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追求、迷惑找回自我

——我的退黨聲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4日】

1、曾對共產黨的追求

我是「生在舊社會、長在紅旗下」的,學得第一首歌就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第一個所謂遠大的理想就是當一名「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為此,我從少先隊而共青團而共產黨,加入了全套的中共組織。我曾經堅定地認為共產黨是神聖的,甚至連別人隨便說句黨員不好的話,我都會表示反感,因為我一直還認為黨員都是用特殊材料造就的,不會有任何缺點。每當我看到中央有紅頭文件下達:先黨內幹部,再黨員,再到群眾積極分子,最後到群眾時,我就非常羨慕。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我終於也成為了一名「共產主義戰士」,並決心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一生,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黨的需要就是我的意願,黨叫幹啥我就幹啥,黨叫到哪裏去我就去哪裏……」

2、迷惑的開始

大躍進,畝產萬斤糧,沒有達到;大煉鋼鐵,老百姓的鐵鍋、鐵鏟、門鎖都用來煉鋼,群眾們可以不睡覺、不吃飯,沒日沒夜地大幹著,可是怎麼燒出的焦炭像豆腐渣呢,怎麼煉出的鋼也不是好鋼呢?我帶著迷惑回家問父母,回答是:「那是瞎說、胡鬧……你年輕,經歷少,不懂、不知道就是了……」

緊接著就是三年自然災害,那是自然災害嗎?實際上就是覺察失誤造成的。反右傾時,為一句實話就被打成右派,搞得很慘。我不解,難道不是黨叫群眾幫助提意見的嗎?

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我們的祖國又倒退了多少?從開始左中右站隊,到沒有中間路可走;從個人、家庭到集體,人人過關,導致夫妻對立、父子反目、兩派群體鬥爭,有的家庭妻離子散,國家混亂不堪。善良的人們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被抓起來了,大家一時都在喊著「打倒」,可是把人折磨死後又來個平反,這種行為只能讓群眾目瞪口呆、不了了之。多少人沒完沒了地批鬥、打倒,最後只是不該判刑的判刑了,不該打倒的打倒了,死了無數無辜的生命。改造的、調離的就更多。這場災難究竟是誰的錯,到底是怎樣造成的,連個總結教訓都沒有,掀過去就算完了,這就是所謂的「群眾運動」嗎?由少數人就能夠挑起這種群眾鬥群眾的行為,這樣的黨還能依賴嗎?黨章的有關敘述,如:批評與自我批評是黨的法寶,這麼大的黨內怎麼沒有承擔責任的呢?因為他們把這個法寶只用在一般人群中,而對於上層卻從來不用。這不是草菅人命嗎?運動多,人們的經歷也就多了,誰還敢「犯上」呢?中庸吧,消極吧,都成了明哲保身、但求無過的順民。除了做順民,群眾又還能做甚麼呢?

3、找到自己的真心,選對該走的路

1996年,我得到了法輪大法,我的人生從此改變。我從學法中知道了人生的真諦,而且不長時間以後,自己原有的病狀全都消失了,感覺非常舒服,真正的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滋味。我下定決心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決心遵守真善忍,淨化心靈、多做貢獻、少麻煩別人。從大法中我還明白了修心性比甚麼都重要,也比甚麼都實際,只要心性提高上來,自身的一切都會發生變化。在短短的幾年中,法輪大法人傳人、心傳心,僅中國大陸就有一億人在學,並且迅速向世界各地傳播。我們每一個知道大法好的人都會說:這是中國的驕傲,對國家、對社會、對個人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我常常想,到哪裏去尋找這樣的根本大法呢?法輪功在人間的洪傳始於中國,這是全中國人民的福分呀。然而妒嫉心極強的邪黨之首江××,喪心病狂地喊出「共產黨要戰勝法輪功」的口號,一定要將立志做好人的大法弟子置於死地,並傾盡國家的財力、物力、人力,從軍權到政權再到地方,妄圖用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為甚麼會這樣呢?因為黨的一貫作風就是扣帽子,不講實際,造成惡首江××就能代表法律,就能代表權力,他得以集中全國的黨政軍大權於一身,所以他就敢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想怎樣做就怎樣做……甚麼民主、自由、信仰平等,甚麼實事求是、人權、宗教團結,這一切謊言在惡首一人妒嫉心驅使的鎮壓下,更是原形畢露了。這場對中國大地上最善良堅忍人們的鎮壓,讓多少好人心中淌血。

我堅信,真善忍的法輪大法不會被壓下去,因為他是天法,是宇宙大法。鎮壓5年多來,中國的真修弟子一個都沒少,而且在世界6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了煉法輪功的身影。邪終不能勝正,惡首江××已經在全球被公審,陰霾總會驅散,光明終將到來。我,作為一個法輪大法弟子,中國的公民,華夏的子孫,絕不願意再做愚昧的順民,渾渾噩噩的追隨邪黨。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只要老師安排的路,我只信奉真善忍。

參加的運動也多了,實感太累。我已年近70,退休10多年,現在也已經8個月未交黨費,按黨章規定,超過半年不交,我已經算是自動退黨了。我已經鄭重發表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及其一切相關組織。也願同修和世人都能明白真象,看清惡黨本質,選對自己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