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重慶市看守所遭「洗血澡」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9日】我叫楊文宇,今年28歲,家住重慶市巴南區石龍鎮橋村鑼鍋壩社。五年來,我因為堅持按「真、善、忍」的宇宙法理做一個好人,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而遭到不法江澤民集團的嚴重鎮壓和迫害。

我於1998年9月開始學煉法輪功。1999年10月至2001年3月,由於對強權暴力政治的恐懼,我曾一度向邪惡勢力妥協,停止了修煉法輪功。

2001年3月,我向花石鎮人民政府遞交了「書面聲明」,表示繼續煉功,並強烈抗議對法輪功和學員的鎮壓。

2001年7月19日,我被警察綁架到石灘派出所,惡警從精神上反覆威脅、嚇唬我,我勸他們不要迫害法輪功和大法弟子,一名警察說:「我們的飯碗是江澤民給的,沒辦法!」 過了一天,惡警要我在一張「犯罪人員指紋」的紙上按手印,遭到我堅決拒絕,惡警就用粗大的手抓住我的手,一個個的按。我用我僅有的力氣掙扎,三五分鐘後,手印終於被按完了,可是沒有一個完整的,滿是紅印泥。惡警頓時氣得睜大眼睛,把紙亂七八糟揉作一團扔了,咬緊牙關,掄起大手狠狠打了我一耳光,我的身體360度快速旋轉而後倒地,甚麼也看不見!之後惡警用手銬把我銬在牆邊過了一夜,第二天把我推上了警車送到巴南區看守所。看守所裏甚麼犯人都有,一雙雙眼睛放著兇光,死刑殺人犯拖著嗬嗬的鐵鐐無所顧忌的狂笑,恐怖極了!

剛踏入牢門,一個怒吼的聲音叫我把衣服脫光洗澡。小犯拿來一塊肥皂,另有兩個小犯在重刑犯的指使下用瓢和盆,快速的從水缸裏把水往我頭上灌,口裏,鼻子裏,眼睛裏,耳朵裏全是水,嗆得我喘不過氣來,又一瓢水又灌下來了,剛一喘氣,又是水,兩個小犯累了,再換小犯,直到牢頭高興夠了才收手。最後聽牢裏犯人說,這叫「洗血澡」!非常痛苦,特別是在寒冷的冬天。

看守所就是這樣專門在每個牢房安插了一兩個死囚充當邪惡打手,用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甚至叫不出名稱的方式方法折磨人,只要看守所滿意了,死囚便被允許隨便打人、搶其他人的食物、錢物而不聞不問。幾年以來,全國各地監獄都在用這種方式折磨大法弟子,一旦大法弟子承受不住向邪惡低了頭,邪惡勢力馬上就用報紙和電視欺騙人民群眾。這種極其邪惡的方式不光是欺騙了中國人民,也欺騙了世界人民、國際組織、國際法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