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一思一念 按照正理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4日】最近學習師父在新經文《越最後越精進》中講到的「修煉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煉」有一些個人體悟。

* 正念對待處於魔難中的同修

近期,本地連續出現了幾位老弟子嚴重消病業狀態,有的甚至被不修煉的家人送進醫院急救。一些同修主動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迫害這些同修的邪惡因素。

我也決定幫助那位住院的同修發正念。當靜下心時,腦子中一遍又一遍出現了師父《洪吟(二)》中的一首詩《別哀》「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是啊,有師在有法在,這點魔難又算得了甚麼?如果我們真的能夠找到執著去掉人心,邪惡瞬間即滅。這位同修通過學法找到了自己的執著,第二天就出院了。另一位走過魔難的同修也跟大家交流了她在這個過程中去執著的經歷。

這件事情發生在我們身邊對其中的每個弟子都是個考驗。過程中當地同修們在這個問題上進行了交流,也暴露出一些人的觀念。有同修向內找說,「這些弟子承擔大法的工作太多了,如果我們平時多替他們考慮考慮,分擔一些壓力,也許就不會這樣了。」有同修說,「舊勢力專找這些做重要大法工作的人迫害。」可是我們想一想,中國大陸那麼多大法弟子在過去的六年裏,在那麼嚴酷的環境中,堂堂正正地走過來了,很多弟子從來沒有被抓被迫害。難不是針對人心來的嗎?這跟做大法工作有關聯嗎?如果說有關聯的話,那也是我們分擔越多的大法工作,提高境界的機會越多,層次昇華越快,人心越少,難也就越少。

出現魔難了,當事學員一定要抓緊修上來,變被動為主動。而對周圍的學員來說,當看到同修有了魔難,我們如果陷於人情之中,就不能從根本上幫助處於魔難中的同修,這對我們也是一個要正念還是要人心的考驗。

* 對待同修沒修去的執著

最近常常聽到有些同修抱怨,對當地的修煉環境不滿意,同修更願意談做事談修煉體會少,有些同修長期抱著執著心做事,使一些事情不盡人意,等等。

師父最近在經文中說,大法弟子走在神的路上。「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師父已經告訴了弟子大覺者的狀態 ,「他們是甚麼心態呢?是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的去想別的生命。」「哪塊有不足,還要無條件的默默的給予補充,使它更圓滿。他們都是這樣處理問題的。」

最近意識到,自己在這個問題上一直沒有走出自我,沒有把法擺在第一位。當看到同修對修煉環境的抱怨,自己是甚麼心態?是隨聲附和?事不關己?還是想到作為其中的一個粒子,怎麼樣從自身做好,改善這個修煉環境?當看到同修沒修去的執著和不足影響到大法工作,自己是產生怨氣?一味等待同修去掉執著提高上來?還是在同修修煉提高的過程中,能夠無條件地默默給予補充?

我悟到,當聽到看到別人的執著,正是需要我們默默給予補充圓容。當看到別人做得好的,正是自己需要在這方面提高。如果我們都能正念對待,互相配合,我們的環境不就是一個金剛不破的整體嗎?出現的問題不是在考驗我們動人心,還是以神的心態指導我們的正行嗎?

* 看待同修之間的矛盾

前一段時間,我們地區的幾名大法弟子在對法的理解上不同造成了互相爭執,甚至出現矛盾的激化,彼此間產生間隔。

我個人理解:矛盾暴露出來是好事,如果大家都能夠向內找,去掉執著,就是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機會。如果只是維持表面的祥和,那是師父高興了呢,還是魔高興了?師父講過發生矛盾的雙方都要向內找,第三者看見了都要向內找一找為甚麼讓我們看見了,是不是我們哪裏也有問題。

看到同修間矛盾的激化,我的頭腦中冒出各種各樣的念頭。「這個同修幾乎把全身心都投入到證實法的事情中了,不應該受到如此冷言冷語的對待」,「指出別人問題的這個同修不善,表現還不如一個常人。」當靜下心向內找時,我發現了自己隱藏的私心。無論指出別人執著的那位同修的態度好壞,至少她做到了放下自我,表裏如一。可是自己也早就看到了那位同修的執著,卻從來沒有為同修著想過,指出她的不足。這不就是內心深處的圓滑處世、明哲保身的表現嗎?

另外矛盾的激化,不正是同修找到和去掉執著的機會嗎?作為旁觀者,如果過於強調另一位同修的態度,對這位同修認識自己的執著又有甚麼幫助呢?這不就陷入了表面的你對她錯,迴避問題的實質了嗎?如果雙方在這個問題上沒有提高上來,下一次是不是還會出現矛盾?作為修煉人,人心不是遲早要去嗎?

以上是近期修煉的一些體會。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