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清除黨文化在自己思想中的作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1日】師父在《向世間轉輪》中告訴我們:「誰也不能帶著全宇宙最邪惡所授的印記與認同它的心圓滿。同時,大法弟子能認清它、從意識中清除它、不被它再干擾自己的思想,才會正念更強、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這也是修煉中必須走的一步。」

反覆讀師父的這段經文,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師父講了:「你們今天所做的就是給未來開創的,這條路就是這樣走。這是最正的一條路」(《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我們是新宇宙的神,一切不正的,不純的,邪的東西都不配也不能在我們的空間場中呆。如何更好的、徹底的清除自己思想中殘存的黨文化的毒素呢?

反思自己走過的路,發現長期以來,從小到大,黨文化的教育已滲透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不知不覺中,我們習慣於用它們的觀念去考慮問題和解決問題。我想大凡上過學的,從小學、中學、高中以至大學,無一例外的,都被灌輸著「無神論」的思想,而哲學──號稱「無產階級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又是高考必備課程之一,它以一種強制洗腦的手法,植於人的大腦中,以至我在以後的證實法、講真象時也多次引用「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以至我在師父的經文下來後還一度迷惑:「唯物辯證法也屬於黨文化吧?可有些道理好像對啊?」從思想中不能認清它,從意識中不能清除它。通過進一步學法,我漸漸明白了:其實,辯證唯物主義幷不是馬克思創造出來的,他只是在「批判」的繼承了前人的「唯物論」與「辯證法」的一些理論,為己所用,卻摒棄了前人精華的部份──神學,所以有些理論還看似「正確」,而從共產黨的起家與其發展過程,從其反天、反地、反自然的本性上看,其又是何等的「邪」?說句不好聽的話,他只是剽竊了前人的一些學術成果,然後組合成了一套「自圓其說」的妖術而已。反過來,我們真正的用法衡量其所謂「正確」的理論,發現它是何等的「侷限性」!又怎能指導人們的行動?

師父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溶於法中》),我們大法弟子只有用法來不斷的充實自己,才能把一些黨文化中灌輸的方法,概念,徹底的從頭腦中清除掉。師父還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堅不可摧》)。當我們用「法」來指導我們的行動,用「法理」去講清真象時,才更有威力,更有說服力!

個人認識,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望慈悲斧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