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遵義縣龍坪鎮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3日】在這紅色恐怖的六年裏,貴州省遵義縣龍坪鎮惡黨不法人員們,每逢節假日或××黨要召開任何會議之前,總是來到法輪功學員家或逼迫去派出所、鎮綜治辦,逼寫所謂的「三書」,並對他們聲稱的「法輪功頑固分子」每天24小時進行監控,每天早晚必須向派出所彙報一天的行動情況,並不許外出,走親戚也要預先給他們講。

龍坪鎮有一名教師,一直遭到鎮政府不法人員及派出所不法警察的騷擾和迫害,被非法收去戶口簿和身份證幾年,經多次追問,今年才要了回來。99年7.20後的第三天,被不法警察抓去送往縣公安局,同時搜去了家中所有法輪大法書籍和煉功磁帶。

最惡劣的是:有人損害了百姓利益,當地政府不法人員不但不給百姓解決,反而說百姓搗亂,並誣蔑的把這種行為歸結給法輪功。這名教師素來就不愛在人多的場合看熱鬧,縣道南龍公路從他家外面經過,一天晚上,修路隊來給當地農戶留橫過公路的水渠。當地農民和修路工人發生了糾紛,修路工人立即電話通知了派出所,派出所惡警趕到,第一句話就說「這裏的法輪功人多,總是搗亂」,並提著他的名說,「某某某在這裏沒有,要是在這裏,馬上把他抓走。」試想,不法警察用心何其毒也!

2004年7月份,鎮綜治辦、派出所專程來到村裏,說是給法輪功人員「揭帽子」。可是出乎意料,11月份,縣政法委、鎮綜治辦不法人員又通知這名教師去鎮裏。當時他實在太煩了,心想,法輪功的人是一群地道的善人,政府人員放著大案、要案不抓,卻製造了天安門自焚事件來欺騙中國人民,也至全世界人民,給法輪功製造了一樁樁血案,這些人是沒有好下場的。面對縣、鎮不法人員,這名教師不再像前幾年那樣只是應付了,於是他說出了法輪功的好處,並說出了善惡有報的因果報應關係。

話剛出口,不法人員們立即對該教師進行圍攻,縣政法委不法人員當場宣布:「你這個頑固分子的帽子不能揭。還要繼續對你監控。」元旦前一天,鎮政府不法人員和惡警,召集人員來到他所任教的學校,揚言要抓捕。當時這伙不法人員來到學校,和前幾年的每一次來一樣,不讓他說話,依次向他攻擊。此後對他的監控更加厲害。

2004年,不法人員以他是×教練習者為藉口,將這名教師調到邊遠的山區任教,這間學校條件極差,面臨著在競爭中被淘汰的危險。他每天去學校總被露水打濕半身,下雨天是在泥濘的爛路上行走,一場大雨過後,幾天都要走爛路。今年5月30日,他像往常一樣,穿著長筒雨靴,踩著泥濘的小路去上課,到了學校,領導卻叫他八點鐘以前必須趕到派出所,而沒有告訴他甚麼事。實際上當天早上學校已經找好了代課老師,他被騙到紅花崗區委黨校強制洗腦,掛的牌是「法制學習班」。

惡黨為了「轉化」一個法輪功修煉者,不惜一切代價。首先,鎮裏不法人員為一個大法學員交付了入班洗腦費五千元,同時派兩名幹部來洗腦班「陪扶」。這兩名幹部除自己每月應領的工資外,還要在洗腦班領取補貼費,每天30元,而且他們不交生活費和其他任何費用。「陪扶」這名教師的是一名鎮政府幹部譚克友,另一個是他們片區學校的副校長。整個洗腦班非法關押了12名大法學員,每天由「陪扶」守著逼寫「三書」,除上廁所外,不能走出寢室,更不能和別人的大法學員相接觸,吃飯是「陪扶」給端來,吃完後他們又把餐具收回去。洗腦班強迫大法學員們看誣蔑、誹謗大法和師父的光碟,除參加強制洗腦外,任何一個大法學員是見不到另一個大法學員的。

這名教師被送進洗腦班的同時,公安局的便衣惡警在他任教的學校,暗中調查幾天幾夜,又到學校了解他的情況。最惡毒的是一位大法小弟子在上學的路上被惡警攔路追問,逼她說出當地法輪功學員,嚇得這位學生跑回家,當天不敢上學。

貴州省遵義縣龍坪鎮龍坪鎮不法人員電話
譚克友:(0852)8060506(家),洗腦班「陪扶」,父母都在1959年餓死,他這個孤兒沒上學讀過書,當兵回來才被安插在鎮政府吃閒飯,只會捏造事實整人。
黃成良:(0852)7351047(辦)、(0852)8822088(家)、手機:13329629918
吳前寬:(0852)7351899(辦)、手機:1398525131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