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清除迫害同修身體的邪惡因素

——對迫害同修身體邪惡因素的一點新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3日】

一、整體清除迫害同修身體的邪惡因素
 
農曆新年前去看望同修,交談中一位同修談到自己長期受到病業狀態的干擾,一直沒有消除。他談到了一位與我們在教養院一起抵制過邪惡的同修,身體一直是被邪惡迫害狀態,走路都困難,已很長時間。想去看一看這位同修,時間又來不及了,心裏真有說不出來的滋味。所以,我想把我親身經歷的一次,我們整體清除迫害同修身體的邪惡因素的經歷寫出來,或許對同修們是一個借鑑。

2004年秋,我終於破除一些自心的障礙,推開了一位昔日同修的家門(由於開始鎮壓時,我們地區邪惡比較猖狂,同修的家人仍心有餘悸,這位同修得法較晚,在殘酷的迫害中放棄了修煉)。我們經過交流,在師父的慈悲點化下,這位同修很快從新走入修煉,狀態也越來越好。可有一天,我去給她送資料,剛一進屋,這位同修就很沮喪的對我說:「你不要惦記我了,我不行了(指修煉)。」說著就把一張新拍的片子遞給我。我也沒看太清,大概是急需手術的一種病。並且還說他現在正在掛點滴,這種症狀已有幾年,以前未注意,這兩天嚴重了才去檢查。我當時倒是很鎮靜,但比較擔心,怕萬一說重了,她自己的心放不下,不掛點滴、不手術出了事害了她,又有損大法名聲。回來的路上,我心情沉重:一位同修從新走入正法是多麼的不容易,而且還有多少救度眾生的工作需要她去做,得有多少眾生需要她去救度。可剛剛認識上來,又被邪惡殘酷的迫害。這時我認識到我在她家時的思想完全是人的觀念。一個常人遇到類似的事情不就是這種模式的想法嗎?我是大法弟子,應站在正法的角度看問題。

師父講:「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這是針對修煉上一直有漏的學員來的,這不是針對我們整體來的嗎?她手術了,常人會說煉「法輪功」不也得手術嗎?這時我覺得一種強大的正念充實著我,那就是決不允許這種迫害存在,必須銷毀它。我又想起《明慧週刊》上的幾個例子,是大家集體為受迫害同修發正念,儘量讓受迫害同修放下一些執著,正念強起來,但是很費勁,把大家也搞得很疲憊,效果有好有不理想。我覺得那是同修們的階段性認識,不管這位同修自己正念能不能強起來,我們都必須完全有能力銷毀迫害她的邪惡因素。

於是我找到附近的幾位同修談了我的認識,取得共識後,我又來到那位同修家。我告訴她要加強正念,我們是大法弟子,身體的症狀是邪惡的迫害造成的一種假象,不需掛點滴、動手術。但是不管你能不能正念強起來,我們集體的正念是完全能夠銷毀迫害你的邪惡因素,不用擔心。回來後,我們四五個同修每天定點給她發正念,幾天後我去她家情況大變化。她告訴我她吃藥吐,掛點滴藥水不往裏走。她也跟家裏人說:「你看我是煉功人和常人不同,根本不用擔心,不用藥沒有事。」家裏人也就不強為她了,她身體好多了,聽後我真為她高興。

我想這件事也許會對大家是一個啟發。可是幾天後我又去她家,她說:「她家人非得讓她去檢查,一檢查比前些天嚴重了。」我就又和她交流一會,同時指出她又去檢查等一些沒放下的心。同時自己認識到,師父講法時講過:「在這個宇宙當中任何一個生命,無論在哪一個層次上證悟到了他的法、他的法理、證悟到了他的果位,都得經過一個真正的嚴峻的考驗,確立他證悟的東西能不能在這個宇宙中立足,樹立起來他的威德。」(《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雖然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所謂考驗,但是這些舊的因素是不是對我們這次的認識考驗一下。所以我們應該堅信我們的認識,進一步純淨自己,並繼續徹底消除這時邪惡因素,回來後我們繼續發正念。

幾天後再去這位同修家環境徹底改變,她告訴我她現在沒事了。由於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她婆婆、愛人都在看師父講法光碟,並且她愛人還經常向鄰里講真象,介紹大家看真象光碟。通過這段經歷使我們認識到有些對同修身體的迫害,雖鑽的是同修的空子,可是它可能是針對整體的破壞,那麼就需要我們整體提高認識與配合才能儘快除惡。之後又能使我們參與的這個整體通過這件事更加堅定正念,成熟起來,把壞事變為一件整體得到昇華的好事。另一點,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如果我們身邊還有被迫害的學員,我們做沒做到像自己受到迫害一樣嚴肅對待,做沒做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

二、對迫害同修身體邪惡因素的一點新認識
  
最近附近的幾個同修頻繁出現身體病業狀態,我自己十幾天內就出現兩次,雖已被我們整體清除,但嚴重影響了我們做好三件事。並且這種狀態來勢猛,自己發正念效果不明顯,此起彼伏,真有點找不到頭緒。前幾天看《明慧週刊》,突然認識到:是我們這段時間沒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被共產邪靈等尋到了漏洞。

師父幾次講法直指惡黨及其邪惡因素對眾生的毒害,將惡黨衣扒光,那麼不就說明我們的正法進程已到了這一步嗎?當前最為緊迫的是清除一切惡黨的邪惡因素。那麼我們地區多數人「九評」一遍沒看,一般只看了「九評」之五。我們知道年輕人都是在黨文化教育中長大,年紀大的人也是受了半個世紀的黨文化灌輸。我們自身得有多少認識不到的惡黨的東西與因素。那麼我們自己沒有純淨出來,又怎能做好三件事。「一個煉功人具體做甚麼事情的時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轉法輪》)那麼我們只有先認認真真看一看「九評」對惡黨邪靈更清楚更進一步認清,我們自身才能更進一步純淨下來,大法才能消去那些障礙我們的惡黨的因素,使我們更有效的清除共產邪靈和共產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才能使我們面對被惡黨障礙的人們講真象時也能得心應手。

以上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