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的社會還有如此的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3日】我叫謝陽像,是湖南懷化衛校的一名在職教師,今年36歲。2002年元月1日晚7點半左右,我騎摩托車下班,路經汽車站路段時,迎面駛來一輛的士,因強光刺激雙眼,使我看不清前面的方向,當的士過身時,我猛然發現正前方走著一位老人,距離我只有兩三米遠,剎車已來不及了,情急中我只好連人帶車往地上摔,以免直撞老人。但結果不盡人意,我自己摔倒了,車後輪還是將老人撞倒了。

我不顧自己的傷痛,趕快扶起老人,只見老人表情十分痛苦,忙問老人傷到了甚麼地方,老人艱難的說:「左邊身子麻木,提不起勁,難以行走,你把我送回家休息幾天就可以了。」我見老人表情痛苦,表示要送老人到醫院去檢查治療。老人態度十分堅決地說:「出了問題找自己的原因,不找別人,我不去醫院,你放心,我絕不會找你麻煩,你只要把我送回家就可以了。」我心想我不把老人的傷情檢查清楚,是不好向老人家屬交代的。於是又求老人隨我去醫院檢查,並保證接受老人的意見。我叫車將老人送往醫院做了「照片」和「CT」檢查,診斷結果:1、左第七肋骨折;2、左股骨頸骨折。醫囑住院治療。

在陪老人檢查過程中,得知老人已69歲,名叫楊隆欽,退休幹部,修煉法輪功六年有餘,六年多來從未打過針、吃過藥,讓接診醫生大吃一驚。因為人都知道,年老多病,年老人是要經常生病而吃藥打針的。楊老伯六年沒有進過醫院,身體卻異常健康。

我按老人的要求將老人送到了家,並做好了讓老人家屬打罵、賠償老人所有損失的心理準備。誰知到了老人家裏後,他家裏人不但沒有打罵我,也沒有要求我賠錢,還以理相待,真讓我感到驚訝,當今的社會還有如此高境界和善良的好人。

事後楊伯對我說:「你今天撞傷了我,我絲毫不怪你,可能是前世的因緣,今生來了結。」

令我感到蹊蹺的是,我愛人聞訊帶著孩子到醫院去看望時,我四歲的孩子見到我就說:「爸爸,我以為你死了呢,你還沒死。」我愛人告之小女兒早上一起床就說類似的話,使得我愛人一天心神不定。晚上就來了這麼一場禍端。是禍躲不過,卻是福不是禍,撞倒了大法弟子楊伯,是不幸中的萬幸,是法輪大法善解了我的禍緣,有禍無難。

傷勢較重的楊伯堅持不住院治療,讓我十分擔心,每天牽腸掛肚,3、2天去探望,盼著奇蹟發生、讓大法保護楊伯早日康復。過了一週,再去老人家裏探視,見楊伯精神明顯好轉,生活能自理,心裏十分高興。元月十五日,見楊伯已能步行十幾里,到處活動,更讓我欣喜異常。

在幾次看望楊伯的過程中,由於楊伯堅信大法的理念,他及其家人始終不要我的一分錢,使我又是激動,又是愧疚。

年老傷重的老人在短短半個月內就康復了,破除 「傷筋動骨一百天」、創造了康復史上的奇蹟,顯示出法輪功健身的奇特神效,同時也體現了大法修煉者實踐「真、善、忍」所表現出來的美德。

這是我一個普通常人見證的事實,我只有從心底裏發出一句:「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來表達我的感激了。在此敬告世人,此時天象不一般,多聽多看才不冤。對「一言堂」宣傳的心理傾斜本身就是愚昧,參與對善良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無知之中落井下石更是犯罪。

(註﹕楊伯在修煉法輪大法前,二十五年的皮膚瘙癢頑症使他度日如年,椎心難熬的奇癢使他不得不用手把皮膚抓爛,抹上食鹽,用痛來止癢。用他自己的話來說「與之搏鬥了二十五年」,煉功後痊癒。因維護自身的「健康權」,堅持「真、善、忍」的信仰,被開除黨籍,曾被無理關押以阻止其上訪,遭非法強制洗腦,被「連坐」家人、單位領導給其擔保不許向人講真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