏面這樣,差不多四、五年的時間不出來,我那親戚拿《轉法輪》給他的時候,我心裏想說不可能的事情,他絕對不可能醫起來,他心裏已經都絕望了,我想說那死馬當活馬醫。」(法輪大法學員 龔祺媛 女士)

吳太太一開始只是抱著讓丈夫「試試看」之念,並未奢求命運之神的眷顧,畢竟,多年來生活的折磨,早已將「奇蹟」二字,自她內心深處連根拔起。但,令她始料未及的是,「奇蹟」畢竟在她眼前發生了。

「他修了之後他改變很多,他真的改變很多,如果不是這個大法救了他,也是救了我們全家,他煉了之後,他就完全改變成另外一個人了,他不會再罵我,也不再講小孩子怎麼樣,對他很好,對我們全家人都很好。」(法輪大法學員 龔祺媛 女士)

絕處中逢生,龔祺媛似乎也同樣經歷了一場生死搏鬥,丈夫失而復得的健康益顯珍貴,他的改變點點滴滴看在眼裏,修煉的機緣已然悄悄埋下。

「我看他已經身體有改變好了,也可以睡了,我想我也有十幾年腦神經痛,也是一痛的話都不能做甚麼事,看我先生改變那麼多,我也在修煉了,我看《轉法輪》我看的時候肚子有在痛,痛一痛會拉肚子這樣,在一次抱輪的時候,我就一直吐,吐得非常嚴重,吐得很痛苦很痛苦,那次痛過的時候,我的頭就已經好了,不再痛了,我覺得說,《轉法輪》裏面老師有講,心性多高功多高,我在修煉,我看了不是很多次,可是我很認真在看,一次一次我這樣看覺得說,那個是可以改變人的一生這樣,我覺得說是很好的書,我要去修煉這樣。」(法輪大法學員 龔祺媛 女士)

一場重病,牽引了夫妻倆得法的機緣,大法的力量將一迅速下滑的生命,猛然地拉回了頭。吳永清的兒女,雖然不明所以,但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我爸爸生病的那個時間裏面,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相當的自暴自棄,他覺得他自己看醫生也看不好,他就放棄,等於是他放棄他自己這樣子,一直到他後來接觸到法輪功之後,他整個人的變化,其實那個變化非常的迅速,可能只有兩三個月的時間而已,因為我在外面念書、在外面上班,我可能就是兩個禮拜回家一次,可能我回家沒有幾次的時間,他突然就變得很開朗了,就發現我們家荒蕪的院子都好了。」(吳永清之女 吳琇圭 小姐)

「當初我老爸在生病的那段期間,他的性格各方面都滿差的,很暴躁、而且很容易生氣,他自己一個人足不出戶,朋友來他也不見,因為人在重病的時候,我想大概都比較自私一點,只能想自己只能顧到自己,但是修煉之後改變真的很大,讓我們整個家回到之前,我爸在生病之前那種感覺,整個家庭很溫馨、很有生氣,我很感動我爸走出來了。」(吳永清之子 吳明鴻 先生)

老爸走出來了,從死亡走向新生,從黑暗走向光明,曾經荒蕪的庭院如今芳草青青,重生的喜悅感動著家裏每一個人。

「在他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他們就是很正常的那種鄉下人,他們就是關心自己的果園啦,今年的收成的成果怎麼樣?自從他開始接觸「法輪大法」之後,因為「法輪大法」讓他自己本身得到助益,爸爸媽媽身體都變好了這樣子,那他覺得說,他在這個上面得到助益,所以他希望把這麼好的一個東西,這麼好的一個大法,可以傳給其他的人,讓其他的人也可以接受,這麼好的一個「法輪大法」。我覺得「法輪大法」給我們家帶來蠻大的助益的,就是他讓我爸爸的病好了,然後讓我們家重回到以前,那種溫暖開心的那種感覺。」(吳永清之女 吳琇圭 小姐)

這樣的轉變不難理解,吳永清告訴兒女,是《轉法輪》,讓他從心底的牢籠中釋放出來,一切豁然開朗,所有轉變的答案,其實都在《轉法輪》這本書中。

「我爸爸他送我一本《轉法輪》,那本書蠻厚的,可是我還沒有把它看完,但是基本上,我覺得我對它是蠻好奇的,因為其實老實說,我算是蠻鐵齒的人,我不相信一些宗教或甚麼之類的,可是「法輪大法」就是讓我覺得很好奇,我不知道他有甚麼樣的力量,可以讓我爸爸有這麼大的改變,讓他的身體就這樣變好了,讓我們全家的那種氣氛那種感覺,都變好了,所以我覺得好奇的力量應該會讓我想要去了解他,我會花時間好好去認識他。」(吳永清之女 吳琇圭 小姐)

很多人不明瞭,為甚麼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如此卓著?事實上,除了自法輪大法法理解析之外,從現代醫學的角度觀察,也絕對可以由科學理論解釋法輪功神奇的療效:

「在顯微鏡沒有被發明之前,有人說病可能是由一些微觀物質傳染的,像病毒、細菌,但是那時候因為大家看不見,所以認為這個人是有神經病,或者是說的是不現實的話,現在大家都知道,這個疾病是由細菌和病毒引起的,所以我覺得法輪功其實是在闡述這個理,他是說疾病是由一種微觀物質引起的,這種微觀物質它比病毒和細菌所在的空間更微觀,我們現在還探測不到,感覺不到,但是實際上法輪功的修煉者,通過修煉法輪功,他們其實就是說用親身的經歷,證明了這種物質的存在,法輪功的修煉,就是直接把這種物質給去掉,所以他是能真正達到祛病健身的真正目的。」 (美國康涅狄格州 註冊內科醫師 朱彤)

人人都希望有個健康的體魄,但人總是會生病,有人貧病交迫,想上醫院看病卻身無分文,亟待社會善心人士救援,但是許多的病連醫生也束手無策,有錢也是投醫無門。但是「法輪大法」使全世界上億的人,心性提升、身體健康,這是鐵一般的事實。當然,法輪功不是用來治病的,李洪志老師在《轉法輪》書中曾說:「首先得去你身體不好的東西,包括疾病。但是,這裏可不治病,我們是清理身體,名詞也不叫治病,我們就叫清理身體,為真正修煉的人清理身體。」

他不是用來治病,但卻有著比治病更好的效果,通過修煉「法輪功」,能夠將比病毒和細菌所在空間更微觀的物質(業力)去掉,這是從根本上去掉病灶,並時時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心性,人會重「德」,不會將道德視為無足輕重的東西,那麼因人不重「德」而引發的天災人禍,是不是相形就減少了呢?這不是防「疾病災難」於未然嗎?李洪志老師在「精進要旨」這本書中又說:「人的自私、貪婪、愚昧、無知和人善良的本性交織在一起,無知的造就著自己將要承受的一切正在吞噬著社會。世界上各種社會問題百出,危機四伏,人類不知從自己的本性上找原因,看不到道德的敗壞後可怕的人心才是社會問題的毒根,總是愚蠢的從社會的表現上找出路。」

法輪功學員們為了弘法,疾疾奔走於各個國家,各個大小城鎮,不收分文的積極的致力於改善人類身、心、靈的健康,當然,「法輪大法」是修煉,修煉有著更深的內涵,但就人類社會這一層面來講,學了「法輪大法」,知道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知道人應該要重「德」,即使不修煉,也會做一個好人。當此人心敗壞,道德淪喪的現代社會,這樣的「善行」是宏大的、是慈悲的。

「我曾經買了一部書,送給我一位很關心我的朋友,因為他在病中的時候,我送給他時他第一句話問我:是不是要入會員?有甚麼組織嗎?我坦白告訴他這根本沒有這回事,也不入會員,也沒有任何組織,任何拘束都沒有,你要學就學,不學無所謂,是這樣的,但是我們就希望說,大家都能夠得法、能夠受益,也就是因為我們自己的受益相當的大,介紹讓民眾大家來認識,大家都有受益的機會,所以師父說的,法輪功是一片淨土,這是事實。就比方我本身來講,我在重病時人家都在幫我,那麼我好了之後,我當然也喜歡幫人家,也就是像師父在慈悲救渡世人,而我們只是助師世間行。」(法輪大法學員 吳永清 先生)

以吳永清而言,「法輪大法」不僅救了他個人的生命,也挽救了一個家庭的命運,像這樣的例子,在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中,多的是無以計數。像這樣一個不花分文,能提高人們身體素質、提升人類道德文明的修煉法門,竟被中國政府打壓為「×教」,動用了全國的力量,以極其殘酷的手段,凌虐著「真、善、忍」的修煉者,只因為修者日眾。當權者以一己之私,忖度著自己的政治地位受到威脅,瘋狂般的不擇手段欲極力鏟除,殊不知,鐘鼎山林各有天性,不是人人都汲汲於權位啊!修煉者重視的是個人靈性的提升,在社會中做個好人中的好人,但是真摯的告白換來的卻是更粗暴的肉體,及精神的折磨,有人說:叫你們不要煉你們就不要煉,為甚麼要以身試「法」呢?是啊!在家裏多舒服!在勞教所裏承受著極度的肉體痛楚,誰不是血肉之軀呢?他們大可以昧著良心,不出面向政府表白法輪功曾經如何拯救了他們的身心,法輪功是正法,但,人的可貴就在於,人有理性、有節操、有人格,有對真理的堅持。然而,學員們發自肺腑的諍言,被淹沒在鋪天蓋地的邪惡中,在自己的國土裏,沒有絲毫講清真象的空間,真象被掩蓋、被扭曲,百姓被邪惡矇蔽,真理不得昭彰,學員們因此轉而求助於國際社會善心人士,希望獲得正義的聲援,共同譴責暴力。

可惜這樣單純的舉動,又被一些人冠以「搞政治」或「被政治所利用」的罪名,但,這全然不是事實。法輪功學員相信,善,是人的本性,人間仍有公理正義存在,當人們眼見一具具被凌虐致死的軀體時,真能無動於衷嗎?法輪功學員提出誠摯的呼聲:是甚麼樣的力量,能使一億人身體健康、道德提升呢?如果不是親身自法輪功修煉中深深受益,又怎會甘冒喪失生命、工作、學籍、居民住宅的危險,挺身而出說句公道話呢?中國政府一面倒的官方說詞,傳遍世界,誤導世人,但像吳永清這樣,千千萬萬真實的案例,他們的心聲,又有誰聽見?是否請您靜下心來,好好的想一想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