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我的退黨聲明

——坎坷經歷使我看清中共面目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7日】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系統深入地揭露分析批評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使得我認真反思了這幾十年走過的所謂「為人類理想而奮鬥」的道路。雖然從1997年起我已經事實上脫離共黨,但是從未真正從思想深處系統批評清算。今天重新認識,正式聲明退黨,與其決裂。

我生於1937年,從小就在共產黨系統編造的謊言歪理教育下長大。1956年蘇共二十大上,斯大林(史達林)罪惡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共產運動在全世界範圍內備受置疑。我們當時受中共的洗腦宣傳的影響,反而認為中共是全世界共運的中流砥柱,是如何偉光正,誤認為這是追求人類理想的道路,決心貢獻自己的一切,從而加入了共產黨。

緊接著1957年反右鬥爭,全國大規模鎮壓知識份子。在我的周圍,我敬仰的師長、曾經在思想上引導我幫助我,有理想,追求真理的同學全成了右派,而且還要我去批判、打倒他們。這種痛苦的煎熬實在讓人難以忍受。我夜不能寐,苦思苦想不得其解,為甚麼這個被歌頌讚美的「人類理想」「偉大光榮正確」與眼前這殘酷鎮壓、可與斯大林血腥統治相媲美的「反右運動」的現實是如此截然不同。

在高壓恐怖之下,我只能盡力改造自己的思想,服從惡黨的擺布。我深感民族前途堪憂。追求真理、有理想的知識份子只有死路一條。能苟延殘喘倖存下來的是無知受矇蔽的愚昧者,或者是出賣靈魂的扭曲的生命。面對這不合理的現象,我既震驚又無奈,找不到解救的道路,看不到希望之所在,只能在痛苦中苦苦掙扎。

接踵而來的是「解放思想」「大躍進」,全面的瘋狂轉移了剛剛發生的悲劇而帶來的傷痛。我狂熱地投入了「寧可少活二十年,提前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運動,以求得心靈的慰藉。彭德懷因萬言書直言犯上而遭到鎮壓,三年全國餓死幾千萬人的慘痛教訓也沒有使我們清醒。雖然餓著肚子、渾身浮腫、病魔纏身,我們仍日夜奮戰不休,幻想著中國是世界革命的中心,幻想著拯救世界於水深火熱之中。

十年文化大革命,全國武鬥,徹底摧毀了中國傳統文化,和正常的社會結構,造成歷史的大倒退,經濟全面癱瘓。表面上高喊著「四偉大、三熱愛」,心裏明白我們的民族和國家已經走上無可挽回的毀滅之路。全國上下到處災難深重,一片荒漠。二十多年的坎坷經歷使我開始看清共產黨的面目,隨之開始思考生命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四人幫垮台後,我想改革開放雖不能挽救已遭徹底破壞的理想文化和道德,但也總是一個出路吧!總比無止境的混亂和械鬥好吧。我冷寂的內心再次燃起一絲希望,帶著歷盡磨難的傷痛與包袱,強打精神,鼓勵自己忘卻一切傷痛,把自己所剩不多的殘餘生命貢獻出來。

八九的坦克再次無情的壓碎了我的一切夢想。共產黨的邪惡和殘酷暴露無遺。更可悲的是,我們這些年辛辛苦苦努力工作而創造出的一點成就,本意是希望能造福於國家和人民的,卻被惡黨用來鎮壓手無寸鐵的平民。十五年後的今天,當日的慘狀仍歷歷在目、難以忘懷。我們的民族,我們的國家真的無可救要了嗎?

1992年,我有幸有緣得知宇宙更深的道理,才擺脫了歷次磨難造成的傷痛與包袱。決心信奉「真善忍」,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追求生命昇華更完美的境界,使我得到新生。

然而江澤民卻不能容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動用全國機器要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落得今日被全球公審的悲慘下場。而被江澤民視為眼中釘的法輪功卻越打越火,歷經五年鎮壓而不衰。

我相信,我的同輩,跟我同樣懷著把自己貢獻給人類偉大事業的理想的同道者,一定都有與我相似的經歷,走過同樣痛苦的思索,付出同樣沉痛的代價。讓我們一起從「九評共產黨」的研討中找出自己的結論,徹底清算共產黨的邪惡本性。

在此,我鄭重聲明:退出共產黨。

葉浩 於北美

2004年12月16日初稿
2005年2月15日定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