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煉功 全家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19日】

  • 媽媽煉功 全家受益

  • 姪子的頭髮長出來了

  • 修大法得福報

  • 媽媽煉功 全家受益

    我的媽媽今年60多歲,10年前,媽媽是個體弱多病的人,甚麼氣管炎,子宮肌瘤,關節炎,心臟病等,多病纏身,甚麼活都不能幹,是個風大都能吹倒的人,每年醫藥費要上千元。

    1996年,媽媽有幸得修法輪大法,不到半年的時間身體就恢復了健康。原來的疾病完全好了,人也比以前精神多了,家裏家外甚麼活都能幹,不知累,上山、走路,看著一身勁,真是變了一個人。

    媽媽通過學法煉功擺脫了疾病的痛苦折磨,十年節約醫藥費上萬元。媽媽有了健康的身體,還把爺爺接來親自侍候晚年,一家人過著四世同堂的幸福生活。

    我雖然不是大法弟子,但是法輪大法的書和真象資料都看過,深知法輪大法可以使人身體健康,道德昇華,對家人、對社會、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

    1999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在邪惡的謊言和壓力面前,媽媽堅信大法不動搖,始終堅持修煉。由於我們全家人從媽媽修煉以後身體的變化和給家庭帶來的幸福,都堅定的相信法輪大法是正法,相信媽媽走的路沒有錯。

    李洪志老師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事實真是這樣。三年來,我曾四次臨危脫險。

    第一次是2003年的一天,我騎自行車在街上正常行駛,一輛中巴向我駛來,我急忙握緊剎車,可是剎車線斷了,中巴車擦肩而過,驚出了一身冷汗。

    第二次是2004年的一天,我和妻子上街,騎車走在街上,一輛出租車向我們衝來,眼看要撞到一起,出租車突然剎車停住了,我們安然無恙。

    第三次是2005年6月一天,我和工友們在易燃易爆崗位上從事勞動,因為有一操作工違章,引起半成品著火。當時把我嚇壞了,心想這回小命可交待了。沒想到那火燄就像根火柴劃著一樣,持續了一會就熄滅了。

    第四次是2005年9月的一天,我的兩隻手臂被絞入傳送帶中,當時力量很大,正常情況下一定會造成骨折,停機後我抽出手臂一看,只有點輕微的擦傷。

    我深知幾次危急時刻都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我真誠感謝法輪大法的洪大慈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

    這麼好的功法,多年來受到共產惡黨的迫害。對此我一直不理解。為甚麼共產惡黨總是瞪眼說瞎話顛倒黑白誣陷這利國利民的法輪功呢?看了《九評共產黨》才使我認清了共產惡黨「假惡鬥」的邪惡本質,是一個反天理、反自然、反人類的邪靈。我慶幸自己曾兩次拒絕參加惡黨組織。我想這一定是法輪大法的救度。

    讓我們早日擺脫共產邪靈的毒害,走向生命的光明未來。


    姪子的頭髮長出來了

    湖南大法弟子

    我哥在山西老家,他兒子幾年前受了驚嚇,導致頭髮全部脫落。民間俗稱「癩子腦殼」。西醫、中醫、民間土方都不管用。因為頭部太醜陋不敢出門,初三休學在家自學,去年說到湖南來過中國新年,因怕醜沒敢來,心情極其不好。

    想起今年七月,朋友的母親病危,醫院都不收了,讓親人準備後事,朋友從外地趕回,在母親耳邊念「法輪大法好」,並放師父講法,第二天朋友的母親就說要吃東西,第三天就能下地。這是我知道的真實事情,後來在《明慧週刊》報導過(《目睹奇蹟,村支書要煉法輪功》)。

    於是我打電話告訴我哥這起在我身邊發生的事,告訴他:「只要你兒子看《轉法輪》,頭髮肯定能長出來。」我哥覺得神奇,但又半信半疑。我要他找當地大法弟子借《轉法輪》,讓兒子靜心通讀。他聽我說得這麼肯定,才說出自己保存了一本。我叫他要兒子好好學法,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今秋他兒子到學校去讀書了,我得知他兒子頭髮長出來了。

    我哥很怕中共邪黨,每次我提到大法他都表現很緊張。我打電話問他:「你兒子頭髮長出來了為甚麼不告訴我?」可能因電話旁邊有外人,他很害怕。我說:「你兒子的事是不是真的?你是信邪惡中共的造謠,還是信自己的眼睛?你應心存感恩,把兒子的事實真象告訴你信得過的親朋好友,告訴被邪惡中共欺騙了的善良人們。」

    我父親是受邪黨毒害很深的所謂南下老幹部,曾在邪黨離休黨員組織生活會上誹謗過大法。他也知道了他孫子的真實事情,我就去找他講大法真象,這次他變化很大,也能默默接受大法真象。


    修大法得福報

    山東萊陽大法弟子

    我是1998年得法的。沒有修煉前,我有頭痛、腿痛、腰痛、附件炎等疾病,修煉後全都好了。師父講一人學法,很多人受益,我丈夫也受益很大。

    2003年冬月,娘家姪兒結婚,姐妹相聚格外親熱。 我們到妹夫家,妹夫騎著摩托車帶丈夫,在拐彎處摔倒,妹夫在車上,將丈夫壓在車下,把丈夫右邊胸部壓傷。妹夫和姐夫一看摔得這麼重,都說快到醫院看看。我說:「沒事,只要相信法輪大法好,很快就好了。」丈夫也說沒事,因為他知道大法好。他曾出去講:「要是人人都能學大法,這個社會早好了。」

    回來的路上,是我攙扶著丈夫。第二天晚上吃飯時,我丈夫看到另外空間的許多生命體(自己、親戚的、自村的)。吃完飯上炕,見到師父法身在炕上坐著,他高興的喊:「師父來了。」不多時他說:「我好多了,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沒幾天,丈夫全好了。

    還有一次,有一家蓋房子,找丈夫幫忙上樑時,紮架子的繩突然斷了,丈夫掉下來,但一點沒傷著。

    這樣的事情在丈夫身上還有好幾次,每次都是有驚無險,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啊。

    在兒子身上,也體現著大法的神奇。兒子剛學會駕駛汽車後第一次出車時,他和副廠長拉著三噸重的花生米,去龍口送貨,在途中拐彎處不慎翻車,連人帶車翻進溝裏,連翻幾個滾,卻沒受到一點傷。這又是師父的保護。

    在大法中我真正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和偉大。在這證實法的最後時刻,我要牢記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真象,救度眾生,兌現歷史賦予我們的歷史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