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更好的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20日】正法時期的修煉已有6年多,我在這6年多的時間裏,雖然做了一些事,並未荒廢時日。也按照法的要求來做三件事,但在其中摻雜的人心和私心,使自己遭受了不必要的魔難和損失。在摔摔打打中,現在才真正的明白:去掉人心,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由於本地區的講真相形勢相對落後,一直到2002年初我才和同修共同建立了本地區第一個較正規的資料點。在此之前在明慧網上看到外面的同修寫的做真相資料的心得體會,覺得很了不起。因為在心裏面有一個感覺:在如此險惡的環境下,能做出真相資料,要有多大的勇氣啊。這也是自己那時心性的位置了。

資料點建立之後,由於當時太多的人心,急於做大批量的資料來散發。顯得很不成熟。而且一位散發資料的A同修做事比較張揚,資料在家中隨意擺放,同修提醒他要收好真相資料,他也不往心裏去,在散發資料過程不注意安全。有一次該同修當面發真相資料時,被人提醒不要這樣做;另一次該同修去貼真相資料時被邪惡發現並追趕,他跑進莊稼地中,並請師父加持保護,然後正念走脫。4個月後惡警綁架A同修及另一名同修。隨後把兩名同修吊打10個日夜,使他們幾乎精神崩潰。兩名同修在失去意識的情況下說了一些跟資料點無關的情況。後來兩名同修被判5至8年的徒刑,至今還被非法關押在監獄中。A同修過後也很痛悔:自己的不理智帶來了不必要的損失。同修的被抓,讓我們明白了安全意識對資料點的重要性:沒有安全意識,資料點隨時都可能被邪惡勢力破壞掉,救度眾生也無從保障。於是在資料點工作中大家互相協作,又各有分工,由專人負責向外傳遞資料,資料點的其他同修與外面學員沒有資料上的來往。資料點開始順暢地運轉起來。

負責傳遞資料的同修壓力比較大,曾先後三次被其他散發資料的同修供出,但該同修非常精進,否定了舊勢力的迫害,才沒有出事。從安全角度來說,資料應由資料點內的同修來散發才是最穩妥的。這就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各自獨立,才能長久安全的遠轉,救度更多的眾生。在寫這篇文章時,想起一件往事:負責傳遞資料的同修在2003年的一年中,身體總是處於一種類似消業的狀態,有時候幾天痛苦的躺在床上,無法學法。有一天晚上,他的身體非常的痛苦,整個人的元神好像要離開肉體而去,當時他呼喚師父的名字,才從爛鬼的手中解脫出來。事後他對我們說:差一點就無法和大家再見面了。資料點上的同修在一起討論這件事時,都認為該同修個人修煉狀態較重,被黑手嚴重的迫害。現在想來,真正的原因應該是資料點在安全上有漏洞,其實是大家的漏,使黑手有理由集中來迫害該同修。在這件事情上大家都沒有向內找,卻向外尋求答案,使該同修遭了一年難,想起來很是痛心。

2004年初,有同修曾考慮將資料點一分為二,各自獨立運作,但由於獨立的意識不強,加上資料點運作兩年也沒有出事,所以沒有分成。

時間到2004年下半年,此時資料點已運行兩年多。資料點同修的安全意識開始放鬆,加上黑手爛鬼越來越少,感覺外部環境寬鬆了,而並未意識到是邪惡利用空間的間隔製造的一種假象。大家的人心也開始膨脹:不能心態平和做資料,貪求數量多。大家不注意修口,資料點的運作處於半公開化。而自己在負責耗材的購買時,並沒有考慮耗材的實際使用情況,一批批的耗材往回購買。不久邪惡抓住一個不理智發真相資料的學員,以酷刑逼供她說出資料來源,最後邪惡以順藤摸瓜的方式把資料點破壞。資料點的兩個同修被抓,後分別被判將近10年的重刑。自己被迫流離失所。

從資料點的誕生到被破壞,使我更清醒的看到舊勢力的邪惡面目:只對自己所求執著,對大法弟子的修煉和救度眾生行為採取的都是破壞手段。面對如此的邪惡,任何不理智的行為和心性上的漏洞都會招來很大的損失。

在這件事中,我查找自己的執著:長時間的做資料中生出做事心和安逸心,未能做到時時站在法的角度上看問題。其實在事發前的好長一段時間,我住的新房子水龍頭一直在漏水,自己也一直在找自身的漏洞,只是想做事的人心讓我迷糊了,並未能深挖自己的不足,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師父在經文《挖根》中說道:「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得越來越大發,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

被迫出走後,心中十分的痛苦:資料點被破壞,同修被關押,自己流離失所。當時打算到外地去落腳,尋得一份工作,然後穩定下來繼續做正法的事。可是看著本地區及附近地區的正法情況:同修怕心重,不肯走出來,整體正法形勢很不樂觀。在此時遠走他鄉實在於心不忍。於是決定留下來,利用自己掌握的電腦知識幫助同修建立資料點。

幫助同修建點,這事可真是頭一回。一切都從頭開始,沒有參照,沒對比,只能自己摸索。當時的想法是:一是讓同修掌握一定的電腦知識;二是會做真相資料。但是抽象的電腦知識對同修來說實在難以理解。有幾次同修被搞混亂了,原因是我把簡單的操作步驟稍微複雜化,使同修無所適從。在這樣的情形下,我覺得不能操之過急,只能耐心的,從同修能理解的角度來教。但是有時一個簡單的操作連續教幾次同修都沒學會,我開始有些著急,說話不知不覺大聲起來。事後覺得自己被人心帶動了,沒能仔細、認真的教,反而起不到好的效果。此時看到了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學法不紮實,自己的空間場不夠純正。針對這種情況,我靜下心大量的學法,使自己心態平和下來。然後理順思路,找到更好的教學辦法。

慢慢的該學員掌握了基本的操作:上網、下載資料、刻光盤、打印。歷時將近半年,這位同修終於能獨立操作。此時明慧網上也陸續刊登了一些同修建資料點的經驗。結合這些經驗,自己也慢慢摸索出用最少的時間和精力建立資料點:把做真相資料的過程步驟化、簡單化。按照這種教學電腦方式,即使是從沒摸過電腦的同修在學10天之後都能獨立操作做資料。積累一些經驗之後陸續又建了幾個資料點,都能很快的獨立操作。後來我寫了一篇關於建立資料點的經驗投稿給明慧網,也刊登出來了,這是大法給予的智慧啊!

資料點建多了,我開始有些顧慮了:這樣長久下去,自己的行蹤就可能會暴露了,自身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在這樣心態下做事開始有些束手束腳了。隨之我也感覺這種心態不對,救度眾生是最正的事,是不應該有如此的私心啊。後來想起師父在經文《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我的心結慢慢的解開了。隨後想到了一個較穩妥的辦法:資料點能獨立之後,我不再與之有聯繫,這樣為同修,也是為自身的安全考慮。

幾個月前,我和一位同修到一個城市聯繫建立資料點。該城市是一個中等城市。在正法已過6年多的時間裏,該市同修竟未能有一個較正規的資料點,幾乎是靠外地供給資料。同修中等、靠、要的思想很重。剛與一位B同修落實好建資料點的各項準備工作。此時邪惡勢力突然以外出不報告為由非法抓捕了市裏的兩位同修,非法審訊五個小時後放人。在同修中造成了一定的恐慌,我們的行蹤也差點被暴露。我和同修商量後果斷的離開該市,然後靜心學法、發正念,清除邪惡的破壞。並準備一個月後重回該市。在此間我睡的床鋪的床板竟塌了,卻也沒仔細的想一想是怎麼原因。

一個月後,我們重回該市,準備教B同修學電腦做資料。誰知這次邪惡更加瘋狂,突然的全市大抓捕同修,邪惡簽了「刑事拘留」的單子抓捕B同修,B同修以正念機智地走脫。B同修和我們隨之離開該城市。邪惡如此的猖狂與該市同修的狀態有很大的關係,長期以來依賴著外地的同修,沒有獨立肩負起救度眾生的使命,使邪惡有生存空間。遭到如此的破壞,我也向內找自己的執著:近段以來由於建資料點比較順利,就想著多建一些資料點,證實自我的心又出來了。此時才悟出前面床鋪塌的原因:因為不紮實,所以就會塌了。確實是自己做事不紮實,沒好好修自己,急於求成了。慈悲的師父無時不在關心著弟子呀。

在正法中,總感覺自己有意無意中用人的觀念來做正法的事,以至於帶來不必要的損失和磨難。師父在《道法》中說的很清楚:「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

出走一年多,我並未按照舊勢力安排的路去走。而是利用自己掌握的電腦知識,在正念正行中開創了一條更寬廣的路……

在正法中走到今天,更加清醒的明白:在正法中,抱著人心來做正法的事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目的。因為未來的宇宙是無私的,要使眾生能進入新的宇宙,自己首先修成無私無我,才能為眾生開創一個個的生存空間,眾生才有機會進入未來。反之,沒修好自己,人心很重,眾生根本沒有機會選擇那永生和光明。所以在正法中,同化大法,修好自己,去掉各種私心,才能完成史前的洪願。正如師父說的:「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的希望……」(《正念》)。確實,大法弟子修不好,眾生是沒有機會存活的。多麼重大的責任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