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四年非法監禁中,我一次次被惡警用酷刑無休止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1日】我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一直身臥牢籠。從99年7.20災難降臨開始,我被非法關押,直到2003年5月出獄,在近四年監禁迫害中,我一次次被惡警用酷刑無休止的折磨,如同一次次被剝了一層皮一樣的慘痛,身心備受摧殘。

我被劫持到監獄的當天,就被關進黑咕隆咚的小號,為了抵制這種非法迫害,我於第四天開始絕食,七八個惡人按著我,強行塞進嘴裏一塊能大能小的東西,將嘴撬開,拇指粗的膠管直插胃裏,可是怎麼插也插不進去,近4釐米寬的竹板在嘴裏上下亂攪,鮮血一滴滴的從口中流淌著,折騰了老半天,又從嘴裏拔出膠管,插入鼻子灌食。後來我再絕食時,惡人將膠管從嘴裏插進去後,再也不給拔出來,一插就是一天,每天如此,因為絕食造成嚴重腎衰竭,處於昏迷狀態。

2003年5月份我出獄,在家裏僅僅待了9個月,就於2004年2月初的一天晚上被錦州太和區大薛鄉派出所非法抄家,並連夜押往錦州一看,2月末被非法劫持馬三家教養院。馬三家的凶殘是集古今中處流氓手段之大全,集陰險、狡詐、卑鄙、無恥於一身。惡警用微型電棍電、用刷子刷女大法弟子的陰道,我對床的一名女大法弟子,一年半的時間被非法轉了6個教養院,被馬三家教養院兩次扔進男牢房,她是9個遭此劫難中的一個,蒙受著人間的奇恥大辱,9個人,死的死,殘的殘,精神失常的,她也是下肢癱瘓,滴水難進,完全不能自理,震撼人心催人淚下的訴說,即使鐵石心腸的人聽了也會為之動容。

我剛到馬三家時,被弄到在一樓倉庫裏,馬三家的一幫「轉化」打手──大連的呂慧敏用毛巾勒嘴把我綁在床架上,阜新的趙秀娟、錦州的曹紅英用勺子撬嘴往裏塞大蒜,我的下門牙幾乎被撬掉,凌源的於世敏將我左耳打聾。6月初一天早晨,惡警大隊長張秀榮領著幾個隊長闖進屋裏,惡警隊長楊曉峰用不乾膠帶封我的嘴,惡警隊長代玉紅往我嘴上打,惡警隊長向榮將我雙手背扣在床架上,一直這麼站著,只覺得胸口發悶、噁心、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這時已是頭觸地左腿跪地,甦醒時,已一身冷汗,臉如白紙,一直到晚上8點才將手銬打開,一連幾天如此。

隨後我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醫院做所謂的精神病鑑定,我向醫務人員揭露被迫害的真象,人們都很同情。後來惡警楊曉峰對我說上醫院花了200塊錢,變相敲詐。

第二天我被關進小號,小號在4樓,共有9個大約有兩張床那麼大的小屋,其中4個是完全封死的,如同悶罐子,沒有一絲透氣的地方,呼吸非常困難。小號的每個小屋都有一個喇叭,強大的噪音使人的心臟狂跳、氣喘,受到嚴重傷害。我雙手被扣在長凳上,例假血從凳子流到地上,一天一夜無人問津。10幾天後,我又被上老虎凳,20天後的7月6日才被放出來。

9月1日,我被惡警隊長楊曉峰非法關進三樓小庫房裏,雙手分別銬在貨架上,姿勢如同當年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一樣。24小時站著不讓睡覺,直到第9天晚上9點多才放出來。我的腳背腫得起泡。錦州的李俊英對楊曉峰說:「這腿腫的太嚇人了!」

12月1號大隊長張秀榮、隊長張卓慧在辦公室對我劈頭蓋臉的一陣拳打腳踢後,又一次將我關進小號。我出來時四肢關節腫痛,常常半夜疼醒,至今走路仍需人攙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