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中共江氏集團為甚麼迫害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9日】有一次我和一位給我做工作的領導談話,我用事實談法輪功怎麼好,這位領導聽完了,沉默了一會兒說:「唉!好也不能煉,這是中國的國情決定的。」

迫害初期,我和不少的法輪功學員一樣,認為迫害法輪功是因為個別國家領導人對法輪功不了解,我們跟他們講清了法輪功是怎麼回事,迫害就會停止。這也是身在中國卻不了解中國的「國情」,才導致有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因為「法輪功好」,就可以煉,這種簡單的推理,對外國很多領導人都是適用的,但在共產黨中國就不靈了。迫害初期,江澤民指使中國媒體用誣蔑、誹謗的手段向全世界撒了個彌天大謊,使世界上很多國家不了解法輪功真象。隨著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中不斷講清真象,使越來越多的國家了解了法輪功,使世界上越來越多的民族和人民學煉法輪功。現在法輪大法已在世界六十多個國家中洪傳,《轉法輪》一書已被譯成二十多種文字,使越來越多的有緣人學法修煉,法輪大法和李洪志老師獲得世界各國一千多項褒獎。所以說,好就不反對,好就讓煉,這種「因為……所以……」的簡單邏輯在世界各國都是通用的。在任何正常社會裏,不管甚麼黨的領導人,他都必須為自己的國家好、自己的人民好,才能站得住腳。

那麼為甚麼中國就那麼特殊呢?這是怎麼回事呢?這是由共產黨專治統治下的「中國國情」決定的。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共產黨對敢說真話的人,特別是對堅持敢說真話的人向來都是採取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直至迫害虐殺的做法。從下邊這些實例中,我們就可以看出中國對敢說真話的人是怎麼樣對待的,也就是怎麼樣迫害的:

1942年延安整風,2月當時的馬列學院的王實味在寫了一篇《政治家、藝術家》的雜文,又寫了一組總題目為《野百合花》的雜文,批評了一些幹部中存在的不良現象,後來又對本單位領導寫了提出批評的短文。由於他敢提意見、敢說真話,被打成「托派」和「反革命奸細分子」,於1947年3月被殺害。

1953年--1955年,全國開展了猛烈的反胡風反革命集團運動。胡風是一位耿直剛烈的文藝理論家,早在1933年7月,便在上海任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宣傳部長、書記,與魯迅等共同提出了「民族革命戰爭的大眾文學」的口號。因為有自己獨特的文藝理論,常與文藝界領導人發生衝突,在文藝界整風中自然成了批判的靶子。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又寫了《三十萬言書》談了自己的意見,被毛上升為「反黨」「反革命」性質,於1955年5月16日被捕入獄,被判有期徒刑14年,而正式出獄是1979年1月15日。另外,由胡風問題又牽連到2000多人被迫害,其中很多人都是敢講真話、仗義執言的人。

在批判胡風的整風運動中,梁漱溟也遭到了同樣的批判。梁漱溟是位德高望重的學者,有很高的社會威望。1953年9月11日,他應領導之邀,在「共商國是」的會議上發言,本著對國家負責的態度,誠懇、直率的談了自己的意見,招來橫禍,成為「資產階級思想代表人物」,被大規模批判。

1957年的大鳴大放運動中,近六百萬各界知識分子,在上級領導反覆動員、鼓勵的情況下,提出了自己對本單位領導在工作上的意見或建議,結果被打成「猖狂向黨進攻」的右派分子,成為「你死我活的敵我矛盾」。

舉其中一例:雲南省昭通專署機要員李白垓,那一年剛剛16歲。在整風會上,單位領導在會上反覆鼓勵大家提意見:「不要有甚麼顧慮。」李白垓誠實的提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被定為「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成為右派。經過八年的非人折磨後,又被捕入獄,在被迫害中始終不屈服,招來更激烈的前後長達21年迫害。

1959年夏天廬山會議上,經過調查、了解了最底層民眾的疾苦後,彭德懷完全出於對國家、對百姓的一片赤誠而上書直言,立即被打成「反黨集團」、「軍事俱樂部」,與彭德懷同時受批判的還有所謂「軍事俱樂部」成員──張聞天、黃克誠、周小舟等人。在由彭德懷事件引發的全國反右傾運動中,被劃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黨員幹部有365萬人。

1966年文革期間,年僅24歲的遇羅克因不同意當時盛行一時的「唯成份論」,寫了一篇有見解的文章《出身論》而被抓捕入獄。在審訊中,他又敢於堅持自己的看法,被加上「惡毒攻擊偉大領袖毛主席」罪名竟被處決。

容國團是為了祖國的體育事業,毅然放棄原來優厚生活待遇,從香港回到大陸的,他為中國爭得了體育史上的第一個世界冠軍。1968年5月12日,當他被通知要揭發別人的問題時,他只說了一句實話:「他們都是好人,是熱愛毛主席的。」就因為這句實話,被誣陷為「顛覆祖國的特務」被揪出來批鬥,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後投湖自殺。

張志新是一位普通宣傳幹部,她對文化大革命的許多做法不贊成,在共產黨的組織會議上提出一些疑問和看法,結果被批判為「惡毒攻擊」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攻擊江青等,因此被捕入獄。在審訊中,她堅拒說假話、堅持不承認錯誤,被判死刑。1975年4月4日,張志新被割斷喉管後處死。

朱宇中,寧夏中衛縣一中任教,曾是上海著名教師,因為對「有兩個司令部」的提法有看法,認為「康生是中國的貝利亞」,1969年4月19日被捕入獄。因堅持自己看法,拒說假話,1970年2月被處死。

以上只是中國在不同時期對敢說真話的人進行最邪惡迫害的幾個典型例子而已,而實際受迫害的人數無可計數。劉少奇被打倒後,有一口號很說明問題:「劉少奇不投降,就叫你滅亡」,甚麼意思呢?就是說只要你劉少奇承認對你的栽贓陷害是真的,就可能留你一條活路,如果你堅持從事實出發,不說假話,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條。最後劉少奇就真的被迫害致死了。鄧小平就以他的狡詐做了「永不翻案」的保證,過了一關,保住了老命。

修煉「真、善、忍」,就是要堅持說真話,這就犯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國情」的大忌。如此害怕講真話的人,那麼中國的國情實際上是甚麼呢?中國的事情都有它的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實質的,是客觀存在,是不能或不敢讓人知道的,不讓人說的;另一方面是假象,是要大力宣傳的,胡吹胡編出來騙人的,如中國的國家選舉或黨的選舉。本來是幾個人策劃好了的,可偏又來個全國推舉代表,由全國代表大會「隆重選出」,極力宣傳甚麼「人民當家作主」,「投下莊嚴一票」,以此用假的一面掩蓋真的一面。

又如,以前共產黨對老百姓廣泛進行愛國思想教育:我們是國家的主人,過著幸福生活,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過著飢寒交迫的日子,還說那些國家的資本家殘酷剝削工人的剩餘價值。改革開放以後,真實的一面顯露出來了:外國公司廠家蜂擁到中國來投資,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的勞動力太廉價了,就是說同樣一個工種工人,在中國只需要付二千元人民幣足矣,而在美國,就要付給工人三千、四千美元甚至更多。假象不攻自破。如果說西方資本家「剝削工人剩餘價值」,那中國工人的剩餘價值被奪走的就更多了。有人會說,我們是國家的主人,拿走了也是為老百姓謀福利。這是十足的謊言。江澤民買專機、蓋大劇院,經常帶著龐大的親信隊伍到國外搞高級享受,和哪個「主人」商量過?江澤民動用幾千億的國家資金迫害法輪功和你商量過嗎?不要說你那個小老百姓,就是朱鎔基等這樣的中共領導人也沒有過問的餘地。

再說現在中國電視、電台天天叫喊著「以法行政」「建立和諧社會」「維護人權」「現在是中國人權最好時期」等等,這些話其實就是讓你作如下的正確解釋:目前正是在全國各地非法抄家、非法抓人、非法虐殺的情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猖獗的時期,它甚至是每天都在發生著。長期以來,這種當面說的是一套,背後幹的又是一套的流氓無賴做法,這種和國際社會極不協調的特殊國情,就決定了它最怕人講真話的特點。

江澤民流氓集團想模仿毛澤東把法輪功當作劉少奇、彭德懷,當作幾百萬受盡屈辱的右派,照方抓藥,像迫害歷史上其他好人那樣把法輪功學員全部打壓下去,那可是白日做夢了。修煉法輪大法是對真善忍的高尚信仰,人心是暴力永遠也無法改變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