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開觀念 盡力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9日】我是在2004年7月20日這一天走進法中來的,這正是我在大學的最後一年,大學這個環境說開放也開放,說閉塞也閉塞。這座「象牙塔」,只要你願意,可以幾年不邁出校園一步,過著安逸而封閉的生活,極少能聽見邪黨喉舌以外的聲音。我經常想:如果早有人給我講真象該多好啊,何至於走那一段彎路,助紂為虐的誹謗大法。如果我們不盡力去講真象,恐怕同學們也要像我當初那樣受騙去反對大法,毀掉自己生命的永遠。一種使命感使我拋開怕心,開始盡我全力給全校師生講真象。

一開始,各方壓力接踵而來,同宿舍的姐妹說我「走火入魔」了,最好的朋友開始遠離我,男朋友拿分手來威脅我。那時我人心還很多,委屈的天天想哭,但我沒有放棄,我想:哪怕讓他們對大法的認識改變一點,我也不白活一回。我下定決心要正念正行,讓他們都看到大法弟子是實修「真、善、忍」的好人。現在想想,當時我還是有爭鬥心、顯示心和做事的心在其中,使講真象時的心不純淨,達不到應有的效果。

隨著學法修心性,我漸漸學會了遇事向內找。去掉自身不好的東西後,宿舍的姐妹慢慢接受了我在宿舍煉功打坐,還互相提醒別打擾我。我第一次給一個好朋友護身符時被她拒絕了,回頭想了想,給她之前我竟在想:她這麼固執的人有可能不要。我這種想法不是加強了邪惡因素嗎?當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頭和她背後的邪惡因素之後,再次送她護身符,她問我:「管用嗎?」我堅定的告訴她:「只要你誠心敬念上面的話,師父一定會保祐你。」果然,她欣然接受了。男朋友也在我不斷講真象的過程中從一開始毫無理智的反對,到不管我,到理解我,到最後幫我講真象。看著大家在覺醒,想到這些人被救度了,我很高興,我越來越體會到大法的威力和師父的慈悲。

但靠我一個人一張嘴怎麼能讓全校師生都知道真象呀?媽媽看我跟上了正法的形勢,就一次次把上百份資料背到學校。大學在校大法弟子是有這麼點特殊:家在外地,不能經常回家;當地沒有認識的同修;宿舍又不能當作資料點。這樣資料來源就成了問題。在此我建議同修一定要想辦法提供在校大學生同修講真象時的資料。

這一年多我和媽媽總結了幾種安全寄送資料的方法,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 長途汽車:距離不太遠的可以採取直接送到學校。
2. 火車站托運處:把資料夾在衣服等重量輕的雜物中間以包裹的形式發送。
3. 郵局:用同樣的兩個外包裝分別包資料和其它印刷品,裝在一個大書包裏,檢查時用印刷品,封包前在書包裏調包。量不要大,勤換發貨點,就沒有問題。

其中第2、3兩種方式都需注意:
(1) 外包裝的抗壓防水性能;
(2) 「發貨人」一欄要智慧的填寫;
(3) 收貨人要及時取貨;
(4) 正念正行,不被邪惡鑽空子。

在宿舍,大家行李書箱都放在一起,資料只要有外包裝,不會引人注意。

一開始我覺得發資料太難了。有一次午休時我到教學樓去發,還沒等到下午上課,就被保潔員當作一般廣告傳單給收走了。宿舍樓無論甚麼時候都人來人往,因為大學的課程不是排滿的,每天每節課都有人在宿舍休息。熄燈後又有人借樓道的燈光通宵看書。

一時間,我覺得想不暴露自己發資料簡直無從下手。但很快我認識到這是我的怕心造成的障礙,每天都有很多傳單廣告發到宿舍來,我很少能遇見發送人,即使遇見了也不當回事。我是在做救度世人的事,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的去做!

我找出了自己的執著心,形勢一下子就正過來了。一等到沒課的時候我就去發資料。發之前我先發正念清理自己,再清理周圍空間場,並對要發資料的宿舍樓說:「裏面的眾生,大法來救你們了,任何人在這段時間不得出入。」最後請師父加持。就這樣,不管發到哪,樓道裏都空無一人,有的宿舍裏很熱鬧,但沒人出來。這就是正念的威力,大法的神奇。

有一回,一個宿舍裏面有人聽見發資料的聲音,便追出來質問:「你這是發的甚麼?從哪兒來的?」我當時非常冷靜,對她說:「這是法輪大法的真象資料,是很多仁人志士冒著生命危險製作和散發出來,送到你的門口,我們這樣做是為了甚麼,你認真的讀一讀就明白了。這對你一生都有好處。」她若有所思的回了宿舍,我則繼續發資料。

我們學校的宿管制度很嚴,男生宿舍樓不允許女生進,真象資料怎麼發給男同學呢?我為此發愁了很長時間,我問過男朋友,他說沒在宿舍接觸過真象資料。他知道大法好,可是我不能要求一個常人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考慮再三,我決定自己去試試。

我心裏對師父說:「弟子想讓男生們也得救,我是大法弟子,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請師父加持我,救救那些被毒害的眾生。」發完正念,我帶了幾十份真象資料光明正大的走進男生宿舍樓,當時我心裏想,要是有人問我我就給他講真象。結果樓管看了我一眼,甚麼也沒說;樓道裏幾個男生和我擦肩而過,都像沒看見我一樣。我當時甚麼也沒想,把資料一份份貼在各宿舍的門上。這時我們班的一位男生看見了我,我頓時緊張了起來,但馬上想到這種怕心不是大法弟子的,解體它!那男生竟像在校園裏遇見我似的,打了個招呼就走了。

我這時深刻的體會到舊勢力的安排甚麼都不是,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中它起不了任何作用,師父賦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佛法神通制約於各個空間,反迫害,救度世人過程中盡可隨心應用,披荊斬棘。

就這樣,我安全發完了手上所有的資料,沒人在意男生宿舍樓道裏有一個女生。這個跟我打招呼的男生也沒跟任何人提起我到男生宿舍的事。

正準備離開,聽見一個男生激動地說:「看!他們宿舍有《九評》,誰也別說是他們宿舍的,咱們先看!」

每一個生命都是多麼迫切的想知道真象、想得救啊!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要被常人所劃的框框所羈絆,讓我們拋開所有人的觀念,盡全力去救度世人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