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的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3日】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院門口牆上寫著「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聞世震題的字)。它從建成起至今,一天也沒有停止過對大法學員法輪功學員進行從肉體上、精神上的喪心病狂的迫害、折磨。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的惡警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羅幹、周永康、遼寧省司法局、省勞教局及惡警所長蘇境的直接指揮下,執法犯法,肆意踐踏憲法、踐踏人權、剝奪人信仰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的權利,剝奪人思想的權利,摧殘人的意志,折磨人的肉體,在這裏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成精神病,被迫害成傷殘甚至奪去生命……這一切都不是邪惡之徒能用電視、報紙編造的謊言和血腥鎮壓能掩蓋得了的。

一、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架構

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是1999年7.20以後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大肆抓捕鎮壓法輪功學員後,建立的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四層樓建築。根據在這裏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照片上的編號,先後已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這裏,遭到殘酷迫害。據說最大年齡是大連遼寧師範學院俄語退休教授,72歲的王春英。60多歲的老年婦女很多,也有少量不滿20歲的青年。最多時(2001年~2002年)共960張床,2張床擠著睡3人,關押1500多人,2002年關押1300多人,現在還有幾百人被關押在這裏。

女二所共4個大隊,18個分隊,監室樓從二層、三層、四層,分別設一大隊、二大隊、直屬隊、三大隊。其中直屬隊直屬所部管,也是最邪惡的殘害大法學員的一個隊,大隊長是陸姓惡警,由王姓分隊長及2個隊長直接管3個監室,共60張床位,轉到這個隊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加重迫害,平日幹的是食堂、綠化、旅店等體力活、室外活。

監室樓每層有16個監室,每個大隊有6個分隊(二大隊五個分隊),其中四個大分隊,每個分隊三個監室;二個小分隊,每分隊二個監室,每個監室有20多平方米面積,上下鋪擺著20張床,除門口靠牆擺上下4張單床外,其餘者兩兩並列擺放,人多時2張床住3個人,這樣每監室20張床住28人。各大隊四防11人與各他隊坐班4人不住在監室,另外住在監室樓最東頭陰面有40~50多平方米的大活動室內。

每個監室向外有兩個窗戶,外面都是黑色的鐵欄杆,每監室對走廊方向開一個門,兩邊各有2個小窗戶。每分隊安排4個坐班的,每班2人,12小時換一次崗,站或坐在走廊,從小窗戶監視室內,不許學員說話、不許站著、不許閉眼睛、不許往窗外看,坐位定位,室內每個人都坐在一個小塑料凳上,小塑料凳要自己出錢買,幹活時,就在床中間過道上,用小塑料凳搭一遛紙殼,兩邊坐著幹活。除每年秋天二次收苞米(一次收青苞米,一次收成熟苞米),春天栽樹外,平日幹的都是室內活,多數是幹用塑料豆、石膏豆染成各種顏色,用紙和鐵絲捻成籐枝等,味道很難聞,有毒,幹的時間越長,過敏中毒的越多,也有剝大蒜、糊包裝兜盒、包裝雪膏棍等活,另外一樓還有一個藥廠,每天幹到晚上9點多收工,有時活多、任務多時,幹到夜間11~12點收活。

要進各個監室,都得先經過一個不鏽鋼管的大鐵門,先進走廊。大鐵門白天由四防把守,每大隊有11人做四防,夜晚大隊長、值班隊長、四防查點完人數後用鎖頭鎖上,半夜隊長進來一次查崗。

監室一樓西邊是幹活的倉庫,裝料和成品,最裏邊幾間是藥廠,生產「鐵骨晶」,以乳酸鈣、奶粉為原料,貼的是瀋陽市惠工廣場227號廠址的標籤,每逢年節「鐵骨晶」就會加緊生產。在藥廠,60多歲的老太太也是一幹一整天,給包裝藥品,回來時累得腰酸背痛,幾乎每個星期都往外拉貨,有時一個汽車再掛一個拖板車,估計一次可裝1000多箱。2003年底,該藥廠悄悄停止生產,但設備仍在。

一樓東邊走廊入口處也是不鏽鋼管的大鐵門,裏面關押的是各大隊被嚴管的大法學員,如2002年8月22日被送大北監獄的李冬青、李黎明、宋彩虹,還有夏寧、潘靜、呂素萱、石金英、王學力等都曾被關在這裏。被嚴管三個月者加期一個月,吃鹹菜、發苦發辣的苞米麵餅子,不讓接見,還有許多加期規定,如寫嚴正聲明、發正念、傳經文、喊「法輪大法好」、煉功,都被加期,加期夠一年者判刑

大北監獄於2003年全部搬到馬三家,那是2002年國債工程,給遼寧省撥款一億元國債,於2003年在馬三家教養院的東北方向建成一座大型監獄。

馬三家女二所這個邪惡勢力黑窩,2002年底以前,給法輪功學員戴的是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的牌,從2003年1月開始改戴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的牌,分四種顏色,紅色為開放式管理,可以被惡警帶出監去玩,與外界參觀者檢查者接見,黃牌、白牌、藍牌家屬接見時有陪同監視,限制接見時間,不讓家屬住宿,一般被迫害嚴重時,已經被打傷了,家屬來了都不讓接見。

二、馬三家對法輪功學員在精神上的殘酷迫害

法輪功學員從省內各個看守所或洗腦班一被劫持到馬三家,就被邪悟者圍上,先偽善的進行欺騙,這是在教室、活動室、食堂等地進行;見法輪功學員不「轉化」,惡警就露出邪惡面目,這是在樓梯、走廊、教研室、曬衣場進行;再進一步的迫害則是在儲藏室(只有門沒有窗戶的三角形房間)、廁所、倉庫及所謂的「心理諮詢室」、「心理康復中心」等完全封閉的邪惡地點進行。

家屬送去的行李用品,不當本人面就被徹底搜查,甚麼東西拿走了也不知道,連被褥都要拆開看看裏面有沒有經文,家屬接見時,帶的物品也進行搜查。平日在監室裏也經常被翻包、搜身,一般都是中午在食堂吃飯後,坐著不讓動,等監室把你東西都搜查一遍後,才讓大家從食堂回監室,在進大鐵門前,幾個警察站一溜,挨個搜查每個人的身,搜完一個讓進大鐵門一個。對到期釋放人員,也進行搜查,不許帶文字、上課筆記、日記、通訊處、電話號碼等回家。

強制洗腦、強制看「焦點訪談」等所有造謠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如天安門自焚、陳福兆殺人,還有蔡朝東、王志剛、陳文斌等文痞、科痞、氣功痞、宗教痞子誣蔑法輪功的錄像、書,學馬列毛著,學佛經道德經,強制打太極拳、做廣播操、老年保健操,不許學法、煉功,不許剛在床上坐著。一次秋收苞米,午休時間一個學員像一般老百姓正常的盤腿坐在苞米桿子上休息,警察看到了,銧銧踢了這個學員好幾腳,直到把她的腿踢散開才停止,同時指著問旁邊包夾的「為甚麼不看著?」在監室內一學員由於過於勞累,坐不住小塑料凳,就盤腿坐在地上幹活,晚上9點收工後,沒讓她睡覺,拉到教室,在小塑料凳上坐了一宿。

對不轉化的大法學員進行24小時包夾,幾個看著一個,走路、上廁所、洗漱、吃飯、幹活都夾(看)著,隊長總是強調包夾要到位,牆上貼著就有包夾要到位的條條,邪悟者隨便打罵侮辱大法學員,每見有喊「法輪大法好」的學員,包夾立刻上去按倒,捂嘴、捏鼻子、掐脖子用盡一切辦法制止。法輪功學員黃振霞65歲了,臉被打得青腫了很長時間,沒人過問,而包夾王桂新脖子上有一紅藍鉛筆劃樣的劃印,(大約1公分長),被警察領著到各監室讓大家看,說法輪功學員王仁秋打人,並給包夾王桂新錄了像,而事實是包夾王桂新等人經常因王仁秋喊「法輪大法好」把她狠命按倒,捂嘴、捏鼻子、掐脖子,惡警冬天把王仁秋弄到室外風口上站著,凍兩天,看著她的人一會兒一換班,穿著羽絨服,戴著帽子,而王仁秋僅穿著毛衣,也沒戴帽子。

惡所長蘇境經常從各地找來做誣蔑法輪功的報告,如反×教協會的王渝生,遼寧中醫學院的孫××,雲南的蔡朝東等,2004年3月5日學雷鋒紀念從撫順找來了崔雅娟,講它是如何在撫順辦洗腦班,殘酷迫害104名經過勞教迫害仍未轉化的大法學員,特別邪惡。據崔雅娟自己說它是一張雷鋒當少先隊輔導員時與少先隊員合影照片上的那個小女孩,它因此撈得政治資本參軍,是瀋陽軍區政工幹部轉業。

三、馬三家對法輪功學員從肉體上的殘酷迫害

一惡警在殘酷迫害大法學員時說:「死兩個沒甚麼,我們有死亡指標。」

一輪一輪的從肉體上加重對大法學員的迫害,特別是每年12月都從省內各迫害法輪功的教養院抽調一批警察(名曰幫教團)進馬三家。遼寧省司法局、勞教局還專門出了兩本小冊子,一本黃皮是誣蔑誹謗法輪功的,各個監室都有許多本,白皮書在警察手中,是專門迫害大法學員的方法,它們一邊學這本白皮書,一邊迫害大法學員。各地進馬三家的幫教團,從人員組成上就各具「特色」:本溪教養院、撫順教養院來的是由警察和穿便裝的邪悟者組成,瀋陽教養院進馬三家的是由警察和一隊穿運動服的20歲左右的勞教犯組成,錦州教養院是六個迫害法輪功的老手,張松濤、楊庭倫、閆國升、張家斌、張春風、王建國組成。每年它們從12月1日住進馬三家女二所綜合樓三樓一個月,把大法學員一個一個地弄進去迫害,強制「轉化」,最後與省司法局、勞教局的領導再大吃大喝一頓,元旦前撤離馬三家。此時馬三家家屬接見住宿全部停止,幹活也停止,日夜對幾百名大法學員進行酷刑折磨,逼迫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還美其名曰:「獻愛心救救姐妹」、「愛心救助活動」,在惡警指揮下,由惡警、邪悟者日夜輪班迫害大法學員。此時的馬三家女二所,除正常睡覺的48個監室外,所有的房間、食堂、綜合樓、儲藏室、倉庫、廁所、藥廠、備用樓梯的每一層,都徹夜亮著燈,迫害大法學員。

迫害方式:

1、罰站:連續不閤眼的站著,在綜合樓幫教團同時逼著看造謠錄像。

2、罰蹲:連續蹲著,12小時允許起來上一次廁所,蹲不住了,倒下了就會挨一頓拳打腳踢,再不起來揪頭髮,揪幾次也得把你硬薅起來。由於長時間蹲著,造成下肢關節紫黑色,皮下出血,讓上廁所時,根本已經起不來了,63歲的楊桂蘭,蹲不住了,倒下了,邪惡就會連喊帶叫讓她起來,她再掙扎著爬起來。她蹲了很長時間,臉很憔悴,後來又被用手銬子扣到床欄杆了很長時間,她的腿瘸了一年多的時間。劉寶秋也被逼蹲了很長時間,腿一直瘸著。

3、綁四肢:逼大法學員雙盤坐著,用繩子將手腳、腿胳膊全綁上,一綁幾天幾夜,有的都痛昏過去了。丹東的潘靜被綁後,又被逼蹲,她雙腿順著繩子勒的印蹲出了一圈一圈的長5~6公分,1~2公分粗的大水泡,最下邊的泡蹲著又被鞋磨破了,血水把褲子、鞋都濕透了,破一個泡,至少得流半小碗水,當時她已經蹲不住了,臉色很難看,不時的倒下了,惡警張環還逼著她蹲著,後潘靜的腿始終是瘸的。2002年底惡警張環迫害潘靜、王文娟,從監室拉出去時,她倆身體非常好,再回監室時二人都臉蠟黃,渾身是傷,慘不忍睹。2003年底,張環又對她倆進行殘酷迫害,潘靜被送到一樓迫害,她的腿已經瘸了二年多了。溫麗傑被連續多次迫害,最長的一次是連續61天坐在小塑料凳上,從2003年正月初九,先被雙盤綁上後,直到痛昏過去,送醫院搶救之後一直讓她坐在小塑料凳上,直到4月。之後溫麗傑的腿也瘸了一年多。在馬三家,每到吃飯時,哪個大隊都有一隊瘸拐著一點點蹭向食堂的人,特別是每年12月過後,人更多,都是被逼蹲、綁造成的,有的關節損傷、關節周圍皮下出血,關節水腫,很長時間腿都是腫的,在癒合過程中,甚至落下殘疾。

4、舉手:手一直在頭頂舉著,不讓放下來,哪個胳膊舉低了,惡警就用木條抽打胳膊,錦州教養院去的幫教團還給頭上戴上安全帽,把雙手用手銬銬在頭頂上。

5、銬:把雙手銬在床欄杆上,暖氣管子上,連續幾天幾夜不讓睡覺。

6、飛機式:把頭壓得很低,雙手後背舉著,說「煉法輪周天的動作」。

7、暴力灌食:對絕食的大法學員實行暴力灌食迫害,有時看從食堂端出很多小塑料盆苞米麵粥,幾個人按著頭、腳、胳膊,插管灌食,據說灌一次要收費30~40元,,撫順的張桂霞、盤錦的呂素萱都被灌食迫害過,張桂霞絕食很長時間,不停止絕食最後給吊起來了,連站著的地方也不給她了。大連大法學員李麗麗絕食,惡警方隊長和宛淑珍逼著她在院子裏跑,讓其他人陪著跑,陪著跑的人換班還累得氣喘吁吁,而李麗麗不喘,越跑越輕,誰也跑不過她。

8、電棍電: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被電棍電過,有的被幾根電棍同時電。

9、鐵刑椅:這可能是大陸上一種統一的刑具,許多看守所、監獄都對大法學員用過此刑,據說用這種刑最多不能超過十天,超過十天人就廢了,大法學員夏寧因受此酷刑,臂部坐出了幾個大窟窿瘡,因潰爛疼痛不能蹲著上廁所,大法學員王學力腳腫得穿不上鞋,在冬天趿拉著鞋不能穿襪子,光著腳一瘸一拐的走路。大法學員宋秀婷、穆××、阜新的大林平,也都被用過此刑。這一切都是在惡所長蘇境直接指揮下幹的,蘇境2003年11月嫌三大隊不轉化的人多,把三大隊大隊長邱萍調離大隊長職務,換上李惡警、項惡警為正副大隊長。直屬隊陸姓大隊長年齡比邱萍還大,因迫害大法學員造業太大,身體非常不好,卻還在其位上迫害大法學員。

10、毒打:直屬隊是打人最狠的一個隊,經常毫無顧忌的打人,打人的聲音走廊很遠都能聽到,猶大王玉維一邊打一邊罵,曾有人看到直屬隊把人打昏迷,聽本溪李延玲講,一個50多歲的送醫院死了,說是腦出血,家屬來後,其弟問:「是打死的吧?」2003年11月初,馬三家比往年早一個月就把生產全停了,在蘇境指揮下,開始了又一輪的強制轉化。所長蘇境、政委王乃民、張副所長、王副所長,它們每人包人到頭迫害大法學員,蘇境、王乃民把她倆包的人弄到直屬隊,先經過直屬隊毒打,被非法關在三大隊的大法學員梁雅茹(56歲)、孫晏(57歲)、黃振霞(65歲)、張素敏、呂素萱(57歲)、張桂榮、王桂春、林平(58歲)等一個個被拉到直屬隊20多天,直屬隊惡警拿著1.5寸粗2尺長的木楞方打她們,都往穿衣服的地方,頭髮厚的地方打,外表看不出傷,身上被打得又青又黑、滿頭打的大包。黃振霞左臉被打得青黑,在直屬隊、二大隊別人都睡了,半夜12點後,讓她們睡在教室講台上或椅子上。早晨又在別人還沒起床時,4點多把她們叫起來,因上廁所時坐班的跟著她們,看到她們身上一塊塊青黑的,都流下了眼淚。聽說一樓被嚴管的一個法輪功學員的乳頭被咬掉一個,惡警還說是自己咬的。馬三家惡警經常誣蔑大法學員自傷自殘。

每年12月都是馬三家進幫教團,以各種酷刑迫害大法學員最厲害的時候。在幫教團,惡警2個小時換班輪流迫害大法學員,日夜以各種酷刑逼迫大法學員寫保證書,這種迫害都是在暗處進行的。警察說:「不轉化,有多少得精神病的。」這是警察說的話。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了,如白坤、齊桂傑、孟凡華、張海燕等,不轉化就讓你睡貯藏室、心理諮詢室水泥地上,經常看到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大小便失禁。許多惡警說:「這裏就是人間地獄」。

四、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雖然在馬三家這個邪惡勢力黑窩,對大法學員進行種種殘酷的精神上、肉體上的迫害,但在早操上在各種會場上,或從一樓嚴管小號內經常傳出「法輪大法好」的呼聲。

2002年8月22日,在馬三家院內露天召開所謂整頓紀律大會,在會場上將李冬青、李黎明、宋彩虹三位長期被關押在小號並始終高喊「法輪大法好」的大法學員非法送往大北監獄,會場上儘管包夾看著,周圍一圈警察,雖然剛喊一句,就會被包夾們以捂嘴、捏鼻子等方式按住並拉出去,但會場上自始至終不斷有大法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喊聲響雲霄,驚天動地。2003年11月馬三家又將王華、張桂霞等三名大法學員非法送往監獄,但這次它們已經不敢再開甚麼大會了。大法學員李靜在馬三家被非法判刑送進大北監獄期滿後,又被送回馬三家,接著服勞改刑。

朝陽53歲的大法學員劉秀芬,三次被判勞教進馬三家,第一次被判一年勞教,因不轉化加期之後放回家呆了一個多月,半夜在家被抓;第二次判二年勞教,在馬三家呆了2年多放回家呆了35天,上北京證實法,又被抓,這次被判三年勞教。雖然這樣,但她從沒「轉化」過,她說「修煉是嚴肅的」她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這幾千名法輪功學員都是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被非法關進馬三家的,然而看看她們都是怎麼擾亂社會治安的呢:花季少女周麗媛,舞蹈跳得非常好,誰都愛看,她被一個藝術學校錄取,她在去取錄取通知書的火車上,看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就被抓被判三年勞教,第二次被關進馬三家。24歲的閆春姣,在北京工作,小兩口剛齊心合力在北京買下商品房裝修好,母親是本溪的大法學員,母親把大法資料傳給了別人,警察發現母親電腦上有明慧文章,把母親電腦沒收了,本溪警察上北京把閆春姣的電腦也沒收了,並將娘倆送到馬三家,母親因身體不合格,馬三家拒收,只收了閆春姣。綏中的50多歲的黃素儉,從大北監獄被釋放不久,在孩子的婚禮上被警察抓進馬三家。

有些人不是法輪功學員,也被抓進馬三家。葫蘆島61歲的張桂華,只因撿張真象傳單看,被警察送進馬三家,讓她轉化時她說:「我想學,還沒找到地方呢。」一位老太太,不學了,她兒子把書交給警察,警察說:「原來你媽還是練法輪功的。」就給抓到馬三家。姜師傅的內弟揀一張法輪功真象傳單看,被警察抓起來,經多方托人才放回家;還有一位兒媳幫婆婆發真象傳單,也被送到馬三家;一位收廢品的老太太,領著一個智力不全的兒子,老太太上樓收廢品,車放在樓下,警察發現車上有法輪功傳單,就將其判勞教送馬三家。

2004年以來,馬三家明顯增多並加重了對學員的加期處罰,特別是一次加期六個月的比以前增多了。但是儘管邪惡以換大門、加期、嚴管、人精神上、肉體上加重摧殘迫害,絲毫動搖不了大法學員的正念,特別是2004年以來寫嚴正聲明的多了,連三大隊三分隊的大室長大連的孫麗娜等一批都寫了嚴正聲明,邪惡之徒又對她們進行了封閉式的迫害,同時二大隊一名學員被迫害成精神病,家屬告到法庭,打人的猶大被加期,隊長被撤職。但是還是有很多主要的迫害大法學員致傷、致殘、致精神病的行惡者逍遙法外。

以上僅僅是馬三家邪惡勢力黑窩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行冰山的一角,在馬三家這種迫害還在繼續,許多人還在被超期關押,一些大法學員也還在被抓、被往裏送,中共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說「有98%法輪功學員被轉化」、「春風化雨」全是假話,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民關注發生在馬三家及整個中國的罪惡迫害,制止這場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的迫害。

馬三家勞教所女二所
總機 024-89210074
所長蘇境
政委王乃民

一大隊
電話 024-89210406
大隊長王曉峰
副大隊長王淑錚
一分隊隊長 薛 鳳
二分隊隊長 石 宇
三分隊隊長 黃海燕
四分隊隊長 崔 紅
五分隊隊長 任紅讚

二大隊
電話 024-89240074
大隊長張秀榮、周謙
一分隊長楊曉峰
二分隊長張卓慧
三分隊長代玉紅
四分隊長馬曉丹
五分隊長王崢麗

三大隊
電話 024-89212252
大隊長李明玉
副大隊長項××
一分隊長趙靜華
二分隊長張磊
三分隊長董××
四分隊長張環
分隊長關麗英
六分隊長裴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