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神跡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13日】我是一位60多歲的老人,修煉多年了,大法的超常神跡在我身上處處能體現出來。這裏講兩個我在證實法中出現的神跡。

2000年12月20日,我和幾位同修一起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法。當時沒有正法口訣,但是我通過大量學法悟到: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有師父和大法保護。所以我堅定的發出了這一念:任何邪惡也動不了我。

當時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告訴世人大法好的大法弟子隨處可見,而惡警、便衣、武警更是幾米遠一個。我們開始證實法。這邊我高喊「法輪大法好」,那邊同修展開了條幅。那一刻,感到天地間甚麼也不存在了,只有我們的喊聲衝破了重重宇宙,久久的迴盪著。

邪惡像瘋了一樣很快撲向我們,我們被隔開了。有一名便衣衝向我,我繼續高喊大法好,這名便衣打我,當打到第三下時,突然他臉色蒼白,渾身發抖,揪著我的手也很快鬆開,扭頭跌跌撞撞的走了。警察和便衣在我身邊把幾位同修都帶走了,只剩下我。我擦去嘴角被打出的血,離開了廣場。心裏明白是師父保護了我,心裏很感謝師父。

但是為甚麼其他同修被抓了呢?我忽然想起,其中一位同修在來北京證實法時說過這樣的話:「那我們在天安門喊大法好、打條幅一定會被抓呀。被抓我們也得去證實法。」而當時我想的是:「師父在《理性》經文中說『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我不能被抓走。」是不是這一念之差,帶來不同的後果呢?

還有一次,是開法會,我們到達指定地點時,功友發現有便衣跟蹤,於是大家分頭離開。我被一名便衣死死跟上。他強硬的說「我是市公安局的,不准動」,拽我跟他走。我想,我要銷毀他背後的邪惡因素,然後掙脫他的手向前跑去。便衣窮追不捨,我大聲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喊了三聲後,回頭一看,追我的便衣手按著膝蓋處,一瘸一拐往前追,當然追不上我了。我在師父的保護下又一次脫險了。通過這事,我明白了:關鍵時刻信師信法,這是正念的體現。感謝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