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農曆新年到 千家萬戶難團圓(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7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又逢農曆新年,闔家團聚,盡享天倫之樂的時刻。

自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今年是第六個農曆新年了。這六個新年對於無數法輪功學員的家庭來說,是在淚水中追思被無辜奪走生命的親人的時刻,也是牽掛正在無辜遭受迫害的親人的時刻。過年,對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而言,已經沒有了溫暖、歡樂和團聚的內涵。

恐怖迫害使無數家庭被摧殘得支離破碎,許多家庭因迫害而失去了親人,有的甚至一家失去多位親人,孩子失去了父母、妻子失去了丈夫、老人失去了子女,活著的人承受著生死相隔的巨大痛苦,過著以淚洗面的日子;許多家庭中親人無辜被關押、勞教和判刑,身陷囹圄,遭受著肉體和精神的折磨;有許多家庭中的親人為了抵制非法抓捕、騷擾和迫害,有家不能回;還有許多家庭的親人,因為秉持「真善忍」的信仰,被無理拒之國門之外,無法回國盡一份家庭成員的義務,親人間只能隔洋遙寄對親人的思念……中共和江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破壞了無數家庭的美好和幸福。

讓我們僅以1999年7月以來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在中共和江集團恐怖迫害中的真實經歷,來看一看在中共「歌舞昇平的歡宴」和「人權最好時期」的背後,真實的人民生活狀態究竟是甚麼。

(接前文)

四、謊言欺騙 株連迫害 生命在仇恨的瀰漫中被傷害

在中共暴政統治下,中國人只能觀看中央電視台、新華社的謊言而接觸不到真正的事實。在中共喉舌媒體一次次推出天安門「自焚」之類的偽案和謊言栽贓詆毀法輪功中,仇恨也隨之在中原大地上瀰漫。

這種被煽動的仇恨,給法輪功學員和親人們帶來的傷害是令人難以想像的,它超越了肉體上的承受,造成了精神上的凌辱和摧殘。仇恨驅使在謊言欺騙下的人們,把法輪功學員視為異類,遠離你、孤立你、蔑視你、甚至謾罵、詆毀和仇恨你;單位學校把你無辜開除,恐怖輿論使你無法在社會中正常生存。

* 重慶中學生不堪心靈摧殘 喝下農藥

李清清,女,13歲,江津和平中學學生,家住重慶江津市珞璜鎮周武村9社。清清9歲時就失去了父母:父親於2000年病故。母親曾凡書原是江津雙福鎮響堂中學教師,因為堅持不放棄法輪大法修煉,2001年正月初二,在江津東門洗腦班被迫害致死。

剛失去父親不久的清清又被奪去了母親,孤苦無依的她只好寄住在舅舅家。可憐的清清常常因思念媽媽而哭泣。

李清清一個失去父母、孤苦伶仃的孩子,不僅得不到政府和社會應有的關懷和幫助,由於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誣蔑造謠和恐怖鎮壓,同齡的小朋友們都遠離她,不敢同她玩。

小清清無法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心靈摧殘,喝下了100毫升農藥。當周圍的人知道她喝了農藥時,卻沒有人敢去救她!

悲哉!迫害法輪功的血腥和恐怖也摧殘了普通人的人性,恐懼使人喪失了同情和憐憫之心。幸運的是,小清清喝下的是假農藥,才沒讓死神奪走年幼的生命。

* 七歲女童不敢在人前提起父母姓名

今年7歲的鄭先楚,乳名格格,女,97年1月出生,現讀小學二年級。母親沈劍利是一位數學專業碩士,長春市吉林大學南嶺校區應用數學系的教師,法輪功學員,於2002年4月被迫害致死,年僅34歲。父親鄭煒東也是大法弟子。2002年3月6日,鄭煒東在長春市南關區法院被非法判刑13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四平市石嶺子監獄。

可憐7歲的小格格不敢在人前提起父母的真實姓名,只要一提到警察,她就驚恐萬分。

在中國大陸,由於中共江氏邪惡流氓集團的仇恨宣傳,很多學校的學生和老師還不明白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真象,有些不明真象的學校還有讓孩子們簽名攻擊法輪功的,有的校長和老師找法輪功學員的孩子談話,施加壓力,造成孩子的精神負擔很重,孩子們失去父母本來已經很痛苦了,再加上學校和老師的壓力,同學的不理解,使孩子心理上承受極大,造成有的上課注意力不能集中,成績下降,身體健康也受到影響。

* 株連迫害造成家庭慘悲劇

楊麗榮,女,34歲,河北省保定地區定州市北門街人,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是法輪功的親身收益者。1999年10月依法到北京上訪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被定州市惡警肖福弟抓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兩個月後,非法勒索5000元現金才放人。回來後多次遭到當局騷擾。

由於家中老人經歷過文化大革命,膽小怕事,惡警抓住其弱點進行恐嚇;丈夫是計量局司機,怕丟掉工作,多次打她。楊麗榮和言以對,家庭氣氛平和些。後惡警經常找上門來不斷騷擾,並非法把她抓到洗腦班迫害。因楊麗榮堅持說真話不屈服,被連續三次強行洗腦,家裏受到壓力氣氛更加緊張。

2002年2月8日晚(2001年臘月27日)惡警又到楊麗榮家中搜查大法資料。因沒搜到甚麼,就灰溜溜的走了。她丈夫實在承受不住壓力了,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麗榮喉部,麗榮弱小的身體沒了力氣,就這樣淒慘的丟下了十歲的兒子走了。

隨後她丈夫立即報案,惡警趕來現場,將體溫尚存的麗榮剖屍驗體,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內臟時還冒著熱氣,鮮血嘩嘩的流。定州市公安局一人說:「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來是在解剖活人啊!」

可憐楊麗榮未成年的孩子,何時才能逃離生父殺生母的陰影。

五、遠隔重洋的思念──海外法輪功學員因信仰被剝奪回國探親的權利

幾年來,中共江氏集團不斷的把迫害法輪功罪惡之手伸向海外,遭到國際社會的一片譴責。各國政府機構、非政府組織紛紛通過決議案,支持法輪功,要求中共停止迫害。2003年10月16日在美國國會第108屆大會上提出304號決議案,表達美國國會關於中國在美國和中國對法輪功的壓制所持的意見,認為中國政府應該停止利用外交使節在美國散布歪曲法輪功本質的謊言、 釋放所有在押的包括法輪功修煉者在內的良心犯。

但中共仍然一條道走到黑, 並通過扣押海外法輪功學員的護照、不簽發回國簽證等卑鄙手段,阻止海外法輪功學員回國與親人團聚。

據初步統計,目前至少在加拿大、日本、意大利、瑞士、匈牙利、新加坡、英國、愛爾蘭、荷蘭、法國、丹麥、澳大利亞、西班牙、比利時、美國、德國、新西蘭等17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的護照被沒收、拒絕給予延長或更新以及不給簽發回國探親簽證。

法輪功學員有合法的護照和身份,有回國探親的權利,中共的這種嚴重侵犯人權、毫無人性的做法,不僅使海外法輪功學員多年無法回國與親人相聚,甚至無法回國為父母奔喪。五年多來,每當佳節來臨,他們也只能遠隔重洋,遙寄對國內親人的思念。法輪功學員們不禁質問:難道修煉「真善忍」就不能做中國人?!

* 「媽媽,我們為甚麼不能回中國?」

五月的堪薩斯中文學校,處處洋溢著歡樂的氣氛。小朋友們都在談論著一個令人興奮的消息:在山東省科協的贊助下,中文學校的小學生們將和老師家長一起到中國去辦夏令營。大家都在熱烈地討論著自己的計劃。只有8歲的謙謙和6歲的純子沒有參加討論,黯然的在座位上默不作聲。

原來,當她們告訴媽媽王冬梅這個好消息時,媽媽卻告訴她們,這次她們不能去中國了。「為甚麼我們不能去中國?」 「因為爸爸媽媽修煉法輪功,所以被中領館註銷了護照。」 「為甚麼煉法輪功就沒有護照呢?」

其實不僅是孩子不能理解這個問題,就是大人也不能理解。因為這本身就是一件極沒有道理,不合乎邏輯的事。

家住堪薩斯城的匡紀雲、王冬梅夫婦來美國已有十幾年了。2004年1月,他們的護照快到期了,匡紀雲按照芝加哥中國領事館網頁上的規定,填寫了護照延期的申請表,並寄去了申請費。過了兩個星期,他們沒有收到回件,卻接到了一通中領館撥打到匡紀雲工作單位的電話。在電話中,中領館的人沒有就護照的事給匡紀雲任何說法,卻問了一個毫不相關的問題:「你還煉法輪功嗎」。匡紀雲說「煉啊,對身體有好處,為甚麼不煉?」中領館的人讓他好好考慮考慮,然後就掛掉了電話。

2月10號左右,由於遲遲不見中領館的答覆,王冬梅又打電話去詢問護照延期事宜,被簽證處工作人員告知,護照的事要請示上面,讓王冬梅繼續等待。2月底,芝加哥中領館簽證處來到堪薩斯城為當地華人辦理護照延期。王冬梅便去問詢。工作人員說「你練別的功吧,你只要不煉法輪功,我馬上給你辦護照延期。」

這清楚地透露了一個信息:中領館之所以不給匡紀雲夫婦辦理護照延期,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們修煉法輪功。

* 聖誕前夕護照被德國大使館波恩辦事處無端扣押

在德國留學,現就讀於蒂賓根大學經濟系的戚路怡,1998年在大連工作時,開始修煉法輪功。2004年6月,戚路怡與德國大法弟子約瑟夫-施瓦本結為夫婦,並依據德國法律改成夫姓。之後依據外國人管理處規定去使館把護照上的名字做相應的修改。

在使館辦事處被工作人員叫去談話,詢問在國內是否煉過法輪功,現在是否還在煉,是否參加集體煉功、交流,都有甚麼人參加,以後還煉不煉。然後稱護照的事要和「上面」商量。

這麼一件改名字的小事,應該郵寄都可以解決的。但戚路怡卻再也沒有拿到自己的護照。


戚路怡的護照

戚路怡持的是有效合法的護照,加註夫姓是大使館的義務,使館不僅失職,而且扣押了護照,這完全是違法的,哪怕是一小時、或者一天。這件事引起了眾多知情德國人的強烈不滿,他們說中使館在耍流氓。

* 法輪功學員回國為母親奔喪 新西蘭中領館拒發簽證

新西蘭公民蔡全雲2002年9月3日接到母親在中國過世的消息後,到中國駐奧克蘭總領事館辦理回國簽證,受到中國領事館百般刁難,致使蔡全雲無法回中國參加母親葬禮。

蔡全雲於9月10日到中領館辦理去中國的簽證,中領館工作人員給一收據,讓他於9月17日取護照,收據號碼是454505.誰知取件時,卻遭到工作人員的刁難,一會兒說他資料不齊(實際上審報資料已按要求全部填寫),一會要他註明是否修煉法輪功等字樣。並通知蔡全雲回去等候。

之後中領館採取拖延手法,幾番詢問均叫他等候。蔡並多次用領館給的號碼嘗試撥通電話,但都無人接聽。

這期間,中領館將蔡全雲的申請中填寫的資料通知中國方面,令蔡全雲在中國的親屬受到警方調查。蔡全雲說,「25日晚間,我上海的親人電話告訴我們,上海的警察已經去家裏調查是否修煉法輪功等情況。」

蔡全雲指出,「我媽媽的葬禮安排在10月6日,這些我已在申請上清楚填寫。 直到10月4日, 奧克蘭總領事館仍不給簽證,也不歸還我的護照。現在我無法去送我媽媽最後一程。」

蔡全雲說,他修煉法輪功2年多,十幾年抽煙惡習輕鬆改掉,家庭生活和睦。他對中國領館不顧人的基本權利,故意刁難、阻止他去中國參加母親葬禮以盡人子之義,表示十分不理解。

*  * *  *  *  *

是誰剝奪了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幸福?是誰使成千上萬個法輪功學員家庭家破人亡?這一個個活生生的事實和血淋淋案情,是人類歷史上最黑暗時期的永恆見證。當中國成千上萬的家庭被摧殘得支離破碎、直接遭受迫害的普通百姓數以億計,冤案遍及整個中國的時候,難道這場由中共江澤民集團製造的國家恐怖還不該制止嗎?那些雙手沾滿善良法輪功學員鮮血的劊子手們,不該被送上正義、人心和歷史的法庭受到應有的審判嗎?這樣的歷史靠我們每一個人來共同書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