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張淑芬一家五年來不斷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1日】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向陽區大法弟子張淑芬,女,61歲。這場已經持續了五年半之久的針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在肉體上,精神上,經濟上,對大法弟子張淑芬和她的家人乃至整個家族都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從1999年7.20以來,她家就從沒有一天安寧過。

一、大法弟子張淑芬所遭受的迫害

2000年5月,張淑芬為了說明法輪功真象,去了北京天安門,被那裏的邪惡警察抓住,被佳木斯向陽分局帶回,非法關進看守所。一進看守所,張淑芬就開始絕食抵制,邪惡之徒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找來一個女記者,問她:「你為甚麼不吃飯?」她說:「我是修真善忍的,是在做好人,我不是犯人,我不能吃犯人的飯。」記者馬上把麥克風關掉了。她絕食九天後才被放回來。

2001年12月17日,張淑芬因家有事,找幾個同修去幫忙,邪惡之徒跟蹤其中一學員到了她家,大家進屋後不久,早已埋伏好的市公安局政保大隊陳萬友及向陽公安分局政保大隊的大隊長崔榮利領著一幫警察,把她家團團圍住,大家抵制著不開門,惡警從二樓破窗而入,進行非法抄家,拿走了師父的法像和《轉法輪》等大法書籍,所有同修被非法拘留,最後張淑芬被非法判勞教三年。

在勞教所,法輪功學員每天吃的是黑麵饅頭,喝的是見不到幾片菜葉的湯,吃著和鹽一樣的鹹菜蘿蔔片,很多老年人都大便乾燥,更為惡劣的是上廁所時間受限制,往往是沒等便完就到時間了。張淑芬染上疥瘡,惡警每天強行將她按倒,往身上噴藥,在這種情況下還被強迫勞役,抵制勞役的學員被關進小屋裏,強迫坐小板凳。惡警於文斌,每天不停的誣陷大法。

2001年的除夕夜,正是萬家燈火闔家團聚的時候,張淑芬家卻是妻離子散,冷冷清清,她和老伴都被關在勞教所裏,家裏只剩下兩個孩子和一個沒有兒女的老姨媽,他們是流著淚度過的除夕夜,別說是吃餃子,就連年夜飯他們都沒有吃。

2001年的一天勞教所的邪惡之徒們把誣陷師父的牌匾掛在監區的走廊裏,張淑芬和幾個年歲大的同修乘警察不在時把牌匾摘了下來並折斷,惡徒得知這情況後,就把她們三個嚴管,其他兩學員被銬上手銬銬在床上。為此她開始絕食,抵制迫害,到第10天,她昏倒在廁所裏,當她醒過來時,滿身是水,不能站立行走,左腳摔得骨折,滿腳黑紫色,骨盆也摔傷了,生活不能自理,而邪惡的劉大隊(女)強行讓她起床。

張淑芬一直堅持絕食,到了15天,也就是2001年國慶節的前一天,因為勞教所「十一」放七天假,惡警怕她在此期間出現生命危險,才不得不通知她的家人將她接回。

2002年的十六大期間,警察到處瘋狂抓捕大法弟子。9月30日,張淑芬剛做好午飯,向陽公安分局政保大隊長孫福利帶著一個警察就闖入她家,以談話為由強行將她綁架,把這個年屆60歲的老人戴上手銬,推上了警車,非法關進看守所。

看守所的環境十分惡劣,牢頭稱霸,非打即罵,每天說著髒話。幾十個人擠在一個十幾平方米的空間中,每天吃著半生不熟的窩頭,喝著漂著幾片菜葉的湯,吃喝拉撒在這個小空間中,室內空氣污濁不堪,很多人都染上了疥瘡和大膿皰瘡,奇癢無比,張淑芬也沒能倖免。

張淑芬又開始絕食抵制迫害,她的心臟隨之出現了嚴重的損害症狀,每天只能是躺著。看守所醫生給她檢查身體時,大聲驚呼:「不得了了,這個老太太血泵要停了!」(那意思是說心臟要停跳了)看守所急速打報告給610,又通知了她的家人和向陽分局。2002年11月2日,張淑芬被送進醫院搶救,那時她被迫害得僅有一口氣。各科主任醫師發現張淑芬所有的內臟器官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膽囊腫大得從體外都能看到,心率每分鐘跳150次,別人後來告訴張淑芬,那時她的眼睛是黃綠色的,臉和身上是紫色的,口唇是青色的,渾身瘦得皮包骨頭還長著大膿瘡,只剩下一口氣證明她還活著。在這種情況下,有個邪惡之徒還要給張淑芬戴上手銬進行搶救,不讓她住進病房,怕邪惡罪行被曝光。它們把醫院的保衛科倒出來一個房間,在那裏對張淑芬進行搶救,而且只能由保衛科人員守護,除張淑芬的家人外,不准別人探視。張淑芬在那裏呆了十四天,而惡警在她家裏沒人的情況下打開她家的門進行非法抄家,因沒有翻出他們要找的東西,才不得不把她放了回來。回家後很長時間張淑芬身上的膿瘡才好,她的頭髮一下子掉了一半,到現在還沒有長出來。

二、張淑芬的家人所遭受的迫害

張淑芬是當地第一個因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開除公職的,也是第一批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後來黃敏被惡人非法追捕,於2002年3月被迫流離失所。黑龍江省公安廳、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陽公安分局惡警為此經常到他們家騷擾,蹲坑、跟蹤、盯梢等邪惡行徑沒有一天停止過,惡人們還經常半夜三更闖入她家。張淑芬和她兒子女兒經常被公安局惡警綁架,受到非法審訊。一晚10點多鐘,惡警把張淑芬及其兒子、女兒分別綁架,直到夜裏十二點才放回來。張淑芬家中目前還經常受到電話騷擾,攪得她一家人不得安寧。

2003年2月18日,張淑芬的老伴黃敏在山東被捕並被非法判刑20年。得知這一消息後,張淑芬馬上去了山東省威海市看守所,要求見黃敏,惡警所長肖金安死活不讓見。後來張淑芬了解到惡人將在威海市環萃法庭非法宣判,就趕到那裏要求面談,兩個不法審判長張曉陽、周大凱採取欺騙手段,滿口謊言,明明是本週五卻告訴她是下週一,而且根本沒有公開審理,只是到看守所宣布一下就完事了。黃敏等大法弟子提出抗訴。張淑芬又一次找張曉陽,其還是說謊和欺騙,並又一次在看守所宣布的。而黃敏隨身攜帶的1500元錢被非法扣留,張淑芬找到威海610、環萃法院討還,惡人拒不退還。

2003年9月5日,張淑芬去看被非法關押在濟南山東省監獄的老伴黃敏,惡警隊長陳岩以她一家人全煉法輪功不讓見,張淑芬正色說:「不行。我人都來了,跨越了五個省,我怎能回去等呢?」等了三天後,她堅決要見老伴,總算見到了老伴。

2004年春節期間,張淑芬和兒子又去濟南探視老伴黃敏,監獄周密策劃,上演一場接見悲劇,當接見還沒有5分鐘時,邪惡的鄭警察突然大叫:「他們不懂規矩!」話音未落,立刻上來4個刑事犯,倒背著把60多歲的黃敏拖了下去,連鞋都被拖掉了。惡警並變本加厲的再也不讓她去探視了。現在張淑芬已有一年沒有見到老伴了。

三、親屬所受到的株連:

在邪惡之徒非法追捕張淑芬老伴黃敏的日子裏,所有親屬都受到株連。張淑芬的弟弟、妹妹、姐姐家都因此相繼受到了騷擾,連兒媳的娘家惡人都沒放過。黃敏老家在河南,為了抓他,他的哥哥家、嬸嬸家都被抄了家,電話全被監聽,這種株連九族的邪惡政策給她的整個家族帶來巨大壓力和精神創傷。

張淑芬的老姨媽王鳳英,無兒無女,也經常受到惡警騷擾。2001年春節前夕,保衛派出所惡警岳亞文帶著一些警察抄了老太太的家,拿走了她所有珍藏的師父法像和大法書,71歲的孤寡老人經受不了這種驚嚇打擊,很快就生活不能自理,於2002年6月含冤去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