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南島上的故事(圖)

——「師父太慈悲了,我要成為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8日】新西蘭南島,位於太平洋南端,與南極只一峽相隔。藍藍的天空、潔白的雲朵、翠綠的草野,這裏的空氣特別清新。這裏的人很多都很純樸。他們見面時,不管相識與否,總會相互問好。如果有一隻小蟲飛到身上,他們只是輕輕吹一口氣,讓它飛跑,而不會把它打死。

據曾住在南島的法輪功學員介紹,這裏有很多人都開了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景物。有的男生如果想變得更強壯,就會去求;一種強悍的另外空間的生物──看似大力士的附體就會上人體,使其也變得強悍起來。小虎就是一例。自附體上身後,他變得非常好鬥,常常打架,還酗酒、吸毒。他也因此幾次被帶到警局;但因年齡太小,無法入罪,而被放回。

小虎有三個哥哥,父母在他們很小時就離異,各分南北。兄弟們亦被分開。二哥獨自一人住南島。一個哥哥和小虎跟著父親住北島。

小小的年齡失去家庭的溫暖,弱小的心靈受到家庭破裂的衝擊,二哥覺得人生沒有意義,開始了流浪生涯。輾轉於南北島之間;還開始吸煙、喝酒。

隨著年齡的長大,二哥開始問自己「人為何而活著?」。

一個機緣巧合,二哥得到一本《轉法輪》,看後,他終於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於是走上了修煉之路。

高精度圖片
小虎在果菜攤,邊工作,邊講真象;還在攤位上放了大法的真象資料以及報導大法真象的報紙
高精度圖片
二哥(右一)與其他南島學員在講真象

一天,小虎打電話給二哥:「哥,我沒有地方住了。我可以來跟你一起住嗎?」一個電話,二哥感到那許久沒有的親情油然而生。他還感受到與這個小弟有著一種莫名的緣份─以後的路要與這個小弟一起走。

小虎來後,常常與人打架,還找朋友回家喝酒吵鬧,使二哥無法靜心學法,也使哥哥非常擔心。二哥為此非常苦惱,因此幾次開車跋涉到同修家與同修交流。這裏地廣人稀,同修居住得很分散,相互之間距離很遠,每次的旅途二哥都要花一百多新西蘭元的汽油費。

學法交流後,哥哥明白了,作為修煉人,無論弟弟的表現如何,自己的心不能被帶動;無論怎樣,作為哥哥首先要對弟弟好。回家後,他就更加關心弟弟的生活;而弟弟也開始變好。

但好景不長,不久,小虎的惡習復發,又把別人給打傷了,傷者被送進了醫院。

哥哥又驅車到同修家交流。同修建議二哥引導小虎學大法。大法教人「真善忍」,能從最根本上挽救人。如果能走上返本歸真的路,小虎的生命就有了真正的希望。

二哥透露,小虎在幾次喝醉酒時都對他連聲說:「哥哥救救我。」二哥每次都叫他學大法,他也馬上答應。但是,等他醒來,往往否認。

其實,小虎自己偷偷的早已翻看所有大法書籍。他知道大法好,但是內心非常矛盾。他認為自己這麼壞;他懷疑,師父還會要他嗎?所以即便他已通讀了所有大法書籍,他還是沒有決定修煉。

一次,在半清醒的狀態下,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師父的法身徐徐從法像上飄然而至身前,神情非常慈祥;但是眼睛卻露出非常惋惜的目光、凝視著他許久。小虎失聲痛哭了。

一天,他發了一個電子郵件給所有南島他認識的人。信中說:「我在門外徘徊了兩年。我以為師父不會要我這種這麼壞的人了。但是,師父是如此慈悲,沒有把我丟棄。我決定,從今天開始,我要成為一名『大法弟子』。」


二哥(左一)與其他南島學員在發正念

南島學員參加社區遊行

修煉後的小虎一洗所有惡習,還找了一份工作,在一果菜攤幫忙賣東西。他在攤位上放了大法的真象資料以及報導大法真象的報紙,一有機會就與人講大法的真象;還與哥哥和其他同修在島上洪法講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