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堅信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20日】從得法的那一刻起,我就默默的向師父保證:不論遇到甚麼困難與磨難,我一定要堅修到底。。

2002年2月,我們全鄉大法弟子聯名寫上訪信,向中央政府講明大法真相。被610劫持了名單,直接按名單抓人。我和丈夫也同時被抓進派出所,被分別關押。所長親自來問我:你這張表是哪來的,誰給的?名字是你自己填上的嗎?我說我不知道。所長一聽我說不知道,惱羞成怒,一連打了我12個耳光,然後又問我:你上哪個輔導站,站長叫甚麼。當時我想決不能出賣同修,使大法受到損失。我就連續說「不知道」。

他們一看我不配合,就用高壓電棒電擊我的脖子,腰和虎口。當時我的正念很強,沒有怕的感覺,相信師父法身就在我的身邊。惡警們一看電棍對我不起作用,就大叫著,威脅我說:如果不說,就把你關進籠子裏,頭朝下,腳朝上,讓你倒立著,我就不信你不說。

我想,我的師父是最好的師父,是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了起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決不能對不起師父,給師父丟臉,給大法抹黑,要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心中背誦著師父的法,不為所動。

他們一看沒嚇倒我,上來一個惡警對我拳打腳踢,一個耳光把我打倒在地,臉頓時腫了起來,兩邊腫的不成比例。邊問我到底說不說。我就不出聲,只用手比劃,他們以為把我打壞了,也害怕了,才收斂。

硬的不行,就來軟的,用偽善來哄騙我,管我叫好聽的:說大姐你就說了吧,別因為你把我們的飯碗丟了,只要說了就可以回家。我不管他們怎麼說,就是不理他們。最後他們也沒招了,就問起了別的,問我有幾個孩子,都在甚麼地方工作,想從親情上下手,被我及時警覺,不讓他們鑽空子。

折騰了半宿,他們也沒得到甚麼,所長派一個警察看著我,他們都回屋睡覺了。看著我的這個警察說:你好好想想是說還是不說,我也睏了。隨後就躺在床上睡覺了。

天亮後,他們把我和我丈夫都叫出來,我才聽丈夫說他挨了兩個耳光,腳尖朝地,腳後跟貼牆,靠牆站了一宿。他們就說叫我丈夫 :回家拿三千塊錢,並保證以後不散資料不上訪,如果按照我們說的去做,三千元還退回給你們,交了錢就可以回家。由於學法淺,沒有識破邪惡的伎倆,丈夫信以為真,就回家拿了三千塊錢交給了他們。結果他們只讓我丈夫回家了,並沒放我,而是把我送進看守所,拘留了一個月才放我,錢至今未還。

2002年陰曆5月初四那天,我在集貿市場散發真相資料,被一個便衣發現。他拽著我不讓我走,抓住我胳膊上搭著的上衣就翻,因資料都在我身上,沒被發現,但他懷疑我,就跑到市場派出所舉報,接著就聽見廣播喊,讓姓李的警察回去有急事。我一聽是衝著我來的,快速的把身上的資料散完。剛到家門口,我一看,有一輛警車和幾個警察在那等著我。警察看見我說:別跟她廢話,馬上把她弄上車,帶回去。到了派出所,把我關進一間屋子裏,派一名警察看著我。

過了一段時間,我冷靜下來,我想:我不能在這裏等著他們迫害我,我得走。動了這一念之後,由於沒有怕心,念很正,在師父的加持和慈悲呵護下,就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走了出來。門口很多出來進去的人,他們好像根本沒有看見。我串胡同,過鐵路,爬大溝,在一個靠路邊的溝我停了下來,看見一輛黃色警車慢慢的開來,我背在暗處,盤腿立掌發正念。結果警車開走了,當時我的淚水奪眶而出,感謝師父慈悲看護。

後來聽派出所內部人說:我走以後,看著我的警察醒過神來一瞅,屋沒人了,就喊:人不知甚麼時候做「土遁」跑了。派出所就炸了窩了,有的說趕快找,別讓她跑了。就在同時,派出所上空一個大法輪在轉,警察們看見後都驚呆了。

這以後,我走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但我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與責任,很快又和同修聯繫上了,從新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在此期間,警察多次到家中騷擾。半年以後,我女兒把我從外地接到她家,新換的派出所所長知道後,就來到我女兒家,問我:「你都上哪去了,吃了不少苦吧?」我說:「可不是,做一個好人就這麼難。」藉機我就跟他講大法真相,使他明白了善惡有報的道理。走時,他說:「謝謝你。」

從此以後我堂堂正正的回到家。惡警再也沒有找我的麻煩。

經歷了6年多的迫害,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也使我在證實大法的路上鍛煉的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成熟。正法已經到了最後,不管邪惡怎麼猖狂,我就相信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