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文登市惡人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16日】今生有幸得法,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諦,按照師尊的教導,以「真善忍」的標準做道德高尚的好人。以前的我疾病纏身,睡覺靠安眠藥、吐過血、患有婦科病、咽炎、經常發燒等。修煉後,我告別了喝草藥苦水和難吃的西藥,節省了很多藥費,使我感到健康的幸福,真是受益無窮;婆媳關係也因我修煉做好人而變得和睦。丈夫和家人看到我的變化深感大法好。

然而,1999年風雲突變,鋪天蓋地的邪惡誣陷法輪大法、迫害大法學員。

1999年後,我去過兩次北京上訪,曾被拘留過四、五次,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勞教三年。在遭受迫害的這幾年,邪惡之徒除了對我身心的迫害,還勒索了幾千元。在勞教所裏,我健康的身體被迫害的虛脫了,血壓低,低血糖,心臟發慌。他們還給我注射了一針破壞神經的藥物,最後由隊長抬我去醫院做心電圖,並到濟南的大醫院檢查。因我的身體極度虛弱,他們怕我死在裏面,立即開了保外就醫的手續,並立刻叫我家人儘快的把我接回家,並勒索住院費用1000多元。當地派出所因我修煉大法,竟然經常去騷擾恐嚇我的父母。

2005年7月2日那天,我上山收玉米;中午回家,門口有七、八個便衣,其中侯家鎮的有三、四人,文登610四人,說要抄我家。我問他們:為甚麼你們迫害我這麼多年,使我丈夫、孩子、年邁的老人無人照看,你們究竟幹甚麼?

說完我扭頭就走,不配合他們開門,無論他們怎麼拽我,我也不回頭。他們騙我到書記那兒說點事,並將一張寫有「擾亂秩序」的傳票給我。我一看,這真是天大的笑話,我上山收玉米,擾亂了哪條法律?!

我按「真善忍」做好人,重德做更好的人,我沒有違法。我將那張傳票撕毀了,喊「法輪大法好」。他們擰著我的胳膊,在書記家門口有兩輛警車,他們不容我到書記家,就把我抬到車裏,將我拉到派出所,又開了一張誣陷我擾亂秩序的傳票,並要抄我的家。我沒犯法,又將傳票撕了。一位惡警狠狠打我的臉。他們又到村裏威脅我80多歲的公公婆婆。我家的1萬多元的電腦一台,網卡,影碟機轉換器,1210機,書籍照片,煉功帶,光碟等等,價值幾萬元的東西大白天的都被劫持走了。

在派出所我心又跳得很厲害,手腳發冷,手抅在一起,發昏,他們找來醫生給我量血壓,聽心臟,又幫理了理拘在一起發冷的手。到了下午他們沒有任何法律程序將我強制地拉到文登610,非法審訊,到了晚上又強制地將我送進了文登拘留所。這不是我應該呆的地方,我便絕食抗議這種迫害。到了第四天,他們抬我到車上去文登整骨醫院灌食。在那裏我告訴醫生「法輪大法好」,請他們不要幹助紂為虐、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會吃飯,但我不吃拘留所的飯。

醫生不管那一套,野蠻粗魯的給我灌鹹鹽,奶粉和一種說是自己能起來找水喝的藥。

有一個惡警滿嘴髒話地罵我,並在我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他們寫的審我的事情,拖住我的手強迫按手印。在這裏我嚴正聲明:不是我寫的,我也沒簽名,我一概不承認。

就這樣又過了三四天,他們放了我。當時我已經不能下地行走,是社會上好心的人把我背出拘留所。我進拘留所一口飯也沒吃他們的,我讓姐姐把我哥哥交的370多元的飯費要出來,拘留所惡警揚言:就是來住一天,也是370多元。這簡直是勒索。我請一本《轉法輪》才10元,師父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並教我重德修心做好人,叫我做先他後我的好人。請國人同胞們想一想究竟誰在斂財。

我奉勸那些還在助紂為虐的不法官員,不要被眼前的名利遮住雙眼,物質享受可以讓人陶醉一時,心存善念卻足以使人幸福一世。善惡有報是天理,希望你們做一個明智的選擇,棄惡揚善,贖回未來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