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鹿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1日】我1995年夏有幸得法,得法後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思想、道德都得到了昇華。改變了許多不好的習慣。身體的淨化,身心的愉悅,都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覺得這功法太好了。我向家人推薦,後來我的父母、嫂子、弟妹都先後得了法,都有同感。

師父要求煉功人按照「真善忍」做。做事先考慮別人,不做壞事做好事。如果人人都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那社會該多好啊!

可是江氏集團在99年7.20對法輪功進行了殘酷的鎮壓。在四年多的時間裏,他們折磨致死至少一千多人,使無數法輪功修煉者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判刑、勞教、抄家、罰款,有家不能回,無故被抓,被打,有冤不能申辯,不能上訪,可以說凡是修大法的無一倖免,我也是大法一分子,也不例外。

2000年10月1日,本地有大法弟子到北京證實大法,我當時沒有去。涿鹿鎮的書記,城鎮派出所所長等人把我非法從家中劫持到我工作單位。後來又轉到縣公安局,其中惡徒董飛、周孝,還有姓馬的對我進行審訊,逼著我承認進京的人是我組織的(其實不是)。我不承認,他們又把我轉送到我單位看管起來。白天上班,下班後不許回家。長達一個月之久。後因我妻子有病,我向單位請假,才回了家。

在2001年春天,公安局董飛又一次把我從家中劫持到公安局,強迫我承認給別人送材料。在審訊時姓馬的惡徒打了我兩個耳光,於當天下午將我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關了三天,又罰款2000元,家裏人給寫了保證才算罷休。

在2001年9月我到本縣礬山鎮看望煉功人(因礬山關的縣裏的煉功人),被礬山鎮惡徒非法拘留不讓回家,鎮裏一姓田的和我談了話。縣610主任對我進行非法審訊,我沒有配合他,他非常氣憤,到晚上組織一批人對我進行審訊。問誰叫我去的?有甚麼目的?後半夜準備折磨我。我閉目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過了12點,他們沒有辦法先後都走了。到第三天下午5點多縣公安局把我押到了拘留所,關了16天我才回了家。我到單位找領導要求上班。單位領導要我把610罰單位的3500元先交了再考慮上班,我被迫把錢交了,單位又讓我寫保證,我始終不寫,後家人按了手印我才上班。

2003年非典期間,一天下午3點多,惡徒董飛又帶人到我和父親家進行非法搜查,抄走了家中所有的大法書和資料。將我和父親押到公安局,將我和父親分開審訊。我們沒有屈從邪惡,審訊沒有結果。他們又開車到大隊,恐嚇、威逼大隊領導交款,每人3000元。後來家人交了罰款共6000元,半夜一點多,我和父親才被放回家。

2003年10月30日,縣610李志民帶人到單位又讓我寫四書,談認識,我沒有屈從他們,下午5點多他們就走了。到11月20日他們再次找我,強迫寫「四書」,談認識,如不從,就派人到家裏抄家,刨房,開除公職,然後送市洗腦班。

在四年多的迫害中,我和父親被非法罰款近二萬元,生活幾乎走投無路,給家人帶來精神上的損失更是難以形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