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陸同修交流如何更及時準確的做好明慧信息工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5日】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海內外大法弟子共同的講真象揭露邪惡,在絕大部份地區能跟得上正法要求的地區,邪惡都大大收斂了它們的惡行。但是,在這五年半多的時間裏,很多地區都有學員被迫害致死,至少數百名同修被非法勞教、判刑,更多的人被拘留、洗腦、毒打、被迫流離失所失去工作、眾多的婚姻家庭被破碎、財產被剝奪,許多家屬被株連,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的手段之凶殘、流氓行徑卻還遠沒有充份揭示給世人。

想到以下兩個方面需要改進的,寫出來供大家參考與完善:

一、更廣泛、全面、細緻、及時的提供信息,方便海內外同修講真象

現在很多早就走出來證實法的同修也越來越理智、成熟,對揭露邪惡有了更清醒的認識,很多邪惡的流氓手段、迫害事實,需要通過資料點同修提供給明慧,現在資料點工作量相當大,而且有的消息需很長時間,經過很多人才能轉給明慧曝光,有的消息發出去很及時,有的需要周期更長。還有些在傳轉過程中丟失。

某同修在2004年某月某日被邪惡綁架進洗腦班,明慧十多天之後就報導了這一消息,還算及時。當時610的人接到了很多海外弟子打來的電話,610的人拿給這位同修看從明慧網下載的消息說:「我們可沒對你使用暴力吧?」很顯然,邪惡受到了震懾,開始轉為使用偽善掩蓋罪行,因為那裏以前是暴力和偽善並用的。當事的同修感覺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對明慧及時準確的揭露迫害之舉非常害怕。

事後同修說:我當時想,如果同修把我家的電話,工作單位電話,親戚家的電話也都上去就好了,對全家的同修也是個鼓勵,海外還可通過電話了解詳細情況,給以更準確清楚的揭露,也能更好的有地放矢向同事和親戚講真象,揭露邪惡的迫害。

所以在這裏,我想通過明慧提醒一下,大法弟子一旦被迫害,請大陸同修也同時向明慧提供被迫害人的電話、親屬、知情朋友的電話,便於明慧掌握更詳細、準確的第一手材料和證據,乃至更及時的核實並掌握迫害的動態情況。

二、關心大法弟子家屬,重視為大法弟子的親人們講真象

其實大陸的所有被公開迫害的大法弟子都被610、公安登記在冊,清楚掌握的,邪惡也一直隱瞞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鑑於此,我們應該把所有被勞教、判刑、拘留的大法弟子的地址、電話簡單的被迫害情況,有地放矢,抓住時機,趁熱打鐵的講真象,向同修家屬揭露邪惡,幫助他們樹立信心與正念,抵制迫害。其實,當世人(更重要的是家屬)都對邪惡不聽從,邪惡除了受到抑制外,是沒有更好的辦法向前推進迫害。

從迫害開始時,邪惡的流氓們就靠歷次政治運動中積累的脅迫家屬、打擊親人的兇招來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的家屬在邪惡的壓力和流氓的謊言下,出賣了自己的親人,用離婚方式,劃清界限,有的大法弟子身在牢籠,家裏卻不給送衣物和錢,有很多女同修在冬季都穿著單衣,而且破舊不堪,甚至來例假時都沒有錢買手紙。有的被趕出家門,被迫流離失所,真的起到了釜底抽薪、落井下石的作用。邪惡對於無家無援的大法弟子毒打起來更是肆無忌憚。

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時而說「左」對,時而說「右」對,時時變卦,言而無信,歷次政治運動都有整人、整死人的邪惡記錄,在這種淫威下,大陸人道德和良知已近崩潰,這次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許多人明明知道法輪功教人向善,按「真、善、忍」行事的大法弟子是好人,也在邪惡的淫威下,麻木的順從或躲開,或被迫參與迫害,或在名利和邪念的驅使下,主動推波逐流,參與迫害,尤其是一些家屬,懼怕邪惡,失去了道義和良知,把親人推給了邪惡。形成了大法弟子更險惡的處境。大法弟子應更準確的針對邪惡賴以行惡的環境去講真象,惡人和黑手爛鬼將失去它們賴以行惡的載體。

在這場迫害中,直接被傷害的除大法弟子外,就是他們的家屬、親戚和朋友,許多大法弟子的家屬、朋友也為此承受許多,他們曾目睹或掌握著許多邪惡的犯罪事實,(尤其那些被迫害致死的)現在有許多開始公開反對這場迫害,但還有許多由於邪惡宣傳的負面影響,和××黨邪靈附體對他們的干擾,不能站出來抵制迫害,或還在干擾大法弟子的修煉。(當然這也和大法弟子的自身有關係,這是需要破除的)為了救度他們,給他們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希望海外大法弟子用電話向大陸講真象的同修配合一下,對個別處境不好的大陸同修家屬講真象,對失去親人的家屬更要做一做為好。

從人這方面講,海外的電話是很有說服力的。電話號碼都是公開的,許多人都知道,有能力的人想打誰的就能打到誰的。作為國內大法弟子,海外打來的電話,問怎麼迫害了,有甚麼手段,是完全可以說的,但一定要理智,只講迫害事實,如果誰問自己在哪裏開法會了、哪裏來的資料、錄音行不行、真名實姓的報導說說哪個學員接受了採訪行不行,就不應該回答和答應(這就是平常說的「不該講的不講」),海外同修也不應該問這些,即便國內同修說不怕,這裏還是有海外同修能否和如何為國內同修安全著想的問題。對國外學員來說,應該充份考慮國內學員的安全,不能為了海外工作的方便,把國內同修推到最敏感的第一線。去年有的國內學員就是接受了海外媒體採訪,也不管國內的打進打出的所有國際電話都被監控這個事實,把個人信息說得很詳細,結果馬上被抓走了。海內外學員都應該從這些損失中吸取教訓,更成熟起來。但是,接受海外講真象的電話,就與接受媒體採訪不同了──我接電話,是不認識的人打來的,我喜歡聽,順便也理智的告訴對方一點我想告訴對方的,你是負責監聽、錄音國際電話的,那你也聽聽國外的消息吧,作為國內的聽眾我也可以幫你證實一些。

三、做明慧信息的國內學員,應該清醒的認識到自己作為記者的責任

我們做明慧信息,意義和作用是多方面的,綜合效果很強。主要的,一方面是讓國內學員互通情況,另一方面國內外互通情況;這兩方面都是為了更好的證實法、揭露邪惡、救度世人。再有一方面,就是直接給世人看的,讓他們通過我們寫的文字了解真象;這方面的資料,如果被明慧期刊組、綜合報導組、海外電話組、網絡組、電視組等等採用了,就能加大力度、加大範圍,更好的把真象傳播給世人。

但是,很長時間以來,很多國內學員在提供第一手資料或者寫第一稿報導時,沒有明確意識到自己是在做明慧信息員、明慧記者的工作,很多資料點負責打字和潤色的學員也有這方面認識不足的問題。這就造成提供第一手資料時,採取了對海外的明慧編輯投訴,或者向無條件的理解、支持和了解自己的海外同修傳話,這些不正規的報導特點。這樣的第一手資料,明慧編輯無論如何進行文字潤色,也很難變成生動、準確、翔實的新聞報導,打動讀者的心;而對於一些編輯不太了解的情況,因為國內提供的第一手信息不完整、沒有背景參考信息,或者事實不足,論斷有加,這樣核實和理解起來都會非常困難,有的時候甚至不得不不了了之。

這些問題,提供第一手資料的信息員和記者如果能夠建立起明確的記者意識,就能很大程度的解決。因為當提供第一手資料的學員,能夠用心學一點寫新聞報導的基本要求和常識,把核實消息當作道德本份,當作必需的步驟時,我們的第一手報導自然就會更穩重,不容易摻入不實的細節和主觀猜測(大法弟子記者個人寫出的不確鑿細節,從寫作上看是個人工作作風不嚴謹造成的失誤,但對本來就不太明白法理的學員和被謊言欺騙的常人讀者來說,可能就是「信還是不信」大法和大法真象的一個生死大關;我們無法要求別人看問題都如何理智、全面,但我們可以嚴格要求我們自己做好,在報導工作中盡到救度世人的天職)。

同時,身為明慧信息員和大陸記者的學員,一定要學會把常人讀者放在心裏(註﹕因為明慧同時面對三種讀者),多考慮一下常人讀者對自己報導的事件是否容易理解,是否能夠看懂事件的主幹、來龍去脈。而且,報導寫出來之後,自己應該先讀一讀,有條件的也還可以讓身邊的同修和家人也讀一讀,看自己寫出來的報導是否能夠讓讀者對甚麼時候、在哪裏、如何、圍繞甚麼人物發生了甚麼,有個清晰明確的了解,並產生對受迫害者的同情和共鳴。

說到引起讀者共鳴,想順便提一下幾個技巧或者基本要求:

1)對事件的報導要用事實說話,而且對事實的敘述要平實、客觀、中性、準確(因為如果所報導的事實被說清楚了,事實本身就會讓讀者分出善惡;記者也並不是沒有表達意見的自由,你報導甚麼和不報導甚麼,這本身已經是記者的主觀選擇了)。──要儘量少用和不用體現主觀感情的形容詞,儘量不要摻入記者的主觀猜測和論斷,更不能把記者的主觀猜測當成事實報導(如果需要觀點陳述,可以採訪第三者;如果條件有限,有的細節無法進一步核實,要如實說清,而不能把沒經核實的信息作為確鑿信息寫進報導)。主觀性很強的報導,一方面會讓很多常人認為不專業,另一方面也會讓很多常人覺得是宣傳和灌輸,而不是事實報導,從而不愛聽、不愛看。

2)報導中要有點有面。情況概述可以稱為「面」,能給人一個事件全貌和參考背景;而生動具體的情節則是「點」,能夠拉近讀者和故事主人公的距離。在一篇好的報導中,點和面兩種信息都非常必要。這就好比你看一個電視新聞片,或者電影故事片,如果導演和攝影從影片開頭就只給你看遠景,完全不給你一個能讓你看得真切、詳細的生動特寫,你可能沒有耐心看完就不看了,或者看完了也無法真切滿足了解這件事情的願望,無法留下鮮活的印象;如果導演通篇只給你看特寫和定格,而不給你看任何中景、遠景的鏡頭,那又會是甚麼效果呢?你至少會覺得沒頭沒腦;如果導演一開始就給你很慢很詳細的細節特寫鏡頭,隨著時間緩慢展開,沒有大小的取捨,沒有輕重緩急的次序之分,你會覺得這個片子好看嗎?其實報導的讀者心理效應也是同樣的道理。

3)注意收集讀者反饋,幫助自己在不斷寫作中改進報導質量。

一點個人認識。希望新的一年,我們大陸同修的新聞報導能夠做得更生動、翔實,更上一層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