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問候艱難環境下堅持修煉的同修

——同世得法,共濟互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5日】時逢歲末年初,為表面安慰在押人員,獄方通常讓學員給家裏寫信。實際上在他們認為的「敏感」時刻是不讓獄中人打電話或接見的,於此呼籲高牆外有人身自由的同修抓住契機,以親戚、朋友、老鄉、戀人、同學等身份寄語問候,這對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對這個特殊環境,舊勢力黑窩和邪惡之徒有鎮邪、滅亂的法力。應理智、智慧的寫,使用一語雙關的詞,否則他們不會及時轉交本人看的。字不在好壞,但有能量啊!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國外同修的電話不是喚醒了很多迷中人嗎?尤其在邪惡環境中仍然堅持修煉的同修,對他們而言,寄來的不僅是問候,一定環境下,一句溫暖的話,能救一條生命,有起死回生之力,囹圄之中能樂觀、能否定迫害。寄來的誠摯問候既可堅定修煉者的正念,又可喚起周圍生命善良的人性。

我親身經歷的一小段經歷證明了這一點。

記得2002年春,石家莊勞教所百八十號人利用了三個月對我攻堅,24小時不讓睡覺,熬夜上銬。在送省「法制中心」當天,家裏七旬婆婆領著九歲孩子,帶著病重丈夫來看我。婆婆老淚縱橫對隊長說:「我兒媳太好了……,救救我們一家老弱病殘吧!」儘管老人念頭不算純正,但一定意義上制止了邪惡之徒,喚起人們的同情心。

我於入所三天寫了「嚴正聲明」,交給大隊部,清除自身污點。當時他們破口大罵並威脅:「誰敢蹦出來,這是強制機關!」我心態平靜,得大法了,還怕啥呢?之後幾年一直被隔離、關禁閉。同時我利用常人法律針對《勞教決定書》寫了「覆議書」,揭露當地機關刑訊逼供、肉體折磨等非法行為,要求無條件釋放。寄回本地後,當時不明真象的人說我是對著幹。我認為是邪惡怕曝光,制止邪惡可震懾眼前邪惡之徒不法言行而救度他們,這是大善之舉。每當歲末年關,我就從岳飛等歷史名人言論中摘錄一些,寫信給親人,頌古諷今,以示失去自由的苦衷。

七月某天,有位家鄉異縣小伙子(不修煉)特地來石所看我,很使隊長納悶,問他與我甚麼關係,小伙子幽默回答:「同父異母」,留下一字條和100元錢走了。我如實告訴隊長:不是親屬是陌路,是世人明白了大法真象,千古奇冤,好人被關。此善人的行動令隊長震驚、折服了。我馬上按地址寫去感謝信,對他的行為表示讚賞。這使隊長更加信任我的人品。最後他們說:「你坐監獄還有人送錢,比我們還強呢!」「是啊!我只是一時被關,而你們要一世畫地為牢,另一種關法!」我回應說。

之後,某隊長對我說:你可以有自己的信仰,我們不轉化你了。並時常與我探討甚麼是「法正人間」、「圓滿」等。而我更加用法嚴格要求自己。我發正念,背法、煉功,幫助其他人,開闢出了好的環境。派來監控我的常人得法後,幫我傳送經文,證實大法,就這樣度過了一個個難眠之夜。試想在殘酷形勢下,常人都能幫忙,除了緣份,更多是勇敢、正義和良知啊!

的確,也許歷史上我們曾是一家人,兄弟姐妹,導致今日我們以各種因緣同吃同住在骯髒的人間地獄。緣從何時生,都從大法解。幸運同一師父,同世得法,同沐佛光。感恩師尊啊!呵護兒女,清除邪惡。讓我們拿起筆來,正念清除所有阻礙正法進程的邪惡,叫醒身邊人,助師世間行!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