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延吉市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血腥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日】我是一名遭江氏流氓政治集團嚴重迫害,生命處於垂危的吉林省延吉市大法弟子。

只因為我要做個好人,不願意放棄對「真、善、忍」的修煉,被強行開除了公職,多次遭到非法綁架、勒索。它們強行掠奪過我兩萬多元的錢財。我四次被惡警、惡人打昏死過去,並被以莫須有的罪名秘密判有期徒刑8年。在牢獄慘無人道的摧殘下,我得了肝硬化至晚期腹水,生命垂危,這才把我放回家。

從監獄出來,我早已完全喪失了勞動能力,沒有一分錢的生活來源,吃飯成了生存的第一大問題。但延吉市惡警們依然不放過我,經常到我家騷擾,對我的住所進行非法搜查,搶走了我的錄音機、錄音帶,還有幾本大法書籍,就連朋友送我的精美的蒙古工藝刀也被惡警盜走。這就是江澤民在基層的三個代表?江氏集團自吹它統治中國的十三年是人權最好的時期,其實是最黑暗、最流氓的十三年。

在這個又髒、又亂,對好人充滿殺機的混濁社會裏,我被江氏流氓集團迫害的一無所有了,唯一僅存的肉身還被折磨成了肝硬化晚期腹水,已經把我逼上了人生的絕路。今天我要吶喊、要呼籲、要控告,要向善良的人們講清我所受到的迫害真象。也許,明天我就要被惡警秘密綁架,秘密殺害,在這裏我要告訴善良的人們,無論我甚麼時候突然失蹤或死亡,那一定是延邊州的惡警所為。

2001年1月9日中午,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的肖彬、金永一、崔××,開著一輛黑車到我的辦公室,二話不說當場把我綁架到延吉市公安局八樓政保科的一個小屋裏。政保科的金××和黃××兩個惡警已在那裏等候,並等候多時。金××變了腔的叫喊著向我施暴;黃××用很髒的話辱罵我很長時間。其實它們是最無能的,對社會上的地痞流氓、真正的刑事犯懼怕得要命,也只能對我們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真善忍為準則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

我被非法關押了近三個月後,判了一年勞教。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年老的母親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天天抹淚度日病倒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我的親人們也非常擔心我的安危,天天找有關部門人員反映情況,但沒有任何結果。最後家人被延邊州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州市公安局政保、法治科及其它部門敲詐勒索了兩萬多元後才達成交易,以暫不投所為條件放我回家了。回家後家人才告訴我這些,這筆債我到現在還沒還清。

2001年9月2日,我在吉林省龍井市八道鎮講真象時被舉報,被惡警綁架到龍井市八道鎮派出所,我看表那時是晚上6點。惡警在我身上搶走了400多元錢、一塊手錶,只除了我穿著的衣服外,所有的隨身物品全部被搶光。我與惡警抗爭,反而遭到了這幫惡狼式的警察(大約有五、六個人)用各種刑具毒打。它們拿來濕拖布,用拖布把狠狠地打,五六個人輪流上來打,一個人拿拖布把打,其餘的人拳打腳踢,拳腳就像雨點般落在我的身上,我在劇痛中咬著牙關忍著,我感覺我的五臟六腑全都爆炸似的,腰部被折斷的痛苦使我無法忍受,在劇痛中只堅定一念,就是『我絕不會被你們這些小丑們打死』。不知毒打了多長時間,全身劇痛根本無法動彈。而後我被打得只有一絲恍惚的意識,我掙扎著,強力的睜開雙眼,這時一個惡警又一次用拖布把狠狠地猛擊我的頭部,這樣我當場就昏死過去,人事不省。等我慢慢甦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了,我發現天開始要亮,我就問身後的惡警,它說四點多了,那時我才發現我躺在警車上。惡警要把我押送到龍井市公安局。我的雙手被手銬扣著,頭上、臉上一直流著血,衣服被粘稠的血泡濕了,臉腫得很高,呈紫黑色,傷口向外翻著,口裏不斷的流著血。

到龍井市公安局時快五點了,我被關到龍井市公安局院裏的警備室裏,延邊州公安局610頭目吳景林帶著幾個惡警來了,惡毒的眼光橫掃了一下我被摧殘的慘狀,問我:「老實交待不?」我保持沉默。於是我被轉到龍井市看守所裏,開始遭到了更慘無人道的刑訊逼供。

吳景林帶來州公安局的幾個惡警到龍井市看守所對我進行新一輪迫害,其中有陳×龍、孟××(個子不高,肥胖),其他的幾個就記不清了。吳景林一進來了就對我自報家門說:「我是州610主任,專打法輪功的。」我當時渾身疼痛得難以忍受,從嘴裏一直向外噴著血,我本能的告訴吳景林我在八道被搶、被打昏死的過程,他卻向我擺擺手說:「活該,搶你們的東西不犯事,打死你也不犯事,算自殺,總書記有密令,上哪告也白搭。」接著它讓我交待犯罪事實,我說甚麼罪都沒犯。

在吳景林的一聲號令下五個惡警進來了,有州公安局的陳×龍、孟××和龍井市公安局政保科的人,還有龍井市看守所的人。進來後一把使勁拽起無法支撐身體的我,把我的雙臂使勁拽向身後,於身板成90度角的狀態下,用繩子吊起來。9月2日,我在八道鎮被打得已經到了極限,身體特別虛弱,加上全身的傷,這一吊起,觸動了我全身的傷,瞬間全身的劇痛「唰」傳導到頭部,我疼得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我的精神幾乎到了崩潰的地步。我呻吟著,吳景林看到我痛苦的模樣,又羞辱我,讓我跪在它的面前認罪。我不服從,他就指使惡警毒打,陳×龍、孟××拿起地上的凳子腿開始毒打,不顧一切地拼命地打我的頭部、胸部、背部、腰部,像瘋狗般打我,我全身的傷口全部破裂,鮮血不斷地從傷口流出來,當凳子腿的四面成角的地方打到我的骨骼部位時,那時的疼痛幾乎讓我致命,就像電影裏的日本鬼子摧殘中國人一樣,有過之而無不及。前一天我被打昏死一次了,身體的各個部位已經承受到了極限,不到十分鐘,我就被五個惡警打得失去了知覺,甦醒後我的雙臂、雙腿和渾身的各個關節都不敢動了,我倒在龍井市看守所陰森森的黑屋裏很長時間。

之後就是連續四天四夜的殘酷迫害:我坐過老虎凳,開過飛機,被電棍電,虛弱的身體一次次毒打,一次次昏死過去,這時惡警就用冷水潑醒我,繼續刑訊逼供。十幾個惡警兩、三個人一組,好幾個小組輪班按時對我上刑,等惡警打累了,就出去喝啤酒、休息,由另一個養足了精力的小組接著上來對我刑訊逼供。惡警不分甚麼刑具,看見甚麼就拿甚麼打,加上拳打腳踢,期間不讓我睡覺、吃飯、喝水、上廁所、休息,就是毒打,就這樣繼續了四天四夜。我在無法形容的野蠻摧殘下實在挺不住,在極度的煎熬和酷刑折磨下違心的「交待」了我所幹的一切,這對我來說是永遠的恥辱。龍井市看守所裏關押的犯人後來對我說,聽到我被刑訊逼供時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簡直是毛骨悚然。

當惡警達到了所要達到的目的後,就停止了對我的刑訊逼供,我被投到了龍井市看守所。當我離開刑訊逼供的場地時,我的血染紅了一大片水泥地,血飛濺在地上、牆上很大面積,我全身的傷被粘稠的紫紅色血染透的衣服粘貼、凝固成一體。我的衣服全被血染成了紅色,不斷地散發著血腥味,我沒有換洗的衣服,我不想影響旁邊的犯人,於是忍受著劇痛爬著去洗衣服,整整三大盆水變成了濃稠的血水,而且洗衣服時的血腥味充滿了整個監室,投了很長時間才洗淨。在龍井市看守所關押近半個月後我被轉到延吉市看守所。

被非法綁架關押八個多月後,2002年5月13日,延吉市法院的囚車把我從看守所提出來,說是開庭。那天的審判我敢說是這個地球上絕無僅有一次笑話,名曰開庭,其實也只有幾個公檢法的人,按它們的話都是自己人,合起來也不足15人。審判長是李哲,審判員是費雲龍、李青石,書記員許佳晶,公訴人劉吉昌。秘密審判很簡單,也很快。開頭說的是我幾乎沒聽進去,反正都是莫須有的,最後李哲問我,你認罪嗎?我回答:我沒罪。又問:還煉不煉法輪功?回答:煉。結果我被判了八年。李哲從那個挺高的座位上親自下來虛偽地說:「只要你認罪,說句不煉,就可當庭放人的。」我苦澀地笑了,我真是替這個國家的司法感到悲哀。這叫甚麼法庭?甚麼法律?假如一個真正犯罪的人他在法庭上向法官痛哭流涕認罪了,保證不再犯罪,法庭就可判他在法律的嚴懲之外?

我被關押到吉林監獄後,漫長而有序的非人折磨開始了。一個叫孟海軍的管教,極其邪惡的指使一群刑事犯對我進行長期的迫害。我二十四個小時處於這些罪犯的監控之中,還經常遭受它們的打罵和肉體摧殘。直接迫害我的犯人有王洪敏(延吉人)、郭洪剛(吉林市人)。我每天都被它們毒打。一次我去廁所沒跟它們打招呼,王洪敏、王龍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凶器死命的擊打我的頭部、腰部和兩脅,我的左臉的一塊骨頭被王洪敏打折了,腰部造成嚴重傷害,至今還疼痛難忍,後來腰部竟爛了一個大坑,至今還沒好。王洪敏等人不知打了我多長時間,我又一次昏死過去。過後我向孟海軍管教說過此事,它只是對我沒表情的笑一笑,第二天我又遭到了莫名其妙的毒打,這實實在在的是「警匪一家」。

在牢獄的長期關押中,我失去了一切自由,長期處於吃不飽的狀態,每天只能喝上極少的水,吃的食物中沒有一點營養。到2003年4月,我被折磨得脫像了,原來體重80公斤、身體強健的我,被折磨成一個體重不足40公斤的虛弱的「小老頭」;肚子像懷了四胞胎的婦女一樣,生命垂危。經兩家醫院診斷為肝硬化晚期腹水,活不過三個月。只有到這時,江氏集團的流氓們怕擔責任,才把我放回家了。

我被迫害得一無所有,失去了勞動能力,但延吉市惡人、惡警依然不放過我。他們繼續著對我的迫害。延吉市公安局的國保大隊和派出所的人經常到我家騷擾、非法抄家、威脅、監視。

我用我的親身經歷向善良的人們講述了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迫害,剝開它們的人權最好時期的畫皮,讓您真正了解真象。不要再相信江氏集團的造假宣傳,中國人在謊話中渾渾噩噩的生活了幾十年,都忘記了運用自己的大腦正常思維。

參加迫害我的單位和部份人員:

吉林省延吉市區號:0433
參加迫害的單位:延邊州公安局、延吉市公安局、延吉市看守所、延吉市法院、龍井市公安局、龍井市看守所、龍井市八道派出所、吉林監獄

參加迫害我的部份人員:

延吉市公安局
姓名  部門    職務   辦公室    住宅    手機   小靈通
金光鎮 公安局   局長   2512839   2918766  2770001
李東洙 公安局   副局長  2516400   2525232  13804487858 2770005
初秀強 公安局   紀檢書記 
許曉峰 國保大隊  大隊長 2623155        13039085155、13904438836
肖斌  國保大隊  副隊長 2565275   2999030
玄勇善 國保大隊  副大隊長 2565275  2851081  13904480013 
宋鶴山 國保大隊  教導員 2725453        13944385455、13009085012    2985455
宋立海 國保大隊  中隊長 2999369
時德志 國保大隊  中隊長 2511442   2985233
金永一 國保大隊      2565275   2998512
張文洙 國保大隊      2565275   2253034  13944388986 
黃文哲 國保大隊                  13089307735    2991266
朱永才 國保大隊      2993489
樸貴男 國保大隊      2855299        13089310199 
李大吉 國保大隊      2995560

延吉市看守所   住宅    辦公室     手機 
管教 王福生   2654036  2611964 
吳哲錫      2611964 
副隊長 夏學成                13003345166
醫生 金龍善   2658325 

姓名   單位      職務   民族  辦公電話      手機
馬曉東 延邊州公安局   局長   漢          13304434666、13904430965
崔昌基 延邊州公安局   副局長  朝          13904431138、13304485111
閏立華 延邊州公安局   副局長             13904481166
金時哲 延邊州公安局   副局長  朝          13704433111、13304488111
李建國 延邊州公安局  法制處處長     2514260    13039089969
王新材 州公安局紀檢委  書記   漢 
方凱  延邊州委政法委  書記   漢   2515766 
延邊州委政法委             2513292、2510715、2510716(辦)
劉偉 延邊州610辦公室  主任            0433-2992610(小靈通)
劉文忠 延邊州610辦公室 副主任              13904485385
吳景林 原州公安局610 主任      2565275 0433-2970555

龍井市               區號:0433
姓名   單位    職務    辦公室電話     住宅電話
許敦頤  市610辦 專職書記   3223757      3221356 
許正浩  市610辦 副書記    3223757      3253446 
趙鴻雷 市公安局  副局長    3226713、3226714  3220647 
姜英勞 市公安局 政保科長    3223843      3225834 
金哲洙  看守所   所長    328302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