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人的思維方式 跳出人的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17日】「何為人?情慾滿身。何為神?人心無存。」(師父《洪吟﹒ 人覺之分》)修煉就是使人成神,就是讓人超脫人的層次,昇華到高層次、高境界中去,說的就是人上天。那麼人到底怎樣成神,修煉的人到底要修甚麼?我悟到:就是要修掉人的思維方式,修掉人的一思一念,不斷的用宇宙的正法理代替人理。從名、利、情中走出來,從各種執著和慾望中走出來,回歸真我,同化宇宙特性的我,純正無私的我,從而達到正法正覺的狀態。師尊給我們開創的修煉之路也正是在複雜的環境中、在各種的矛盾和利益中修煉自己、磨煉心性,從中放棄人,從大染缸中超脫出來。這很難,因為我們每時每刻都在人中泡著,每時每刻都在名、利、情的誘惑之中,稍不注意就會被污染,就會隨波逐流。陷在情中不能自拔,所以就要求我們多學法,學好法,時時用法洗淨自己、純淨自己、約束自己、歸正自己,遇事用法理看待所發生的一切,從一點一滴中做好,從一思一念中擺脫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真正符合宇宙不同層次的標準,最後回歸久違了的家園。

下面是自己修煉的體會,微不足道,與其他精進的同修相比相距甚遠,之所以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意在拋磚引玉,互相切磋,互相借鑑,互相提醒,共同在法上提高,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批評指正。

* 在法上認識法信師信法

2003年10月的一天,我在病房搞衛生,院長提醒我地上有釘在木板上的大釘子,注點意,我一面答應著一面繼續擦著床面,果然一不小心右腳踩到了豎直朝上的大釘子上,並且紮得很深、很疼,我哎呀一聲,心想:這釘子上面有鏽,容易得破傷風。緊接著就聽院長說:「趕快清洗傷口!再打一針破傷風抗毒素針。」我猶豫了,按照慣例,這是必不可少的處置程序。但我是修煉的人,不該用藥。可是不用藥,萬一破傷風了怎麼辦?這可是很危險的事情。一旦得上了就九死一生啊!想到這兒,我心裏一沉,怕心上來了,這時院長又督促我趕快去打針,我沒吱聲,心裏做著激烈的鬥爭。這時,腦海中閃過師父講過的法:「氣功師是有功存在的」(《轉法輪》)。這時我悟到:修煉人不是常人,不能用常人的理、常人的觀念去衡量這件事情,應該用高層次的理去看待所發生的一切,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大法弟子身上都是強大的功,這些功都有強大的放射性,怎麼會得破傷風呢?師父在講法中也講過一個醫學博士生做細菌實驗,離手很遠地方的細菌全都死掉了,這就說明大法弟子本身就具備殺菌的能力,怎麼還用藥去殺菌呢?這不是人的認識,人的思維方式嗎?就在這一個問題上不就是常人嗎?怕得破傷風的背後不就是不信師、不信法嗎?為甚麼修煉了這麼多年了卻還不能擺脫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師父在《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中講過:「可是你要想修成佛,你得在所有問題的認識上都得是超常的。你放不下那一顆心,你就過不了這一關,你就不可能圓滿。」法理清晰後,正念也強了,怕心也沒有了。

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時時把自己當成修煉的人,用法歸正自己,信師信法是至關重要的。

* 利用迫害講真象

2004年的春節,我隨丈夫、兒子一起回婆家過年,其實過年不是本意,講真象才是我的目地。由於人多環境亂,忽視了學法、煉功、發正念,被黑手鑽了空子。就在準備返回的頭天晚上,我突然煤氣中毒了。早晨醒來,天旋地轉,頭痛、頭暈,上吐下瀉,全身無力,而且還陣陣的出虛汗。我當時一驚:這是怎麼回事?煉功人不應該這樣的啊?隨後人的一念閃現:啊!這是煤氣中毒。轉念一想:不對,這是人的理、人的認識、人的觀念。煤氣中毒是常人得的,大法弟子應該擺脫人的觀念看問題,況且身上都被功籠罩著,常人的煤氣怎麼能對大法弟子起作用呢?而且和我同屋子住的其他人不煉功都沒中毒,我這個煉功人怎麼中毒了呢?我立即明白了:這是邪惡迫害。你不是要講真象嗎?讓你中毒,讓常人看看,常人都不中毒,你煉功人反倒中毒了,看你還怎講真象。我對它們說:宇宙在正法,宇宙中的眾生都在正法中從新擺放自己的位置,每個生命對大法的一念就會定下自己從生到滅的不同位置,即使我有漏,也不許你們迫害我,藉以達到阻擋我講真象、救度眾生的目地,這是對大法犯罪,必須停止對我的迫害,否則立即被解體、滅掉。隨即我立掌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漸漸的除有點兒頭暈外,一切恢復了正常。我又躺著默念正法口訣。這時我婆婆沉不住氣了,對我說:「快找大夫打針輸液吧!」我回答說:「不用,沒事兒。」躺了一會兒,我想:不能承認這種迫害,我得煉功。於是我站起來開始煉第一套功法,剛煉一會兒,就又開始吐,我想:吐就吐,吐完還是煉,我就是不承認你們的安排。就這樣一直堅持著把動功和站樁全煉完了。這時我小姑一家和大姑一家全都來了,我想這正是我講真象的好機會。於是我就告訴他們:昨天晚上我煤氣中毒了,如果不是煉了法輪功,今天就得去醫院搶救,花錢、遭罪不說,你們誰也過不好這個年。現在我這麼快就好了,這說明大法多麼超常和神奇。不用打針不用吃藥就能好病,既省錢又快捷,有百利而無一害。並告訴他們:一定要相信大法好,並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就會得福報。這真是「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所以修煉人必須時刻把心放在法上,用法理去衡量一切,從一思一念中擺脫人的理,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 在干擾中找自己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情,更使我清晰的認識到:只要修煉的人心正,用法理歸正自己,放下一切人心,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事情是這樣的:我兒子(上高三)準備讓我給他辦理天津戶口,再轉學,我單位的同事也都這樣勸我:辦個天津戶口高考明顯佔優勢,可以考上一個很理想的大學。我想: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最正的生命,應該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弄虛作假呢?修煉的人修甚麼?不就是要修掉一切常人不好的思想、觀念和不好的常人心嗎?我沒有答應辦這件事情,這時,我兒子不高興了,對我進行了無聲的抵抗。整天不看書,不學習,除了看電視就是玩。我說他,他就頂撞我,我開始沉不住氣了,心想:明年就要高考了,這樣下去怎麼能行呢?辦個天津戶口確實在高考中起作用,按他平時的成績只能考上二類大學,而辦個戶口後卻能考上全國重點大學,到底辦還是不辦?於是我找到同修交流,同修堅定的告訴我:不能辦,這在人中也是敗壞了的行為,變異的思想和觀念,一個修煉的人只能是從大染缸中超脫出來,怎麼還能隨波逐流、同流合污呢?這時我又想起了師父在《《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的一段講法:「每個人從他出生的時候一生就已經安排好了,哪一天他會有好事,哪一天有不好的事,長大了之後他上哪個學校,上哪個大學,畢業了之後做甚麼工作,其實我看都是定好了的……」既然人的一生都已經安排好了,我為甚麼非要努力去改變呢?如果命裏沒有硬去改變,不就是在造業嗎?這樣對我和兒子都不好,所以還是隨其自然吧!我又靜下心來向內找: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這件事情之所以發生,那麼就有我該去的心,有我該悟的地方。後來我找到:自己還是有一顆「望子成龍」的心。盼兒子考上一所好的大學,自己有面子、有光彩。說白了自己還是太看重人的東西了,修來修去還是沒有跳出人的圈子,還是在名利情中不能自拔,帶著這麼多人心怎麼能昇華上去呢?這是個人修煉的理,同時我悟到:在這正法的最後時期,宇宙中殘餘的邪惡生命利用各種機會干擾我們,它們利用我們沒有修掉的常人心,給我們製造很多麻煩,使我們陷入工作、家庭的矛盾中,不能更好的溶於法,這件事情的發生就是邪惡的舊勢力利用我兒子干擾我。它們的目地是想讓我把精力全部都耗在工作和家庭的麻煩事上,從而達到干擾我做三件事的目地。法理清晰後,頓覺天高地闊、海闊天空。我決定堅決不辦假戶口,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同時對著我兒子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利用我兒子干擾我做三件事的一切邪惡生命,讓它們立即解體。發完正念後我又跟我兒子清醒的那一面講真象:你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你對大法的一念也會定下你自己的未來,你不能被邪惡利用干擾我,這是對正法犯罪,你一定要明白真象,抵制邪惡,主動同化大法,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幾天後兒子突然對我說:「媽,你看著吧,我不補課也照樣比補課的考得好。」從這兒以後他非常主動的學習了。我悟到一切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如果放下人心,邪惡也就沒有可利用的因素了,那麼這件事也就不會發生了。這是由於自己的執著心不放,不能達到修煉人的標準,人為的設了一難。所以在修煉中必須時時的問問自己:我在真修嗎?人的東西到底放下了多少?「修煉中所要去的每一顆心都是一堵牆,橫在那阻擋著你修煉的路」(《環境》)。而且它也是邪惡干擾迫害的藉口。因此真得讓自己「脫胎換骨」啊!這樣才能不錯過這萬古機緣!

* 分清自我,在矛盾中找自己、修自己,才是提高的重要保障

長期以來,自己的「忍」一直做得不好,發生矛盾時總是向外找,像個警察一樣,眼睛盯著別人的缺點抓住不放。不能修正自己,歸正自己。把學法流於一種形式,沒有作為實修的指導,以至於在矛盾中不能把自己視為煉功人,和常人一樣分辯、爭鬥。這是近期發生的一件事,寫出來警醒自己,提醒同修,同在法上提高。

一次我和丈夫(同修)回婆家發資料,晚上發完後我對他說:「明天我就回去了。」誰知他大發脾氣,劈頭蓋臉的指責我一通。我想我沒做錯甚麼呀?為甚麼這麼激動?這點兒小事也不值得呀!於是我動了氣,反過來指責他:「你還修煉呢!修『真、善、忍』,這麼點兒小事都過不去,還發脾氣,失去理智,你白煉!」以後幾天我都憤憤不平,不愛理他。第三天晚上我突悟到:這件事情不是偶然發生的,是不是在點醒我甚麼?於是我靜下心來。「修煉就得在這磨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轉法輪》)啊!我明白了,這是我修煉的機會,該我提高了。師父說:「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和時間的對話》)我恍然大悟,師父是想通過他的行為讓我看看自己。果然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遇事急躁,愛發脾氣,語氣生硬。看到同修的不足愛指責、抱怨,令同修反感,自己還不悟。師父說:「你從前給別人製造的痛苦,自己得同樣承受。」(《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這回輪到自己就受不了了,換位考慮考慮,當時同修也一定非常痛苦,所以今後自己在這方面得注意了。「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清醒》)

另外對方的態度不正是自己修煉的機會嗎?「你好我也好,怎麼去修煉?」(《轉法輪》)「如果沒有他和你發生矛盾,你怎麼能夠提高心性,怎麼會在遭受痛苦時把黑色物質轉化為白色物質,怎麼長功?」(《法輪功(修訂本)》)站在人的角度上講,他給我製造痛苦不好,可是站在高境界中看:他不就是在幫我消業,幫我修煉,幫我提高嗎?自己不但不感謝他反而記恨他、埋怨他,這是修煉嗎?修煉的人修甚麼?不就是從人的理念中走出來,從人的執著中走出來嗎?自己之所以感到委曲、不公,就是放不下人造成的。不還是在人的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嗎?

再說,自己為甚麼要動心、動氣呢?修煉的人應該心如止水,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不被任何常人心所動。這動心的背後隱藏著一顆「自尊心」,怕失面子,怕傷自尊,往深處挖一挖還有一顆「求安逸心」,想求得在常人中人人都對我好,不受傷害,舒舒服服的不吃苦,這怎麼能是修煉呢?「你常人甚麼東西都不去,你怎麼提高上來呢?所以就提高不上來。你得真正的放棄這些東西、人所放棄不了的執著。」(《法輪佛法─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

通過這件事情也讓我看到了自己容量小,不能包容對方,諒解對方,沒有修煉人應有的祥和心態,回想起來這個狀態已經持續很長時間了,自己只要一看到他發脾氣,就會動心,不修口。現在看來,這是自己長期滯留在一個狀態中的反應。「你一味的強調你自身功的變化而不強調你心性的轉變,它可是等著你心性的提高,才會發生整體的變化呢。」(《轉法輪》)所以,與同修發生矛盾時,在善意的指出同修不足的同時,及時發現自己的不足,向內找。讓自己宇宙中的眾生都溶入法中,沐浴在真理之光中,從本質上改變自己,歸正自己,只有擺脫了人心與業力和常人觀念的束縛,才能走向光明。無漏才能回歸天庭。同修們,我們都紮紮實實的修好自己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