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法中,勿忘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6日】我是97年陰曆3月13得法的,在得法前有十多種疾病,在做核磁共振時查出頭部有積液,還有重體囊腫、心臟左心室有改變,二尖瓣狹窄、高血壓、淋巴腫塊要做手術等等,做過各種醫療檢測,一年到頭常住醫院,送醫院搶救,在親屬中、在單位裏是出了名的病包子,後來吊針也扎不進去了,就吃中藥維持,真是度日如年哪,讓丈夫給我準備了裝老衣(死人穿的衣服)。丈夫的戰友說:病老婆、漏馬勺,日子沒個過。那年我41歲,孩子還小,心放不下呀!我絕望了。

就在我生命垂危的時刻,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有一中年男子來到我家很嚴肅的批評我說:「你的病都快好了,你還不出去煉功,你怎麼這麼懶惰呀?」我醒來是半夜2點,這人是誰呀,我就把家中所有的親戚往上對照,都不是,對不上,那年年三十我還在市中心醫院住院呢,後來我母親從老家來看我了,從家裏帶來一本書,告訴我可好了,給你看看,我接過書一看是《轉法輪》,我翻開書一下看到作者照片,我驚訝了,這不是在夢中批評我的那個人嗎?當時我想,我也不認識他怎麼夢著了呢,這也許是緣份吧!我思考了兩天,決定去煉法輪功,對丈夫說:反正我的病也治不好了,你送我去煉法輪功吧,是死是活從今以後我就走這條路,永不回頭,說完淚流滿面。他把我送到了煉功點,從此以後我走上了返本歸真修煉之路,煉功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的病都好了,在我生命垂危的邊緣,是偉大的師尊慈悲苦度,使我獲得了新生、找到了回歸的路,對師尊的感謝無以言表,只有實修。

當時怨自己得法太晚了,抓緊時間學法,要跟上先得法的老學員,並且認識到了修煉是嚴肅的,自己是大法的一份子,利用一切時間向親人、同事、鄰居、老家的人洪法教功,使很多人得法,經過心性的磨煉,放淡了名利情。

99年7-20後,當時我想這不是師父在《轉法輪》210頁講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這不是來了嗎。我一定要經得起考驗。在2000年12月23日那天去天安門打橫幅證實法時被邪惡綁架到大興監獄,後送回到當地看守所當時我悟到了自己的責任。向犯人洪法講真象。

有一犯人,身體不好癲癇病,我幫她梳頭、洗臉、倒痰盂等,向她講真象,她明白真象後說:原來電視台都是在造假呀!誰說法輪功不好,看你對我比我媽都好,出去我就說法輪大法好!三天後她被釋放了。連死刑犯也都跟著學法、背法,她感歎自己遇到大法太晚了,否則自己就不能殺人了。我最後去的一個監室,都是些抽大煙的犯人,她們打北京分去的學員,我就用正念對待她們,後來她們都變好了,有的跟著學法、背法,原來最惡的頭也改變了。我們煉功時,她說:我給你們站崗。當時市政府規定:從北京接回來的法輪功學員判三年教養,同修們都怕送到邪惡的馬三家,我說:我們一定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時刻保持正念,有師在有法在,它們說了不算師父說了算。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40天後,我正念闖出了看守所,又匯入了證實大法的洪流,一邊上班一邊做協調工作,利用工作之便接觸人多,我就面對面給他們講真象,效果很好。當然自己也有很多不足之處,有時有怕心在作真象時遇到幾次危險,但都在師父的呵護下有驚無險,有時有私心,體現在做事時首先把我字放在前面,有時忙起來學法少。師尊教導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

在外面洪法講真象嚴格要求自己,在家裏過心性關同樣嚴格要求自己,舉個例子,我的親屬老姨也修煉,在做三件事上很用心,就是在家過心性關時有時過不好,姨夫說:你心性甚麼時候能像你外甥女那樣提高上來,我就給李老師磕頭。後來通過學法、向內找,同修互相切磋、經過痛苦的磨煉,我老姨的心性真的提高上來了,姨夫高興的說:這回我要給李老師磕頭了,幫我請一本《轉法輪》吧,我也要修煉了。

我身邊的親人修煉,在做三件事上有時不用心,我給他們指出來還不願聽,後來我向內找自己,沒有善心,而是有居人之上的心,找到執著後,再用善心去感化他們,最後親人也都改變了。

證實法中,勿忘修自己,修煉是嚴肅的。無論在家裏在外面都要看好自己的一思一念,言行舉止都要歸正,充份體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讓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就是在圓容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