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2005年舊金山講法》的一點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25日】《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師父說:「從99年7.20以後邪惡幹了很多的壞事,這些我不太多講了,那麼大的邪惡師父要清理,很多學員的業力師父要承擔,所以對表面身體也有一定的傷害。」

師父很少談自己怎麼苦,但為甚麼在當前提到了,是不是提醒我們作為弟子實在應該精進了,實實在在的修煉,真正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師父為我們承擔業力,師父表面身體在受傷害,難道我們精進的心還不動嗎?因為一個學員沒做好,師父曾經替學員喝了一碗毒藥。想到師父表面身體受傷害,自己本性的一面很難過,老想流淚;想到師父為弟子默默承受太多,現在唯有精進,才能讓師父為自己少承受。

一次,我腦中反映出眾生現在的感受是焦急的期盼得救,這時才意識到救度眾生的緊迫,感到自己以前想眾生太少,感受自己太多,我決定要強迫自己儘快放下自我,把眾生裝在心裏。最近我找到了一個根本執著,當聽法中講到「將來大自在」內心很喜悅,想通過修大法獲得大自在,不願付出只想享受,在人中求安逸,在大法中求安逸。

師父說:「往中國大陸輸送「九評」不光是大法弟子,常人也在大量往裏弄的,用集裝箱弄的都有。」(《2005年舊金山講法》)

我從中悟到眼下大法弟子要盡力多做和多散發《九評》,常人都在做,我們應該做得更好。有個別地區參與做資料的同修還是很少,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得走出自己的路,誰也替代不了,所以我們必須放棄等、靠、要的私心。有同修覺得做資料危險,所以連想都不敢想。其實是怕心,私心不去才危險。大法的事,大法弟子不做誰做?只要大法需要我們做甚麼,我們應該盡力想辦法開創條件做好。

師父說:「我換個角度說,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慈悲,你們最大限度去救度眾生,你們要能把人救下一半,師父就真的會為你們高興!」(《2005年舊金山講法》)

在中國大部份人住在農村,這就需要我們讓農村人看到真相,才能更多的救度那裏的眾生。2005年冬,一同修談到她在零下23-24度的天也要去離家幾十里的農村散發一次真相資料,隔幾天去一次,事先她先熟悉一下路,然後回家取資料,每次拎一大兜子資料,有時一晚一個人走五、六個屯,從晚十點走到天亮,她說走起來就不冷了。

同修說:自己這一方眾生咱不救誰救,咱們不是眾生的希望嗎?有時找不到伴不願動了時,她就告誡自己:沒有伴你就不修了嗎?自己說了就得做到(包括誓約)。於是就一個人在冬天的雪地裏走,有時要走很遠的路,為了不落下死角,她村屯挨著排做,最邊遠、偏僻的地方都沒落下,經過一段持之以恆的付出,一個鄉三四十個村屯全做完了。

大法弟子都能做到這個同修那樣,我們農村的眾生就能救度很多。在曼哈頓那麼冷的天,同修臉、手都凍紫了,她們都堅持著,那裏同修能做到,我相信我們大陸同修也能做好。

通過學《2005年舊金山講法》,我感到救度眾生很緊迫,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越來越高,想想師父在為我承受,想想眾生在危險邊緣上的期盼,我真的沒有理由不精進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