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建軍、苗傳增在河北高陽勞教所遭受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16日】河北省大法學員劉建軍、苗傳增等26名大法學員,2000年11月被唐山開平勞教所以每位勞工800元的價格賣給保定高陽勞教所,遭受了慘無人道的折磨迫害。惡警楊澤民手拿10公分一射釘,惡毒的威脅劉建軍說:「如果不答應條件,就將此釘射在你的腿裏,讓你終身殘廢。」10多個警察將苗傳增銬在豬圈裏,拿來12根釘子威脅。

2000年10月7日,張家口市大法學員苗傳增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打橫幅,遭三個便衣警察毒打並綁架,被非法劫持回當地關押於工業街派出所,2天後被送宣化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11月10日左右,張家口橋東分局局長馬福維、工業街派出所片警許X、花園街派出所女警察劉××、辦事處申學武等人將苗傳增、劉建軍、於俊玲、曹建林、王志嫻五位大法學員送唐山開平勞教所繼續迫害。第二天,唐山開平勞教所又將大法學員苗傳增、劉建軍等26名大法學員以每位勞工800元的價格賣給保定高陽勞教所。

當時大法學員劉建軍連續絕食抗議33天,身上傷勢嚴重,可到醫院檢查時惡警們卻做了手腳,強硬讓開平勞教所收下。大法學員劉建軍2000年10月6日再次進京證實大法,被天安門廣場5、6個惡警瘋狂圍打,左眼被打出血,鼻樑打壞,流血不止、當時生命就出現危險,送海澱醫院檢查,肋骨被打骨折、軟肋骨損傷、左眼視力下降、鼻樑腫起,劉建軍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在15天中,惡所長帶人扛著攝像機數次逼迫他說出姓名地址,第18天時又將劉建軍拉回海澱看守所,唆使屋中4個刑事犯監視劉建軍,使盡壞招,逼其開口,20天後被騙出地址,當天中午花園街派出所所長張X派人將他押回,直接送賜兒山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在劉建軍絕食20多天生命危險的情況下,花園街派出所將他拉回後又轉送十三里拘留所,後非法勞教。

在高陽勞教所當天隊長冀××、方鮑和司機王X將劉建軍摁倒在地,拳打腳踢,用電棍電,致使劉建軍的前門牙活動至今還有豁口,上萬伏的高壓「手搖電話」摧殘他長達2個半小時,劉建軍的心臟和身體像撕裂般難受,其痛苦難以言表。惡人們用電棍電劉建軍的臉、手、腳,逼迫劉建軍放棄修煉。五大隊胡成堂、楊澤民瘋狂指使惡警惡人行惡。楊澤民手拿10公分一射釘,惡毒的威脅劉建軍說:「如果不答應條件,就將此釘射在你的腿裏,讓你終身殘廢」。

2000年11月18日,不法人員又將劉建軍送保定五大隊勞務點,強制勞動。強制幹重體力活,每天抬著幾十斤重的顏料,12小時不停的行走。稍有不慎,棍棒相加。每天吃的是鹽水爛白菜,吃完後,碗底還留有一層泥沙。四張單人床板睡9個人,每天只能側身睡覺。如晚上起床解手後,回來就沒有地方。由於長時間的勞累,睡不上覺,2001年2月20日,劉建軍在勞動中,機器壓下來,將他左手食指中指骨頭全部壓扁,指骨上的肉崩裂,送醫院縫了15針,受盡折磨。

2001年3月,五大隊惡警將劉建軍拉回大隊,威逼聽誣蔑師父、誣蔑大法的東西。4月2日,劉建軍母親來探視兒子,當他母親走後,五大隊惡警將他銬在籃球架上,強迫聽誣蔑師父誣蔑大法邪悟的宣傳,劉建軍告訴他們全是誣蔑,他們氣急敗壞又將劉建軍銬在用來專門迫害大法學員的地環上,將其手臂拉平,蹲勢將手上的手銬與地上的鐵環銬在一起進行迫害。變著法折磨他,惡警強行拉他來回走步,劉建軍不配合,惡警梁保科掄圓胳膊使勁打他耳光,一直打了二、三十個耳光,打完後又將劉建軍銬在地環上,劉建軍被迫絕食抗議。

大法學員在高陽勞教所受盡折磨,每天5點被迫起床,吃口飯就讓出工,中午不准休息,一直幹到天黑看不見才收工。在飯吃不飽,喝著菜湯的情況下,強逼大法學員每天幹10多個小時的強體力勞動,強制洗腦,威逼寫四書。

為抵制邪惡迫害,2001年5月,大部份大法學員絕食,管教將苗傳增叫到辦公室,將其頭摁在地上,逼問誰帶的頭。其中大隊長李××、隊長武××、趙××、李××等有的踩頭、有的踩腳,將苗傳增摁在地上,用三根電棍同時電擊;隨後將鐵環鐵棍釘在地上半米多深,將苗傳增和另幾位大法學員銬在上面,不給吃飯、不給喝水。四個警察用三根電棍同時電擊,逼迫出工,大法學員們的脊背都被電糊了,痛的暈了過去。

2001年5月16日,不法人員們將5位堅定的大法學員送到五大隊,威逼寫「四書」。不寫,他們就將大法學員雙手銬在地環上,站不起來,蹲不下,白天黑夜銬著不讓睡覺,白天曝曬、晚上讓蚊子咬,長時間無休止的銬著大法學員。在惡人們的非人折磨與輪番洗腦迫害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苗傳增違心的寫了「四書」,當他清醒過來後痛悔不已,立即嚴正聲明:「在威逼下,所寫的四書全部作廢。」高陽勞教所邪惡之徒氣急敗壞,對他進行了新一輪更加殘酷的迫害,10多個警察將苗傳增銬在豬圈裏,拿來12根釘子威脅,並限在一小時內作出決定。

在高陽勞教所內大法學員受盡凌辱折磨,每天吃不飽,仍然被強迫挖溝、超強度的勞動。2002年苗傳增勞動時不慎受重傷,不能出工,同年2月24日從高陽勞教所放回。出來後工業街派出所、辦事處不法人員仍然不間斷到他家騷擾、威逼轉化,苗傳增被迫流離失所。

2002年5月26日,高陽勞教所五大隊惡警王志台、王國有等又把劉建軍和另兩位大法學員銬在地環上一天一夜後。於27日轉押鬥窪勞務點,強制每天長時間勞動12個小時,屢遭犯人毒打。6月5日,劉建軍在長時間超負荷勞動的折磨下身體極度虛弱,在勞動中暈倒在地上,鬥窪中隊長唐廣軍(剛剛醺酒)叫人將其拉出,瘋狂的拿電棍電劉的身、頭、臉,拳腳相加,連續毒打劉建軍三次。劉建軍被打的口、鼻流血,頭、臉腫大,看不清模樣。唐廣軍打完後,不許劉建軍休息,逼他繼續出工,劉建軍拒絕出工且指責唐這是違法行為,後有兩教導員(五大隊段××和李××)過來讓劉建軍把臉上的血洗掉。待段、李二教導員走後,唐又狠命打劉建軍。

次日,五大隊隊長楊澤民、方鮑、梁保科等將劉建軍和另兩位大法學員帶回五大隊,惡徒方鮑脫下鞋狠命的抽打劉建軍的臉,抽了十幾下又將他關進舊倉庫裏銬在地環上,不讓睡覺,如睡覺就遭暴打、電擊,惡警威逼罵師父、罵大法,讓邪悟者灌輸邪悟言論,強行洗腦。就這樣劉建軍在地環被銬了49天。

劉建軍沒有向邪惡妥協,8月9日,又被強制送安新建昌勞務點迫害,每天要將5噸的銅料進行熔煉,甚至三天加班一天,幹10噸的活,每天在高溫下超負荷的勞作,無論嚴寒數九,洗浴都是冰冷的自來水。2002年10月20日,劉建軍要去廁所,敲門沒反應(因值班警察把門從外倒鎖),惡人王賀雨(現已回家)追到廁所謾罵、毆打。

2003年由於跑了一個勞教犯,勞務點又緊張起來,6月3日晚12點左右,劉建軍正睡覺時值班惡警喬雄莫名其妙的將他叫下床,不容答辯,打他一記耳光,理由是不允許他頭朝裏睡。劉建軍嚴正斥責其違法行為,又遭猛擊一拳,正好打在劉建軍胸部的傷痛處,使他窒息般的難受。致使第二天劉建軍不能起床,直至8月27日釋放。放時家屬辦理手續時,五大隊除扣下他的存款餘額250元後還敲詐600多元。

河北高陽勞教所對外宣揚它們如何如何文明,其實這裏是迫害大法學員的黑窩。被非法送高陽勞教所的大法學員,剛到就被強行搜身,每天強行洗腦,酷刑逼迫「轉化」。大法學員在這裏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承受著非人的侮辱和迫害。2005年正月十五那天,張家口市大法學員陳愛鴻9月14日坐在床上等吃飯時,遭到大隊長李雪軍毒打,絕食抗議要求見所長。大法學員趙淑英也和陳愛鴻一起絕食。李雪軍不但不讓見所長,反而在9月16日下午把兩人強行戴上手銬拉到高陽縣西醫院灌食。到醫院小隊長趙園猛打陳愛鴻耳光,陳愛鴻的臉被打的腫了好幾天。9月30日下午陳愛鴻、趙淑英被拉到一樓關禁閉,雙手銬在木板上遭折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