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勞教所是人間地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3日】2002年4月12日晚8點左右,安慶派出所所長宋××領著4、5個警察用萬能鑰匙打開我的家門,沒有任何證件進行非法抄家,我15歲的兒子已經睡覺了,被他們吵醒,在屋裏亂翻一通,拿走幾本書、經文、磁帶,甚至英語磁帶也被當作宣傳品拿走了。更可恥的是他們把我家沒有的資料也說成是從我家搜出的。後來宋××騙我,讓我去一趟派出所,說給我一本《轉法輪》。我也想要回我的書,但是到了派出所,他們給我做筆錄,我拒絕回答他們的問題,他們把我送進看守所,我沒有罪,欲撞頭抗議,被他們攔住,看守所二個男警察對我連踢帶打,把我銬在地環上。十天後我被非法送進佳木斯勞教所。

2002年5月13日,在佳木斯勞教所因摘誹謗大法的牌匾,我們幾人被帶走。惡警祝鐵宏把大法弟子包麗霞、蔡榮、魯秀芹、段秀玲、馬翠紅叫到一樓辦公室,強制給我們戴上手銬,惡警祝鐵宏、蔣佳男、胡平和李秀錦全上來打我們。打完後把我們銬在鐵床上,我們手被銬腫的像饅頭,胳膊疼的沒法形容。惡警劉亞東也參與了這次迫害。

2002年7月中旬,大法弟子包麗霞、魯秀芹、王英霞因不坐小凳、不聽誹謗大法和師父的廣播,被惡警周佳慧、劉亞東、孫立敏帶到樓下,周佳慧打我大嘴巴子,打得我鼻子淌血,一腳把我踢倒在沙發上。祝鐵宏打我一個大嘴巴,然後把我銬了7天。當時正是最熱的時候,惡警不讓我們洗漱。我們坐在地上,墊坐的拖鞋都被劉亞東踢走了。

2002年10月,我們不穿勞教服,惡警李秀錦、王秀榮給我帶上銬子,孫立敏打我大嘴巴子,程森慧還踢我一腳,銬了我15天,坐著帶稜的小凳,不許我們多穿衣服。因為屋子挨著水房,還是陰面,又沒有暖氣,非常冷。惡警何強指使犯人王傑把我們多穿的衣服扒下來,最後那天還給我上了大背銬。幹警還教唆犯人限制我們上廁所的次數。犯人王傑在我被銬期間偷我100元錢票,我們的東西經常被偷,惡警根本不管,反而重用那些犯人。有一次,我家拿來許多吃的用的東西,惡警洪偉都給分了,他還要挾說寫了「五書」就給我。

2002年10月末,勞教所強行「轉化」我們。從早上5點多開始坐小凳,一直到晚上11點多。強迫我們看電視,都是誹謗大法的內容。不許閉眼睛,有時睏了閉一下眼睛,惡警就延長時間。惡警划一條線不許我們過槓,坐著可累了。我們要上廁所,惡警張小丹逼我們念誹謗大法的書,不念的被男警察一頓打,不讓上廁所。

2003年剛過完春節,惡警洪偉、張豔強行讓我們寫「五書」。我不寫,張豔給我上大背銬迫害我。

2003年6月26日,我們不寫惡警逼我們寫的誹謗師父的所謂作業,惡警李秀錦一個個把我們叫到走廊,祝鐵宏、勞教所派出所的惡警王鐵軍當打手,不寫就上大背銬。當天大法弟子盧靜被上大背銬。第二天,惡警劉亞東又把盧靜弄出去迫害。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八個人被逼無奈決定割脈抗議。 [編註﹕法輪功嚴禁殺生,包括自殺和自殘。常人的一些方法雖然能起到反迫害的作用,但是很危險,容易真的傷及性命。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時刻牢記自己是超常的修煉者,必須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為。]

惡警何強、張小丹、高小華、劉亞東、慕振娟等惡警對我們一陣毒打。我的臉被劉亞東、慕振娟用懶漢鞋都打變形了,慕振娟像個流氓似的說:「這下可打過癮了」。張小丹讓犯人打我們,見犯人打的不重,他就說下流話。我們八人被反銬30多小時才換姿勢,胳膊、手疼極了。晚上睡覺也得挨打。白天我們坐在水泥地上,劉亞東讓我們腿伸直,非常涼。腰也得坐直,這樣一來,後面的手銬就使胳膊更疼。犯人王娜用蒼蠅拍打我們,有一次我想上廁所她也不讓。20多天不讓我們洗漱,不讓買盒飯。銬了10多天後,劉亞東只讓我們走五分鐘運動。最後給我們加期一個月,馬曉華二個月。被銬期間我和功友小聲說話,惡警李秀錦對我連踢帶打,踢我時前胸硌著角鐵,非常疼。

2003年3月,我不填進級表,李秀錦打我,威脅要給我上大背銬。一次我沒喊口號,他上來就給我一個嘴巴子。還有一次,我手裏拿著剩菜等著下樓,別人問我拿甚麼,我說是菜,被李秀錦聽見了,上來就是一拳,銬了我25天,我的腿、手都被銬腫了。

2005年1月,家裏要給我辦減期,我不填幫教協議,惡警孫卉就對我破口大罵。王秀英說我不填幫教協議和看經文,要給我加期。我不配合,孫卉拿水往我臉上揚,還用手掐我的臉,半天不鬆手,掐了我好幾次,我疼了5天。有一次惡警孫卉值班,大家進大庫拿東西,我後出來的,他就不讓我洗臉。

在勞教所,犯人被警察教唆的可以隨意打我們。有一次因我說話,犯人劉華把我臉打得疼了二天,他打了我好幾次了。惡警張小丹還獎勵劉華一盒盒飯,真是警匪一家親啊!

2005年3月2日,來了10多個男惡警,對我們一陣毒打。我被銬在鐵床上,孫卉強行拽著我的手讓我在幫教協議上簽字。警戒科徐科長電我的嘴唇、臉和腳。我的臉被一個男幹警用皮鞋踢了好幾腳,臉當時就腫得變形了,嘴都被電破了,淌血沫子,也張不開,牙刷都塞不進去,腦袋、腿、後背被男幹警用膠皮棍打得非常疼。特別是大腿,現在還黑呢。踢完我後又用電棍電,晚上上廁所,腿疼的我不敢走路。我現在腦袋有時還疼,嘴旁邊還有一個大硬塊。

在勞教所惡警罵人就像家常便飯。我愛人起訴離婚,惡警蔣佳男、孫卉、高傑攻擊我,說非常難聽的下流話。惡警蔣佳男經常對我破口大罵。有一次高傑說我閉眼睛,我解釋一下,他就罵下流話。還有一次,我被銬得走不了操,高傑也破口大罵。經常打罵我的還有劉亞東。有一次他打我、踢我,推我一個跟頭一個跟頭的,還破口大罵。我被他推得胸口難受,飯都吃不進去。還有一次,我閉眼睛,劉亞東照我腦袋就是一拳。我的手被銬腫了。惡警還逼著我們幹活編小辮,我手疼編小辮編少了,劉亞東也要大罵一陣。

2005年4月,劉亞東讓我們交錢買洗衣粉打掃衛生。按規定,每月應發給我們18元錢,勞教所讓犯人造假,不給我們,所以我們沒有錢。我說了一句:我走了剩的給你,劉亞東又大罵我一陣。

佳木斯勞教所就像一個人間地獄,這裏的惡警則是地地道道的流氓。中共靠著這樣的流氓維護竊取的國家權利,只能說它們是一丘之貉。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不容,它們的下場一定是可悲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