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新店女子勞教所迫害內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4日】我在2004年被綁架迫害,後來被強行送入山西省女子勞教所(又名新店女子勞教所),在那裏我親眼見到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們被迫在有毒的環境中奴役勞動,大同法輪功學員辛恩昊被棍子打全身、用針扎大腿胳臂,惡警用手擰她的下身,踢她的肚子。

新店勞教所的三大隊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基本都是法輪功學員,也有幾個惡警精心挑選的吸毒人員。她們大個子的體壯腰圓,小個子的陰險毒辣。所有人員住的是一座三層樓房,一層是車間,強迫學員做各種社會上沒人願意做的加工或包裝重活;二層是法輪功學員的住宿,三層是吸毒犯住宿。整個樓房陰森恐怖,到處迷漫著邪惡的誣蔑大法的標語和字畫。

新店女子勞教所的惡警們與外面的不法商販相互勾結,加工製造許多假冒偽劣商品。因為在這裏加工商品所需要的工資、工商、稅務、房租以及水、暖、電等所有費用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對那些惡警們來說,一達到了非法迫害的目的,二又在其中獲得了許多非法利潤,三充份利用納稅人的血汗錢,四在社會又打通了許多關係等等。如:長年為太原「美特好」超市包裝小米、綠豆、核桃、核桃仁;年底就更忙,各種宣傳品、對聯、商標等印刷品,經地下印刷廠印好後,運至勞教所用來包裝加工各類商品。臘月裏商品好賣利大,這就要求大部份是急件,需連夜加工,越快越好。這就更加促使那些惡警們貪慾之心,強迫所有的人員全部上陣,連夜加工,即使生病也不准休息,如不服從則是酷刑。

平時,法輪功學員白天在車間裏加工有毒氣的打火機及配件,打火機的毒氣、毒塑料味、鐵機頭的油味,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下,自然會吸進肺裏,時間久了很多人員都產生各類過敏。

夏天沒有任何通風設備,90多人圍坐在80平方的車間裏一陣兒就渾身冒汗。法輪功學員早6點起床,中午休息一會兒,一直到晚上10點半以後才能休息,白天被強迫出工遭受身體上的迫害,晚上被洗腦遭受精神上的迫害。這還不算,還給惡警們織毛衣、納鞋墊、洗衣服、掃垃圾等額外勞動,每天出工11個小時以上。惡警說「如上邊要問你們勞動幾個小時,只能說6個小時」,如衛生方面就說是惡警們自己掃的,替她們做私活更不能說。

三大隊一共有9個小組,每組12人,組組有組長和小組長,負責監視學員的日常一切活動;還有5個民管委,其中當學習委員的惡人整天就是謀算用「學習」來迫害學員,並以此為樂。有新被關押進來的法輪功學員,打頭陣就是民管委,極盡她們的惡招來洗腦;下一步就是吸毒分子,拳打腳踢算是最輕的家常便飯,打人還不讓出聲,用髒東西把嘴堵住。

20多歲的山西大同法輪功學員辛恩昊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每次到期後都因堅持信仰被非法延期三次,每次三個月,共被非法勞教兩年零三個月。惡警們把她被非法審問的情景做成一米見方的照片掛在住宿樓二層的樓道裏污辱她,同時授意吸毒分子和邪悟幫兇對她進行了各種迫害達兩年多。從辛恩昊一進來就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不讓喝水吃飯,關在一個外人看不見的單間裏。餓了給的是涼饅頭、老鹹菜,整塊饅頭強制往嘴裏塞,不讓自己咽,大小便也全在單間裏,不許外出方便;在口渴的不行時讓她喝小便;冬天只讓穿單衣服;拿棍子打全身、用針扎大腿胳臂,抓住頭往床上碰,最後辛恩昊被打的大小便失禁。

惡警、毒犯還說她臭的不行,時時用手擰她的下身,踢她的肚子和下身。辛恩昊下身遭毒打,流出大量鮮血。打人的凶器是竹片、竹棍,方法是讓毒犯看著辛恩昊,整天靠牆而站,不許動,一動就打,再有就用冷水從頭澆到腳。

就這樣的惡毒、殘酷、流氓環境,辛恩昊沒有放棄修煉。有一次見到另一剛被綁架進來的法輪功學員,把手撐裏夾著一張平時寫好的紙條,悄悄的塞給學員,紙條上寫的是:有沒有師父的新經文?心裏最渴望的依然是大法。

44歲的山西太原法輪功學員裴秀英被勞教兩次。第二次被綁架後,裴秀英絕食抗議折磨。惡警將她進一步強行關押在二樓的諮詢室,看管她的全部是吸毒人員。半夜裏,惡警和吸毒人員毒打聲與裴秀英痛苦的呻吟聲在樓道裏傳的很遠。尤其是2004年臘月三十日的那天晚上,突然所有的人員都聽到裴秀英好幾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當時值班的惡警是孟顥、雷紅珍,她們怕人們知道,匆忙把外的門緊緊的閉上,隨後孟顥破口大罵。除夕夜,在全國的電視上看到的是被中共邪靈歌唱的太平盛世,大家卻不斷聽到裴秀英陣陣淒慘的呻吟聲。

初四下午,惡警王新紅、梁軍霞、孔建英叫吸毒人員那曉燕、鐵豔冬、廉麗充當打手,任意打;王新紅、梁軍霞在房間裏指揮打手打人,孔建英在外邊放哨。這時正巧遇上姓郭的所長陪上邊檢查的人員巡視,聽到呻吟聲問那些惡警是怎麼回事?惡警誣蔑說勞教人員不服從管教,勞教人員相互爭吵,那些裝模作樣的巡視人員也就閉著眼睛收場走了。姓郭的所長走後不到十分鐘,那三個惡警又叫來吸毒人員中最惡毒的王湧,加上原來的三個打手,共四人加倍毒打裴秀英,直到所有的惡警、毒犯打的身上沒有了力氣才結束。事後幫兇受到惡警不同的獎勵,最惡的毒犯王湧被減教期3個月。

後來又綁架進來三個法輪功學員牛蘭英(大同人,女,四十四歲,鐵路會計)、馬月英(山西大同人,女,四十多歲)、李潤芳(山西太原人,女,三十五歲,身有殘疾,失去左腿膝蓋以下,平常走路需戴假肢),現在還在受著迫害。三人都是第二次被綁架來的,其中馬月英、李潤芳從進去開始就沒有讓正常睡過覺,白天出工,晚上還是繼續勞動。由於她倆從開始就由吸毒和邪悟者看管,其迫害手段更加殘酷、惡毒。李潤芳身體還帶有殘疾,她受的迫害更加痛苦,但那些惡人們則以此來取樂。

法輪功學員牛蘭英一來三大隊惡警們就把她關在不見人的理髮室,窗戶都用布遮嚴,讓吸毒人員和邪悟幫兇看守,任由她們折磨。由於幫惡警的打人兇手抽調不開,惡警把馬月英、李潤芳和牛蘭英最後關在了一塊,24小時輪流值班看管。惡人怕牛蘭英叫喊,就用膠帶把嘴糊住。後來因牛蘭英絕食時間太長,惡警怕出人命,才把牛蘭英和一個有神經病的長治瘋女孩關在了一起,也不糊她的嘴了,牛蘭英就高聲吶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好人有罪!不讓李潤芳睡覺是幹壞事!」

當時院內正在施工,很多工人都靜靜的聽著。惡警和打手們根本不顧牛蘭英的身心健康,依然每天強制給她灌食,所灌物品是玉米糊加鹽,灌食時需把牛蘭英從密室強押到另一處樓房二層的醫務室,經過樓道、走廊等地方,牛蘭英走到哪都喊 「法輪大法好!」

就這樣,牛蘭英絕食73天後,整個人已經皮包骨頭快不成人樣了,依然堅守著自己的信仰。直至最後牛蘭英隨時有失去生命的危險,惡警們怕她死在勞教所裏,就秘密把牛蘭英送回了家中。卻對魔窟裏的人員聲稱:「我們把牛蘭英送到大醫院裏治療去了。」幾個月後,惡警們去牛蘭英家中,發現牛蘭英的身體稍有好轉,又強迫綁架回了太原新店勞教所繼續迫害,牛蘭英依然是絕食抗爭,一直沒有任何消息。

直至現在,山西省太原新店女子勞教所裏,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還在受惡警和幫兇們的殘酷迫害。

下面是三大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成員:大隊長叫孟顥,指導員叫劉忠梅,副隊長雷紅珍(已調走)。惡警有:王達麗、王星紅、石堅、楊斌、孔建英、大樑(全名不知)、梁軍霞、陳春香、程東惠、尚某某、閆某某。調走的有:肖燕、趙文聯、高某某。打手有吸毒人員:王湧(太原人),鐵豔冬(運城人),李玉萍(太原人),那曉燕(太原人)、廉麗(運城人)、胡應連(代縣人),邊文靜(太原人)、楊玉連(大同人)。

全國所有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裏每天都發生類似山西新店女子勞教所所發生邪惡迫害,而迫害的元凶就是共產邪黨和惡首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