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一些問題與廣州大法弟子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7日】最近明慧網上雖然有不少關於廣州的壞消息,但實際在和同修交流的過程中,聽到的好消息也是不少,而且越來越多同修願意走出來證實法,參與大法的工作,實在可喜,但也看到確實存在問題,考慮到不停的有壞消息傳出,除了邪惡在最後階段垂死掙扎帶來的干擾外,我們也應該好好查找自己的原因,所以想把這段時間看到的問題指出來,借明慧網和廣州的同修切磋。

一、 資料點關於真象資料的取材問題

這個問題應該說是最突出的,從大家反饋來的資料上發現新資料點的同修在真象資料的取材上偏向於採用自己編排的材料,這個問題雖然網上近段時間不停的有切磋文章,週刊也有登這方面的文章,但從各渠道彙集到我們手上的真象很多還是自己編排的,現舉幾個比較突出的例子:

1、 採用大紀元專欄作家張傑連的文章作為真象資料。

幾乎這位作家每出一篇新的文章,有一個點的同修就把他寫的文章貼上一些插圖如「勸善良言」「趕快了解真象,別再吃虧上當」等,編排成A4真象單張給同修散發,很多在家弟子是沒有條件上網的,也不知道是否是明慧刊登的真象資料就拿出去派了。大紀元專欄作家張傑連的文筆是很好,但大多數都寫的過高,沒有一定修煉基礎的人是看不明白的,我們的真象資料是面對被黨文化洗腦了幾十年的世人,廣州的真象覆蓋率也不高,不像北方,可能很多廣州市民是頭一次接到真象,一下子看這些文章,可能就達不到講清真象的效果了。在這裏引用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的一段解法與同修切磋。

「講真象中不要講高了,主要不是叫人明白高深的法是甚麼,除非特別好的可以跟他去講。一般的人你在講清真象中,你就告訴他我們是被迫害的,我們只是在煉功做好人,人就能理解了。了解了真象後的人們看到所有的宣傳都是造謠,人們自然會看到其卑鄙與邪惡,人們知道後會氣憤的:一個政府怎麼能這樣耍流氓到如此程度呢?而且被迫害得這麼厲害,遭到迫害的原因卻是因為只為做好人。就從最淺顯的道理給常人講,他們不但能夠接受、能夠理解,也不容易使他們產生誤解。你們修煉了這麼長時間,你們對法的理解是相當深刻的。你們要講對法的高層次認識,常人就不容易理解,而且還容易誤解。你們是經過了一個很長的修煉過程才認識到今天這麼高的,你想叫人一下子理解這麼高,他們理解不了,所以不要跟人講高了。」

其實張傑連的文章我們點上就有打印出來給同修隨週刊傳閱,但都註明不可作為真象資料散發,因為大家都覺得文章寫的很好,而且對理清講真象的思路有幫助,但給世人看就太高了,對大法真象有一定了解、而且對修煉有認識的世人除外。但作為普遍發的真象資料就不合適了。

2、 第二種比較突出的例子就是自己編排的真象中為了符合常人的心態會帶入一些不好的因素,如有一張傳單傳到我們手上,傳過來的同修也覺得不是很妥,因為單張的頭條就寫著《先進「性教育」的背後》,其中「性教育」三個字是用紅色來與標題的其他文字區分開,也很醒目,整張單張的內容都是從「大紀元」或「看中國」等網絡媒體中選取,看的出編者的用心,是希望吸引讀者閱讀,關於這個問題,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有學員就提問過,「向中國人講真象時為了符合常人狀態,就把真象材料與符合常人執著的內容結合著用。這裏的尺度如何把握?有些不健康的內容儘管符合常人的執著,但也不應該用。」師父在解法中也是肯定提問同修的觀點的,所以想提醒有類似現象的同修注意。

3、自己編排的資料很多時候都是編排的同修自己覺得很好,有針對性,但往往因為缺少把關,會出現一些比較原則性的錯誤,明慧反覆強調真象資料與三退的傳單要區分開,但我們這邊就有傳單是兩者結合著用的,有的一張A4,正面是退黨的,反面是真象,有的整張都是退黨的,但作者的署名是大陸大法弟子等。

其實明慧網提供了比較豐富的資料供大家選擇,如果自己編排資料的同修覺得自編的資料適合向世人散發,也可以把真象資料投稿到明慧,關於三退的資料投稿到大紀元,這樣在網上發表出來,可以讓更多的廣大同修資源共享,同時又多了一道把關。如果投稿到明慧和大紀元的材料沒被採納,也可以借此機會查找一下自己的取材是否有偏頗。作為資料點的同修責任是很大的,因為我們印刷出來的真象不只是自己用,還要給其他同修,如果真的存在問題,影響的就不僅僅是自己,還要影響一大片,所以真象資料的取材一定要慎重。

二、真象資料的散發問題

在和同修交流的過程中發現很多同修都不自覺的把講真象和三退的文章一起散發,這裏包括全部從明慧下載的材料,如把《他們為甚麼逃離中國》和《覺醒》一起發,但實質上《他們為甚麼逃離中國》在明慧上是歸類在真象小冊子類別的,但《覺醒》卻是歸類到參考資料,就是九評傳單類別的,還有把九評全文和真象小冊子一起發的,所以希望資料點上的同修出資料時多留一個心眼,最好能把真象資料和三退資料分別包裝開,並註明一下包裏的資料是屬於哪一類的,提醒拿資料的同修注意。

三、 向編排地方版週報的同修提個建議

網上不停的有新的地方版週報刊登,讓我們在真象資料的取材上多了很多選擇,在此要謝謝參與編排的同修,但也想提個意見。投稿到明慧網的文章最好能改動一下再登到週報上,因為明慧針對的讀者大部份是同修和盯著網絡看的邪惡,而週報則是主要散發給被矇蔽的世人的。

現以第七期明慧週報廣州版的頭條《廣州75歲大法弟子正氣凜然抵制迫害》為例談談我們的看法:

1、 週報中登出的文章多次出現惡警、魔窟等貶義詞,作為大法弟子當然知道參與迫害的邪惡都是罪不容恕的,投稿到明慧也可以用這樣的詞語,但在真象資料中最好能使用警察、派出所等中性用語來代替,因為真象面對的是被謊言矇騙的世人,平實的用語更容易讓人接受。我們就碰到過一些了解真象的世人,他們就提到怎麼真象資料中只講你們是正的,其他就用邪惡、惡警來形容,好像有點偏激。當然世人的意見只是我們製作真象資料的參考依據之一,但真象資料如果既能表達清楚我們的意思,也容易讓人接受,豈不是更好嗎?

2、 這篇文稿發表在明慧上時提到主人公所在單位的名稱,以及多次獲得技術成果等成績,但在週報登出來時就省略了這些內容,我們的意見是最好能把這些內容告訴世人,一來增加真實性,二來是讓世人知道,大法修煉者中不乏高級知識份子,其實也是從另一個角度證實大法。

指出以上的這些問題不是追究責任,我們看到反饋過來的資料有問題也不斷的對照自己,是希望大家能共同走好證實法的路。我們是大法弟子在走最後圓滿的路,走正自己的路才能證實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